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万煤炭钢铁职工开滴滴,背后竟隐藏一个大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7-19 14:21

    解铃还须系铃人。转型过程中的问题,还需要转型本身来解决。

    过去,中国经济依赖投资拉动,不少传统产业由此积累了庞大的过剩产能,其中尤以煤炭和钢铁为甚。中国经济要顺利转型,过剩产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

    为解决这一难题,中国国务院2月4日发布文件指出,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并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

    与削减煤钢产能一起,一些工作岗位也被压缩,为此,国家将投入1000亿元用于解决职工安置、职工转岗、技能培训等方面问题。

    此前,有舆论对新形势下的就业抱有疑虑,但我们也能够看到中国经济转型大背景下,新经济给就业市场带来的好消息——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18日发布报告显示,截至5月底,滴滴已为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提供了388.6万个就业机会。

    388.6万人是个什么概念?人社部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年末,我国城镇登记失业人数为966万人,388.6万人占其四成。


    以滴滴为代表的互联网分享经济,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成果之一,如果能有类似更多的新经济主体出现,可以预见,中国的就业难题将不再是难题。

    网约车解决数百万就业问题

    7月18日,滴滴出行发布《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省份下岗再就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滴滴已为中国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的30个重点城市,提供了388.6万个就业机会(含专快车和代驾),占这些省份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7.8%。其中,有31.1万滴滴司机来自煤炭行业,21.9万人来自钢铁行业。

    目前,在中国已有50万钢铁煤炭产业工人通过开网约车再就业,山西、四川、黑龙江煤炭钢铁司机占比最高。

    报告还显示,对于去产能行业原月收入在1000~2000元的职工来说,全职开滴滴让他们的平均月收入至少提高到1.5倍。

    失业人群最主要的困境之一,是在找到工作之前的收入压力。通过网约车平台,求职者能够实现灵活就业,等到经济转型出现新的合适的就业机会后,这些职工可以有序地从“蓄水池”中流出,实现稳妥的再就业。

    在网约车这个庞大的市场,滴滴只是其中一个参与者,除了滴滴,还有与之匹敌的优步,紧随其后的则是易到、神州等平台,他们对于就业的拉动作用,与滴滴并无二致。

    6月23日,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对外发布了《平台经济与新就业形态:中国优步就业促进研究报告(2016)》,报告选取了北京等9个城市15478个优步司机作为研究样本。

    调查的样本中,26.7%的平台司机在开优步之前属于下岗失业人员。根据该比例推算,中国优步理论上可为数百万名下岗失业人员提供获得收入的机会。司机群体中有32%的下岗失业人员来自于煤炭、钢铁等过剩产能行业,一半以上产能过剩行业的下岗失业人员把开优步作为唯一的收入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劳动关系系主任吴清军表示,分享经济这种就业模式,不仅给劳动力市场新增了大量就业机会,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分享经济”有效缓解了结构性失业和摩擦性失业带来的就业冲击,也为不充分就业者创造了增加收入的机会。

    吴清军指出,更重要的是,分享经济还能够为不同社会阶层提供公平的和无差别的就业机会的特点,不仅为低端劳动力市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也为平衡“家庭-工作”的人员提供了新的就业选择。

    ▲失业人员再就业遇到的主要障碍

    新经济推动中国经济转型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问题。中国国务院2月4日发布文件指出,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并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副部长冯飞2月25日曾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规模为两年1000亿元用于解决职工安置、职工转岗、技能培训等方面问题。

    解决就业问题,需要经济增速保持中高速增长,但依靠投资拉动的传统经济增长模式已越来越力不从心。

    进入2016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里,就从两位数跌到了2.8%。这一现象引起了高层的高度重视。

    “中国企业已经出现‘流动性陷阱’现象”,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7月16日在一个论坛上做出这样的表述。

    盛松成认为,上述现象主要因为企业持币待投资。大量货币流向企业,但是企业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于是把大量的钱留在活期存款账户上。

    “现在千万不要‘强迫’民间资本投资,如果仍然投在过剩产能上,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将来问题更大。”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对记者如是说。

    不能一味依靠投资,更不能依赖发行货币带动就业,那如何解决现有的就业问题?

    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4月14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首次提出一个判断:现在中国经济正处在“衔接期”,一些传统的支撑力量正在消退,与此同时,一些新的力量则在成长,有的新业态新产业呈爆发式成长。

    互联网分享经济,正是这种新力量的集中体现。

    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分享经济领域参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人左右,约占劳动人口总数的5.5%。参与分享经济活动总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不仅是互联网出行市场,以家政行业为例,都是以灵活就业群体为主,全国家政行业大约有65万家企业,从业人员超过2500万。

    新经济模式,在改变整个中国经济面貌的同时,也在改变人们看待经济增长的传统观念。

    7月2日,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表示,经合组织(OECD)和欧盟统计局等国际组织对于新经济已经有了若干一致看法,即“新经济的出现造成GDP规模的漏统和增速低估”。为此,国家统计局也正制定新经济的专项统计制度,研究制定新经济增加值核算方法。

    很快,7月5日,国家统计局网公告称,国家统计局改革了研发支出(R&D)的核算方法,将能够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发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消耗,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处理。

    “新的核算方法可以更好地反映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而激励研发投入,推动创新发展。”国家统计局核算司司长程子林说。

    上图是摩根士丹利从MSCI中国指数中选择了部分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公司,计算了新经济领域的中国公司相对于旧经济领域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变化。从这张图可以清晰看出,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新经济已经取得了迅猛增长。尤其在2012年后,这种增长势头更为明显,新经济的表现远远好于旧经济。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