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温州金改的最大收获是助推实体经济恢复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4-17 23:50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并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温州金改就此拉开序幕。在备受瞩目下,温州金改在不断尝试中走过整整5年,眼下,当地企业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防控,实体经济去杠杆、去僵尸、降成本等成效明显,金融改革功不可没。

    每经编辑 沈溦    

    每经记者 沈溦 每经编辑 姚治宇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并确定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温州金改就此拉开序幕。在备受瞩目下,温州金改在不断尝试中走过整整5年,眼下,当地企业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防控,实体经济去杠杆、去僵尸、降成本等成效明显,金融改革功不可没。

    在今年3月底举行的浙江省金融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浙江副省长朱从玖也表示:浙江将开展温州金改5周年评估,争取启动新一轮改革。

    如何评价温州过去5年的金改,对过去屡有质疑提出金改工作进程缓慢,多项目标难以落地等如何看待?

    4月16日,在温州商学院联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与鹿城农商银行成立温州新金融研究院的揭牌现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到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温州商学院校长李扬,谈谈对温州金改的看法。

    金改重塑市场和法制

    NBD: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如今温州金改历经5年,您作为深入参与此项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的专家,能否谈谈对这方面的看法?

    李扬:温州金改是一件全国瞩目的事情,因为温州是我国市场经济最早发展也是最为发达的城市之一,因此大家长期认为温州不会出现问题,结果就是温州出了问题。之所以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温州本身值得我们思考,是因为我曾经领导一个小组每年对中国城市金融生态的有一个评价,温州每年都占据前几名,有时位列第一,让我们感觉到温州金融生态非常好。而突然之间让人感觉金融生态非常好的温州就变了,发人深思。

    NBD:您对温州金改出现的原因如何看?

    李扬:我认为,出现这种状况肯定存在很多原因:

    第一,是温州出现问题的时候正值中国经济开始转型的时候,高速增长的经济已经过去了,作为强国之路的好多领域比如住房、股票、实体经济等都出现很多的泡沫。在资产中积累的泡沫迟早是要破的,只是温州率先地破了。

    第二,当我们在研究各地的金融生态和市场发展时便注意到信用是一个很基础性的问题,在过去温州的信用是很好的,因为温州的信用体系是靠私人市场甚至是靠人际关系维系的,适合小生产。但当温州一旦进入大规模的跨国贸易走向世界时,需要有一个现代化的信用体系,而那时的温州是不具备的。

    所以大致上有两方面原因,实体经济和金融自身的问题,再加上当时监管缺乏经验,很多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所以很多的原因共同形成了当年温州金融塌方式的问题。说实话这是一个好事,温州目前正在止跌回稳,而全国的问题也正在显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温州金改对于全国来说具有指导意义。

    NBD:刚刚过去的三月,温州金改正好满5年,作为在温州当地任职,实地观察现状已久的学者,您如何看待温州金改的成绩?

    李扬:温州金改获得初步成功有一些收获值得总结:第一,最重要的是必须按照市场原则办事。现在党中央不断强调市场化,所谓按照市场规则办事,该倒闭的僵尸企业就得倒闭。金融的根本在哪儿?在实体经济、在企业,所以如果能够下决心处理好企业的问题,那么金融问题作为第二性能相对来说便好处理,在这一点上温州在转型时做得比较坚决和彻底,值得全国予以借鉴和学习。

    第二,要法制化。温州以前总以市场第一,法制第二的思维行事,遇事脑中第一浮现的并非法律而是民间的规矩,这也是温州金改需要严格解决的一个问题。做什么事情要有法有据,这也是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强调的法制化,也是温州值得总结,值得复制到我们全国各地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第三,比较好地处置一些中小企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其实关键环节在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和普通的居民。比如人民银行将过去的互联网金融归结到数字化普惠金融是非常击中要害的,金融服务的真正有问题的需要解决的并非在大企业甚至是中等企业,而是一个是普惠的问题,普惠的对象就是小微企业和普通的大众。温州金改把其身段放到这个层面上来其实是很重要的一环,虽然说实话一个地方的经济格局也离不开大环境的影响,但温州在这方面的经验是非常值得学习。

