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拟定增48亿“扫矿” 矿企出海“淘金”热度不减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7-11 22:58

    紫金矿业7月8日的公告显示,公司计划定增48亿元,其中34亿元用于其刚果(金)的铜矿科卢韦齐(Kolwezi)铜矿建设项目,13亿元用于补充公司现金流,其余部分将用于紫金铜业生产末端物料综合回收扩建项目。

    每经编辑 谢欣     

    每经实习记者 谢欣 

    黄金价格持续走高,带动整个黄金板块活跃,而行业龙头企业紫金矿业(601899,SH)也在海外不断“扫矿”。

    近日,紫金矿业公告宣布拟定增48亿元,其中近34亿元用于其刚果(金)的铜矿科卢韦齐铜矿建设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紫金矿业在国际市场上表现活跃,已收购了包括巴新波格拉金矿和刚果(金)卡莫阿铜矿等国际重要矿山,而2015年其海外业务营收增长42.62%,高于总营收增长的26.45%。

    事实上,不仅是紫金矿业,出海“淘金”已成为国内矿企的一大趋势。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向记者表示,国内矿企很可能是趁着全球矿业处于低位而大量购入,但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矿业存在进一步走低的风险。

    接连收购海外矿山

    紫金矿业7月8日的公告显示,公司计划定增48亿元,其中34亿元用于其刚果(金)的铜矿科卢韦齐(Kolwezi)铜矿建设项目,13亿元用于补充公司现金流,其余部分将用于紫金铜业生产末端物料综合回收扩建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科卢韦齐铜矿位于刚果(金)加丹加省科卢韦齐市西侧,矿区面积3.37平方公里,铜储量约154万吨,平均品位约为4%。现为紫金矿业控股子公司姆索诺伊公司所有。

    该项目矿石生产规模约为165万吨/年,达产后预计实现年均销售收入为3.19亿美元,年均创造税后净利润约7813.90万美元,项目内部投资收益率为17.43%。该项目预计2017年上半年正式投产。

    这并非紫金矿业近年唯一的海外投资项目。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至今紫金矿业共有6个海外矿企的收购项目。

    据紫金矿业此前披露,2015年5月,紫金矿业斥资2.98亿美元收购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波格拉金矿近半股份,同年6月又完成了对澳大利亚子公司诺顿金田的完全收购和退市,紧接着在8月份通过诺顿金田以2.05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澳大利亚凤凰黄金公司股份的项目。

    此外,紫金矿业还完成了刚果(金)卡莫阿铜矿的收购并参与了艾芬豪公司和恩科维铂业的增发,而卡莫阿铜矿与波格拉金矿对全球矿业都具有重要影响。同时,紫金矿业拥有的塔吉克斯坦ZGC金矿,吉尔吉斯左岸金矿等项目也已投产。

    紫金矿业主营为黄金及基本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其已披露的财报显示,2015年实现营收743亿元,同比增长26.45%;净利润16.6亿元,同比下降29.40%,年产黄金247吨。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94.0亿元,同比增长22.03%;净利润6376万元,同比下降84.64%。

    对于上述拟定增的海外矿产投资项目的产能及风险评估,7月11日,记者试图联系紫金矿业,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矿企海外“淘金”成趋势

    其实,出海“扫矿”的远不仅紫金矿业一家。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招金矿业(01808,HK)、中国五矿集团、洛阳钼业(603993,SH)等多家国内矿企已进行或在进行海外矿产收购。

    今年4月份,招金投资总监陈贺称,公司第一笔重大海外收购已经“接近完成全部手续”,这一项目位于南美某处,而此前国内企业几乎没有涉足过南美的黄金产业。

    引人注目的大手笔收购还有洛阳钼业,其在今年4月底和5月初接连发布公告收购矿业巨头英美资源位于巴西的优质铌和硝酸盐业务和自由港麦克米伦位于刚果(金)的TenkeFungurume铜钴矿56%的股权;这两宗大手笔并购总金额高达41.5亿美元(约合270亿元人民币)。

    5月20日,洛阳钼业宣布定增180亿元,资金将用于以上项目。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此次收购完成后洛阳钼业将成为世界第一大钼、钨、钴生产商;第二大铌生产商和巴西第一大磷肥生产商,及最重要的铜生产商之一,有望晋级世界级稀有金属龙头企业之列。

    7月7日,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旗下五矿资源有限公司对外公告,宣布秘鲁邦巴斯铜矿于7月1日按期进入商业化生产。相关资料显示,邦巴斯铜矿项目收购于2014年完成,收购对价和资本支出合计超过100亿美元,是中国金属矿业史上最大一次海外收购。

    对于国内矿企的海外“淘金”潮,张燕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年来矿业扩产,矿石价格处于低位,这很可能是国内矿企连续进行海外矿产收购的原因。国内矿企购入海外矿产,对于中国消费国地位来说,显然是有利的。

    李朝春此前也表示,等的就是低谷时在海外收购优质矿产资源。

    张燕生也表达了对市场的担忧。他认为,IMF此前表示全球经济面临长期停滞风险,矿产价位有继续走低的可能,现在未必是最好的购入时机,国内矿企的海外矿产投资存在一定风险。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