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化”青春片的生意经:买下网络小说IP 低成本投入以小博大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5-10 01:36

    从《致青春》到《同桌的你》到《匆匆那年》再到《谁的青春不迷茫》……这两年,青春怀旧类的电影层出不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翻拍网络小说+启用新人+低成本投资”,已成为国内青春片广为使用的“批量生产、标准化制作”模板。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每经记者 丁舟洋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故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青春主题。

    从《致青春》到《同桌的你》,从《匆匆那年》到《谁的青春不迷茫》……这两年,青春怀旧类的电影层出不穷。但青春片在取得不错收益的同时,跟风、雷同情况也比较严重,观众一边吐槽一边进影院怀感青春、贡献票房已成为我国一种独有的电影现象。

    青春是什么?在一篇由美国作家塞缪尔·厄尔曼写的短文里,他这样描述青春:“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炽热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片是什么?需要中国电影人探索的地方还有很多。

    青春终会落幕,青春片不会。2013年至今,青春片新作不断,成为国内电影市场上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翻拍网络小说+启用新人+低成本投资”,已成为国内青春片广为使用的“批量生产、标准化制作”模板。在目前看来,这种方式虽然投入产出比较大,但也因影片质量良莠不齐而常常被观众抱怨为——“情节雷同、主题单薄、故事站不住脚、人物设定一看就很假”。

    “刚开始或许还能因情怀牌大获成功,但如果继续一味跟风,只顾有利可图而不顾故事本身的诚意和创新,部分青春片必然会走向口碑与票房双降的窘境。”资深电影投资人曹海涛对记者表示。

    而对于青春片的发展潜力,多位影视行业资深从业者均认为“大有可为”。随着青春类型片市场的逐渐成熟,有创意、有诚意的青春片定能脱颖而出。

    进入批量生产时代

    青春片迅速发展成为市场上一个主要的类型片,应该是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一片在票房上大获成功开始。

    根据该片主投方之一、华视影视副总经理赵毅的公开说法,《致青春》的制作成本和宣发费用接近6000万元,而这部电影却取得了7.1亿元的票房成绩。除去税费及影院分走的票房,推算下来这部电影对投资方而言净赚约2.6亿元。

    “《致青春》让电影人们看到了青春片以小博大的可能性。从那以后,大量的青春片创作都在此利益驱动下诞生。”艺恩分析师欧万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记者发现,2015年4月,《万物生长》《左耳》《何以笙箫默》三部青春片以一周一部的速度密集上映,可谓青春片已进入批量生产时代。

    中银国际研报显示,2013年~2016年,“五一”节档期成为青春题材片的黄金档。2013~2015年热卖的前十部影片中,有4部为青春偶像电影。

    上述青春片有着一些共同的特点:投资成本低,各影片的制作费用均在6000万元以内;对明星阵容要求不高,大胆启用新人;都是买了畅销小说的电影翻拍版权,借助IP热吸引原著的粉丝;都是走校园怀旧路线,以21~25岁、25~30岁这两个阶段女性观众为主。

    缺少真诚的青春片不受欢迎

    事实上,青春片成为一种类型片并取得不错收益的同时,确实也存在影片质量良莠不齐的现象。

    《北京晚报》发表的影评直言:“尤其是《匆匆那年》,张一白和他的团队为了迎合观众口味可谓‘机关算尽’,将各种烂俗的桥段和所谓的情怀以及无休止的植入广告拼凑在一起,柔光一打,再配上王菲的歌声,就轻松拿下近6亿票房。张一白还被评为2014‘年度电影产品经理’我简直无法揣测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上台领奖的。当一个导演不再被称作导演,而是经理;当他的作品不再是艺术或者某种表达,而仅仅一个热销产品,这样的示范真的对中国电影有价值么?”

    “‘产品经理’是在挤兑我吧?我是个搞艺术的,被说成是‘车间主任’了?”张一白也在颁奖典礼上公开回应舆论热议,“后来我一想,产品经理就是为了自己的电影事事亲力亲为,什么脏活累活都干。每个爱电影的人都应做自己电影的产品经理。”

    欧万勇认为,其实在中国电影市场急速发展的大环境下,任何类型影片都具有不小的市场发展潜力。

    观众并不是讨厌青春片,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表示,观众只是不喜欢缺少真诚的青春片。

    但怎样才算是好的青春片?是走怀旧、情怀路线,还是贩卖当红的“小鲜肉”?是尝试不同类型的电影风格,还是坚守比较讨巧的青春喜剧形式?