    第四,我认为最值得学习的经验就是砍掉特殊政策。说实话,要通过特殊政策来搞金融改革是不可能推广的,因为既然是特殊政策便只是针对一个省市区设立的,不可能长久。中央很少给温州实行什么政策,一切改革都是在市场原则和法制化原则下运行,金融改革要的是制度,而并非短期的特殊政策来处理,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最大成效是实体向好

    NBD:今年浙江省副省长朱从玖表示要继续深化金改,对于这个概念您怎么看?您认为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

    李扬:深化改革要如何做文章?这个问题很复杂,究竟向什么方向去深化还没有想的非常清楚。下一步改革需要完成很多任务,比如利率市场化、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有效率的自主体系的完善、将互联网金融整合到数字普惠金融的道路上去,以及监管体系的重构、进一步实行对外开放等。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还要解决金融系统暴露出的问题,客观上对于一个地方的金融来说,夯实它的基础非常重要,因此深化改革还要再等一等。我注意到我们温州的市场实体经济恢复还是可以的,我觉得5年金改最大的成绩就是没有给实体经济的调整提供负能量,要把实体经济基础培育好,尽可能去除经济泡沫,让经济恢复到本来的面目,然后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创造良好的条件,我认为这是温州金改这几年做的真正实在的事情。

    当然在这个过程也提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小贷公司的改革问题和担保体系中连环担保的问题等等。在金改过程中,温州对诸如此类事件的利弊得失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逐渐走上了一个健康发展的道路。这是我们今天温州经济改革最大的成绩,是可以复制的。

    NBD:您对未来温州金改是否有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新金融研究院成立的定位是什么?研究院将对温州金融采取怎样的动作?将研究哪些内容帮助温州金改的推进?

    李扬:以往,我们在任何方面的经济领域出了问题都有一个逻辑是马上在金融上动手,但现在这个思路可能是要换一换,特别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样一个命题非常明确地提出来之后,我认为所有问题从理顺实体经济做起,这个也是温州的思路。

    因为金融本身是一个虚拟经济,且最大的问题是它本身可以创造产品。当年温州出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交易自己使得泡沫越吹越大。做金融一定要打破自我强化的怪圈,怎么打破?就是所有事情从实体经济说起,我作为研究者参加中央改革方案讨论,提出的思路就是不要总想着搞金融,这是本末倒置的,还是要着眼于把实体经济发展起来。

    我们做研究就是要回答服务实体经济问题,回答金融破虚向实的问题,如果说实体经济本身就不实怎么叫金融实呢?所以下一盘棋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实体经济做好,地方政府应该老老实实地分析本地实体经济的结构,把实体经济中哪些要抛弃的,哪些要发展的,哪些要重组的搞清楚了,金融相对来配是容易的,如果实体企业不行用而用非正常手段去刺激,那只会越来越坏。只有把这个理清楚了,金融以及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才能顺,这是我对金融改革的一点忠告。

    NBD:在温州本地的商学院成立新金融学院的考量是如何?对当地金改领域会有哪些探索?

    李扬:我们成立新金融高级研究院是两方面的考虑,首先是一个体制建设。对于温州商学院来说作为年轻的学校存在着很多的短板,其一是研究不够,其二是多层次特别是高层次培养人才的机制存在缺陷。研究院会引导商学院从研究温州当地的情况出发,探讨温州的金融体系如何从民间为主到现代化,如何从原来集市式的金融交易到网络化、体系化,如何能够创造一个无缝对接的极少存在套利空间的监管体系。当时温州出问题也是因为这几个环节互相不配合让居心叵测者有了得利的空间。所以要理顺监管的架构,减少套利空间,加强信息交流,加强政策合作,这是在温州我们可以探讨的。

    其次,现在这几年我的注意力转向小微和普通老百姓,开始思考怎么能够让普通老百姓都能够获得他应该有的金融服务。从技术路径上来看可以通过互联网,但成功者少失败者多。因为理论上来说通过互联网是解决了小微企业的门槛问题、成本问题、信息不对称问题,但是现在打着这个旗号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变成了新的乱象,所以才需要整顿。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们温州可以做的,特别是我们在金改下应当做的就是回归本原,回归本原就是实体经济。如果说给政府提建议的话,要想让我们的金融更加健康必须把大部分精力放到搞实体经济上去。希望借助温州的实践基地吸引全国优秀人才来研究温州的问题,研究出一些具有共性的课题供温州参考、供国家参考。

    (实习生张韵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