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百集团管理层股权激励“梦碎” 大股东承诺延期

    证券日报 2017-05-22 10:23

    备受关注的地方国企混改重点公司中百集团,5月19日下午在其总部湖北省武汉市汇丰企业总部8号楼,召开了年度股东大会。

    伴随着濛濛细雨,记者准时来到大会现场,不同于以往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在召开地点挂出明显的股东大会会议标识,中百集团本次颇为低调,仅在总部一楼入口处有召开地点的提示,尽管如此,前来参见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却并不少。

    大会由公司董事长张锦松主持,公司高管逐一宣读了13项议案,其中颇受投资者争议的有大股东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商联)关于公司股权激励承诺变更的议案。

    另外,公司还阐明了去年扣非净利润大幅度亏损的原因在于大规模关店。公司董事长张锦松表示,公司下一步的重点是开设便利店和生鲜店,而公司第二大股东永辉超市拥有较好经验,双方可以互补。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在中百仓储南泥湾店门店,公司总经理助理张海文正在收银台前低调实地考察门店经营情况,而在南泥湾门店隔壁就是其新发展的罗森便利店。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市场颇为关注的武汉国资委旗下三家上市公司重组进度如何,公司有关方面回应称,大股东武商联重组承诺到2019年7月份之前解决同业竞争难题,还有两年时间,“具体情况得问大股东方面的意见”。

    管理层股权激励“梦碎” 大股东武商联承诺延期

    记者在股东大会现场注意到,此次参加中百集团年度股东大会的个人股东至少有6位,一位家住附近的股民告诉记者,自己离会场比较近,所以过来看看,虽然持股不多,但非常关注武汉本土商业上市公司中百集团。

    14:30,公司董事长张锦松主持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按照会议流程需要审议的议案一共有13项。其中第12项为审议《关于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承诺的议案》,引起了现场中小股东的关注,一位持股数量较多的个人股东投了反对票,并在现场就该问题表达了不满。

    根据公告显示,中百集团2014年7月21日收到公司股东武商联关于规范前期承诺的函,对股权激励的承诺进行了规范,并承诺争取用3 年时间,实施中百集团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如今随着兑现诺言时间临近,控股股东武商联却临时变更承诺。

    武商联表示,根据《关于规范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需满足以下业绩条件:“授予股权时业绩目标水平应不低于公司近3年平均业绩水平及同行业平均业绩水平;行权时业绩目标水平需高于授予时业绩水平,并不低于同行业平均业绩水平。”自2014年武商联对股权激励承诺重新进行规范后,一直密切关注公司的经营业绩,2015年、2016年公司经营业绩预期均不能满足要求,致使公司股权激励计划一直未能推行。

    武商联拟重新出具的股权激励承诺为,武商联将维持在股权分置改革时所做出的股权激励承诺,待中百集团业绩达到规定条件时积极推动其股权激励工作,力争5年内实施中百集团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

    不过中小股东却并不买账,直接在现场质疑承诺延期的具体详情,并表示,中百集团要实现上述股权激励意味着至少要再等三年,这与公司混改的进度不相符合。

    对此,中百集团董事长张锦松回复称,当初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大股东武商联做了上述承诺,其实在当时中百集团是符合实行股权激励的条件的,但由于中百集团属于国有控股企业,相关要求比较更多一些,并且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并未实行股权激励。后来国资委出台了有关股权激励的文件,需要符合相关的条件,但由于中百集团自身业绩并未达到国资委要求的条件,因此一直迟迟不能兑现。

    张锦松同时强调,尽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在短时间内并不能实现,但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已经开始推行有关的激励措施,如中百仓储、中百超市和中百罗森也有不同的激励方案。

    一年关闭116家门店 主营业务亏损严重

    按照公司所说,控股股东之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实施股权激励主要原因在于业绩不达标。那么中百集团成绩单又如何呢?

