韩国比特币市场疯狂:“江南”大妈进场 “全民”炒币,人均收益425%

    华尔街见闻 2018-01-09 22:28

    比特币市场的疯狂正超乎我们的想象。最近韩国招聘信息网站Samurain发起的虚拟货币投资调查显示,31.3%的被调查者正在“炒币”,平均每位“币民”的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相当于人民币3.45万元,实际平均收益率已经达到了425%。市场火爆的背后,监管正在落地,韩国政府和国内四大交易所提出自律要求,将于1月20日开始实施交易所实名制。这是否是一场泡沫还是一次科技浪潮,现在还不得而知。

    2018年1月8日,复旦江湾校区图书馆,法学院二年级的韩国留学生金政焕正在准备期末考试,他不时查看自己的比特币交易账户,手机屏幕上,红线和绿线不断交替。

    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日本和美国。最近韩国招聘信息网站Samurain发起的虚拟货币投资调查显示,31.3%的被调查者正在“炒币”,平均每位“币民”的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相当于人民币3.45万元,21.1%的受访者表示收益率约为10%;19.4%的人所获利润已经超过100%,整体来看,实际平均收益率已经达到了425%。

    “韩国市场的投资人主要看K线,关注红色和绿色,跟炒股一样,现在比特币交易大多是年轻人参与,学生、上班族,还有富裕的江南大妈(首尔江南区是韩国著名的富人聚居区),比特币的交易量已经超过股票市场。”韩国第二大比特币交易所Coinone中国区负责人Evan Hong告诉全天候科技。

    2018年1月,韩国金融监督管理局(FSS)公布了2017年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存款的法定货币兑换金额数据:截止2017年12月12日的存款余额为2.067万亿韩元(约合1.9亿美元),比2016年底的322亿韩元(约合3030万美元)增长了64倍。

    市场火爆的背后,监管正在落地,韩国政府和国内四大交易所提出自律要求,将于1月20日开始实施交易所实名制。

    一场疯狂的“炒币大战”正在上演。

    炒币“重度”用户:上班族、学生党

    10天前,金政焕接到父亲的电话,“跌了,跌了,赶紧卖掉”,他花了半小时说服了父亲,“没关系,跌了还会涨起来的。”

    当时韩国MBC电视台做了一项比特币交易所安全性能测试,聘请了一家网络安全公司测试五家韩国比特币交易所的安全性能,结果成功侵入Bithump等交易所,并接收到用户数据和资金信息。

    这些扮演“黑客”的测试人员利用其描述的“黑客基础工具”轻松绕过了安全程序。这则新闻影响了比特币等一系列数字货币的价格,金政焕持有的Qtum、EOS等数字货币资产都严重缩水,不过这类新闻的影响很有限,几天后,韩国市场价格继续回升。

    金政焕此前参与过菲律宾的股市交易,半年内获得20%的收益,经历股市沉浮后,2017年6月,他将打工攒下的8000元人民币投入比特币市场,不久,他向父亲借了4万元人民币,继续炒币,他身边的一些韩国留学生也参与炒币。

    Evan介绍,韩国的比特币市场从10月开始热闹,近两个月,参与者人数呈指数级上升趋势。比特币交易所的广告开始出现在首尔的机场、公交站,影视明星李栋旭代言了Coinone的广告。

    Evan此前在上海做品牌咨询,开过一个外国人交易二手商品的网络平台,2017年5月,他接触到比特币,开始进入市场。他给自己的资金做了一个配置,其中10%进行短线炒作,90%用于ICO投资和长线持币。

    大部分韩国投资人喜欢短线操作,Evan告诉全天候科技:12月6日,物联网行业数字代币IOTA上线新交易所,大量韩国投资人在交易所买入,一天之内,IOTA的价格从6元飙升到60元人民币,kimchi premium(韩国交易所价格相较于海外的溢价)达到110%,接下来大量搬砖人员进入操作,IOTA币价开始大幅下跌。

    此外,一些韩国投资人也参与ICO。

    Robin8是一个从事流量分类的搜索引擎,用大数据提高PR行业效率,一方面对记者信息进行数据分析,另一方面,把商业公司把想要呈现的消息、新闻类型匹配适合的记者。Robin8开发了一个基于社交网络的记账系统,方便个人KOL交易转账,此前获得300万人民币的Pre-A融资。

