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鸣单车CEO陈宇莹:智能车锁和供应链是共享单车未来发展的关键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4-04 23:55

    3月30日,在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与法国里昂商学院联合举办的“美好商业第一季暨发现美好商业之旅启动会”上,《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CEO陈宇莹,畅谈这种新型的出行方式与商业模式。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谢欣    

    每经记者 谢欣  每经编辑 姚治宇

    2016年,可以说是共享单车真正走入大众视线的一年,如今街头停放着的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不仅极大的方便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也已经俨然成为一道靓丽的都市风景线。

    3月30日,在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与法国里昂商学院联合举办的“美好商业第一季暨发现美好商业之旅启动会”上《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CEO陈宇莹,畅谈这种新型的出行方式与商业模式。

    关于商业价值

    NBD:从共享单车的角度,您是如何理解美好商业的?会考虑到哪些东西?

    陈宇莹:单车本身就是一种健康出行的生活方式,共享单车其实是要立足于构建一个城市慢交通的网络,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追求快快快,但是快的同时其实让人错失了很多美好瞬间。所以我希望第一个就是单车是能让人慢下来的东西,用自己的眼睛和脚去发现城市的美;第二个是在骑行的过程中会关乎到舒适、长久、耐用、时尚等。我们力求从零件上到单车本身都是最好的体验。

    NBD:这个最好的如何解释?现在共享单车主体很多,我们也常说“不一定最贵的就是最好的”,小鸣单车如何去做最好的体验?

    陈宇莹:单车是日常交通工具,从耐用性来看,我们的车胎是实心,链条是有一个壳子包起来,这样在雨天骑行不会有泥水弄脏衣服、再比如车铃是装在把手里面的,这样不容易被拆卸掉等,从很多小的细节上去考虑骑行者的切身感受。

    我们的重量是比较轻的,即使是女孩子骑也不会觉得累、硬件上看目前我们的开锁时间是最快的,只要7秒钟、我们做了上千款的手机匹配。因为如果一个智能硬件如果不去匹配这么多手机的话,那很可能只有高端手机能打开,但很多低端手机是打不开的,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考虑了所有的群体。这样的工作其实是花费很长时间的,最起码是3个月,我们去花这个时间打磨产品,覆盖所有人。

    NBD:小鸣单车最近推出了虚拟停车桩这一创新技术,而实际上每天都会有很多新技术出来,但并不是所有技术都适合的,您们如何去选择技术?

    陈宇莹:和我们没有关系的发明其实是没有必要去用的,我们所有东西都是围绕城市慢交通这个系统来做的,城市慢交通的主要核心就是单车,与单车相关的就是智能车锁,再相关的就是智能停车。

    因为现在看到共享单车已经过度的占用了一些社会资源,我们从一开始就研发了虚拟停车场技术,为什么会去做这个呢,因为过度的乱停乱放会让你发现无路可走。像上海的外滩,晚上9点后会有很多人把车停到这里,政府每天早上六七点会派两辆大卡车去收,这是大家看不到的。这个东西就讲靠人性的自律是很难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是从企业的社会责任出发,要建立城市慢交通系统,停车位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NBD:刚才所谈到的乱停乱放,甚至是上私锁,都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在谈,而从企业的角度上讲,企业在做产品的时候会不会追求更低廉的成本和更高的性价比,但同时应当如何追求与社会效益的平衡?

    陈宇莹:如果说是性价比,其实小鸣单车是最优的方案,我们加上智能车锁后的成本在700元/辆,在财务模型上是最可盈利的。如果财务成本过高,单车3年后报废,是算不过财务账的,做企业首先是生存,必须算过财务账。第二,智能车锁和虚拟停车场都是以最低的成本去做城市慢交通系统,而只有财务账算过来才能去构建这样一个系统,而不是说把这个系统构建在一个高昂的财务账上,更不是构建在浪费、占用社会资源上。

    从企业上看,我们也做了非常多的安全上的东西,我们的App设定了年龄区间,联网了公安局的身份验证,12岁以下的儿童和70岁以上的老人是打不开车锁的。我们还为每一次骑行买了保险,作为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要为消费者考虑,也要为财务投资人考虑。

    关于共享经济

    NBD:现在其实有很多共享类的新事物出来,从长远上看,在经济模式上带来哪些冲击和改变?