    中百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3.66亿元,同比下降6.31%,利润总额6433.68万元,同比增长20.94%,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646.6万元,同比增长15.25%。不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却出现了大幅度亏损,亏损金额为2.33亿元。

    事实上,中百集团自2014年实现1.86亿元净利润后,业绩就出现了下滑,2015年净利润为561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3764万元。其发布的最新2017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2.95亿元,同比下降6.0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43.93万元,同比增长2674.05%。不过,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21亿元,同比下滑2380.63%。

    这也意味着,中百集团一直靠甩卖资产来增厚公司业绩,而主营业务方面却一直在亏损。对此,有在场中小股东提出质疑,询问管理层如何改善主营业务,以便达到国资委对公司的业绩要求。张锦松在股东大会现场坦言,2016年公司主营业务亏损,主要原因在于去年关店共计损失1.8亿元,”关店就会涉及到业主的赔偿,设施设备处理,这些要耗费巨资。”不过公司方面同样表示,公司关闭的门店都是那些扭亏无望的门店。

    根据中百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传统零售业持续面临行业增速放缓、各要素成本居高、渠道竞争激烈、 利润率收窄的压力,行业发展下滑态势未得到改观,传统零售行业景气度仍在低位运行。

    在上述背景下,去年全年,中百仓储超市仅仅新增门店2家,关闭门店63家(含重庆超市45家),中百便民超市新增门店72家,关闭53家。也就意味着,去年一年中百集团就关闭门店共计116家。除了关店外,还对中百集团旗下的中百仓储、中百便民超市、中百百货、中百电器加大了滞销商品的处理力度,对不良资产进行了清理和处置,公司表示,上述调整虽然对当期利润造成一定影响,但为公司长远发展减轻了历史包袱。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于2015年年报中曾披露,“2016年公司计划新增网点目标151家,其中,仓储公司发展大卖场1家,便民公司发展新店150家”。对比来看,2016年中百集团仓储公司实际新增网点2家,便民公司新增便民超市72家,与2015年制定的计划相比大打折扣。

    尽管如此,在2016年年报中,中百集团仍然表示,“2017年公司计划新增商业网点200家,其中,仓储公司发展大卖场10家,便民公司发展新店 190家”。

    具体业务方面,中百集团总经理万明治表示,目前来看,实体零售发展电商并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而中百集团未来的重点是便利店,不过便利店是一个长期并且重资产投入,对于发展的原因,万明治解释称,一方面,便利店是发展新零售的最后一公里,这个非常关键;另外一方面,生鲜由于其特殊性,是电商不能攻克的堡垒,并且国民经济的水平已经到了发展生鲜超市的时代。

    大股东承诺最晚于2019年 解决旗下三公司同业竞争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武商联除了作出股权激励的承诺外,还在同业竞争方面作出承诺,争取在5年之内,采取多种方法逐步解决鄂武商A、中百集团和武汉中商三家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承诺时间为2014年7月份。

    回顾历史发现,早在2007年,武汉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武商联成立之时,武商联向中国证监会明确承诺:在3年内逐步整合3家上市公司。不过一直都没有实质性动作,直到2011年4月14日,武商联旗下三家商业类上市公司,鄂武商A、中百集团、武汉中商同时停牌,宣布考虑重组。同年6月9日,鄂武商A突然宣布退出重组,重组方案更改,2011年9月30日,中百和中商宣布重组方案为吸收合并,但后来因种种因素,重组久悬不决使此预案过期。

    不得已在2014年,武商联再度作出承诺,5年内解决三家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与此同时,鄂武商A和武汉中商也发出相应公告,称在条件成熟时,武商联将按照市场规则择机逐步对三家上市公司进行资产重组,优化业态和资源配置,通过整合逐步解决上市公司之间的业态交叉竞争状态。

    曾有熟悉武汉商业市场的人士坦言,上述重组最大的障碍是人事安排,大家同属一个级别,整合之后人事关系复杂,以至于让整合一拖再拖。

    而对于如今重组的进展如何,有中小股东在询问公司方面时得到的回复却为,“这要看大股东的意见,更何况承诺的时间到2019年7月份,目前来看还有两年”。

    至于后续能否实现承诺,中百集团董事长则坦言,现在公司在融资各方面并不受同业竞争限制,监管层对这方面好像也要求并不太严。

    尽管重组还没有眉目,但中百集团自身混改早已先行,包括近期中百集团成立的并购基金、类REITs资产证券化项目等资本创新尝试,以及此前引入永辉超市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并且二者在业务方面已经开展合作。

    另外,在公司电器业务方面,公司已经联合武汉工贸有限公司五金交电分公司,解决电器业务的长期亏损难题,这成为中百集团探索国企改革路径中的又一次尝试。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