    Robin8最近发起了ICO私募。其创始人Miranda介绍,他们正在利用区块链技术完善这个系统,并且发行了ICO代币,未来每个记者、KOL将成为一个数字化的身份节点,代币成为这个系统的交易货币。

    政府监管:交易所自律

    最近,金政焕发现,韩国比特币交易所的各类数字货币价格比外国交易所高出50%,1月8日,这个数字达到了55%。

    背后的原因是,韩国监管层和四大交易所交流,提出自律要求,将实施交易实名制,禁止匿名开设加密货币账户、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希望监管加密货币交易中的投机行为,打击洗钱和金融诈骗。韩国政府正在研究一套用于数字货币交易的实名身份认证系统,该系统将于1月20日正式实施。

    “从现在到1月20日,投资人不可以在交易所充值,交易所暂停新开账户业务,不过1月20日实行实名认证后,交易所会继续开放充值。”金政焕告诉全天候科技。

    如今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已远超中国,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日本和美国,韩国政府希望通过实行实名账户政策对比特币投资潮进行有效“降温”,此前,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韩国“2018年经济政策方向”会议中表示,韩国警察厅将严厉打击非法数字货币活动。

    韩国关税厅、检察官办公室以及警方将联手严查那些违反韩国《外汇交易法案》的行为,同时,韩国科学技术部、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也将定期对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检查。

    一位韩国交易所负责人告诉全天候科技:监管主要是督促交易所自律,韩国的国情下,政府不可能一刀切。

    韩国交易所Bithumb发布自我监管指南,包括:禁止未成年使用(未满19岁);实行实名制,将中止虚拟账户;部分服务中止(TOSS结算);禁止非在韩居住的外国用户使用。

    韩国政府要求各交易所提供更有效的安全交易系统,在这一环境下,韩国几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启动了“招聘狂潮”,希望通过更有吸引力的工作条件,从传统银行“挖人”。

    Bithumb目前已有450名员工,最近将再扩招400名全职员工,其中300人将会被派往该公司的客服中心,剩下的100人则会在总部工作。

    泡沫?又一次科技浪潮?

    9月15日,Evan在上海外滩拍了一张黄浦江的夜景,发朋友圈,配了一段文字:Night view with the regulation.

    那一天,中国政府的监管政策出台,国内的比特币交易多先后关闭,比特币世界剧烈动荡。

    有人问Evan:你觉得比特币是泡沫吗?他往往会听对方陈述自己的观点,然后摇头解释:不是泡沫。

    “在投资比特币前,我读了大量关于经济泡沫的著作。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公司也经历了一轮繁荣的景象,跟现在区块链项目一样,在2001-2003年之间,韩国有很多互联网网站经历了倒闭,很多公司逐渐消失,韩国的搜索引擎Naver活了下来,中国的百度也留下来了,但是雅虎现在死了。区块链世界也会有一些项目活下来,其它项目被淘汰掉。”Evan告诉全天候科技。

    18年前的互联网泡沫席卷了全球。硅谷创投之父彼得·蒂尔曾在《从0到1》一书中回忆:千禧年的互联网泡沫中,我不仅证券投资爆了仓,亏光所有本金欠了钱,而且创建的互联网项目也无以为续只能关门,创建一家能在纳斯达克挂牌的公司继续滞留在梦里。

    和现在火爆的比特币市场相似,1996年4月雅虎公司刚上市就市值8.48亿美元,亚马逊在1997年5月以4.38亿美元的市值上市,1998年春天,两家公司的股价都翻了两番,这些公司的收益是非网络公司收益的数倍之高。1996年末,互联网泡沫破灭前3年,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曾警告说,“非理性繁荣”可能会导致“资产价格虚增”。

    “非理性繁荣”只维持了18个月,从1998年9月到2000年3月,热烈而短暂。这段历史不断被区块链投资者们回顾与反思,什么样的区块链公司会存活下来?

    在Evan看来,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存留,取决于背后的技术是否强大,以及市场的需求。

    “在比特币之外,以太坊、Qtum、NEO建立的是底层的系统,未来还会有很多新项目在上面开发,Ripple是与银行系统关联的数字货币,未来会改变银行业,目前这些项目在技术上还不成熟,等开发完,政府监管和规则都做确立了,那时,也许中心化的交易所会消失,世界会有不同的景象。”他告诉全天候科技。

    (来源:华尔街见闻全天候科技 作者:孙骋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辑:张杨运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