    陈宇莹:共享单车不是第一个做共享经济的,我2014年是途家网的CEO,做房屋共享,后来又有汽车的共享,Uber和滴滴。还有很多服装共享,所以当一个人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的时候,东西的利用效率是越来越低的,如果让东西的利用效率提升,就是去做共享经济。所以做共享经济是一个让物的平均的使用效率提升,然后产生新的经济价值的新的经济模型,第二个就是人就不再那么浪费了,因为哪怕是生产一张新的纸,都会去浪费地球的资源。

    NBD;那么反过来对传统的经济模式会有哪些改变?

    陈宇莹:什么叫创新?鸡蛋壳由内往外打破叫创新,由外往内打破是毁灭,所以说一个行业的发展始终面临着自我创新还是被迫创新的局面。

    我在2014、2015年的时候经常被邀请去各种传统行业论坛,他们希望和我探讨的是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冲击,但其实聊到最后大家并不是对立面,因为就好像房屋的共享永远不能替代星级酒店,可能会冲击掉一些定位不那么清晰,性价比不能和共享经济相比的平台;共享车的行业会冲击出租车行业,取缔掉了原本就不安全的黄牛车;那么共享单车冲击了谁呢?之前有很多政府的共享单车,但好像除了杭州外都没做起来,城乡结合部的一些黑摩的,会被冲击。

    所以你看它替代掉的有的是老的行业,有点是违规的行业,所以我觉得是怎么去看这个问题,一成不变并不是好事情,是看你自己打破还是外来人来打破。

    NBD:所以是不是可以说共享经济是很符合我们对美好商业的定义的?

    陈宇莹:共享会更有人情味,因为传统商业会讲标准化,失去了个性。而共享单车改变了人的出行方式,回到了骑单车,而骑单车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关于行业未来走向

    NBD:共享单车想取得可持续发展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陈宇莹:共享单车首先是一个刚需,现在这么多车出来还是会有人骑,说明解决了一个刚需的问题;第二是赚钱的问题,就是刚才讲的都要算一笔财务账,去获取订单控制成本;第三是目前共享单车的市场容量还是很大的,还是没有被满足的,满足这3个条件的话,基本上企业是可以活下去的。

    NBD:共享单车的创新空间和方向在哪里?

    陈宇莹:如果单车只是单车,就没有什么创新了,所以单车加上物联网硬件后才是新的科技,这也是共享单车企业估值这么高的原因,因为我们是用手机,不是市民卡,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未来交通的物联网入口会是个最大的入口。

    NBD:对今年共享单车的行业走势您是怎么判断的?

    陈宇莹:共享单车的市场恐怕很难一家独大,全国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容量加起来应该是在1000万台,北上广深每个城市都是50万台,加起来就是200万台,现在没有哪一家能说可以吃下这么大市场的;如果再加上三四线城市就是2000万台,所以说几家分割市场的情形肯定是存在的。发展趋势看的话,一月份时是17家,现在已经到30家了,共享单车发展的局限,也是非常要命的一个地方就是它的智能车锁,所以说一是核心的技术是否有,二是供应链,这两个东西是会影响一个企业是否可以长久的快速的发展下去。

    NBD:那您认为在未来的行业厮杀中,想要活下来的话,哪些因素是比较重要的?

    陈宇莹:小鸣本身是从单车行业里出来的,小鸣的单车都是自己研发和设计的,我们是供应链反应速度最快的;第二是所有的智能硬件都是自己研发和生产的,这两条线上我们的产品更新迭代速度会非常快,目前市场占有率小鸣是第三。因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投入到供应链和智能硬件的研发,没有快速扩充市场,目前我们觉得我们的供应链和智能硬件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接下去会快速扩充市场。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