    “我无法总结出一个必然成功的套路,因为不管你觉得哪一条路子更合适,都能在当下市场中找到反驳它的例子。”欧万勇说,“我觉得最根本的发展道路是类型创新、故事创新,并且作为青春片一定要符合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随着市场的成熟,一定不是任何一部青春片都能在未来的市场中获得成功。这个定律也不局限于青春片,而是适用于所有影片。“我们不能看青春片依旧存在潜力,就说未来所有青春片都能赚钱。”欧万勇表示。

    业界实践

    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不明白为什么评分低 拍青春片不因“好赚钱”

    ◎每经记者 师烨东

    近几年国产青春片层出不穷,对于一些电影公司而言,这些不需要大投资大制作的影片似乎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光线传媒全部启用新人的影片《谁的青春不迷茫》(以下简称《青茫》)在上映16天后收获了1.77亿元票房。与光线以往的青春片或者现在市场上的叫座电影相比,这并不是一个大数字。不过,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片“在上映前几乎就收回了成本”。

    《青茫》改编自刘同的同名日记集,光线影业为何选择日记集进行改编?作为中国的青春片大户,光线影业这几年又总结出了怎样的青春片“套路”?带着这些疑问,《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近日专访了刘同。

    《青茫》还未讨论版权费

    NBD:《青茫》虽然卖得比较火爆,但因为是日记集形式,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大故事,为什么会选择将这样一本书改编成电影?

    刘同:在《青茫》之前,我也出过一些书,但是卖得都比较一般。《青茫》可能是因为某些点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突然就火了,我也没想过能卖得好。引起共鸣之后我们在想是否可以改成一个完成的故事,以电影的形式推出。后来大约在2013年,就立项了,然后就一直在准备剧本。

    NBD:这本书的改编过程是否比较困难?

    刘同:的确比较困难,由于整本书算是日记形式,最开始也被一些导演和编剧拒绝过。后来机缘巧合下碰到了姚婷婷导演,她正好也看过这本书,和我有一些共鸣,然后我们就开始不断讨论怎么改编剧本。

    改编的过程很曲折,因为不断地磨剧本,我们写走了两个编剧。写完后光线的员工还会有剧本围读会,公司很多年轻人一起讨论哪里不好、哪里好,有的年轻人甚至会说“剧本主人公的台词为什么这么恶心”这样的话。整个电影剧本创作的过程超过了1年半,改过4个版本。

    NBD:《青茫》小说的版权费有多少?光线是否有拿公司钱砸给个人的嫌疑?

    刘同:我本身就是光线影业的人,在光线工作了10多年,也就没谈钱,想看看能做多好,如果结果是个不好的东西,那谈钱也没有什么用,所以还没有谈版权费。

    NBD:《青茫》上映16天后拿到1.77亿元票房,这个成绩是否达到了光线的预期?

    刘同:如果和以前光线的青春电影比,这个票房并不算高,但我们预期更低。在上映之前,很多人都问我这个片子能赚回来5000万元票房吗?因为这部电影从导演到演员全部都是新人,我们在这部电影开始之前甚至都做好了没有人看的准备。该片完全由光线投资,我们想试探这样一部全部由新人出演的影片在市场上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青茫》对于我们来说,更大的意义是一种新的尝试,目前来看也不算失败。

    NBD:全部由新人出演是否电影成本也比价低?《青茫》对于光线来说收益如何?

    刘同:新人演员的确能节省成本,但有一个问题是老演员演1天的戏份他们需要演10天。电影拍了整整3个月,几百人的剧组,每多1天拍摄时间,就多几十万元的成本。

    《青茫》的制作成本约3000万元,宣发成本现在可能还没统计出来,还有一些资源置换的成本。电影植入广告收入过了千万,网络版权也卖了超过千万。所以说基本在上映之前,就已经收回成本了。

    NBD:之前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经表示未来要培养100多个新人,所以青春片会是光线新人培养计划的主要阵地吗?

    刘同:目前来看应该是。年轻人也只能在青春片里被人接受,其他商业片让新人来演的话观众可能不会买单。

    拍青春片不因“好赚钱”

    NBD:光线这几年为什么偏好青春片?是否与投资小收益大有关?

    刘同:其实《青茫》的成本比不少青春片高。光线总体赚钱的片子很多,并不是因为青春片好赚钱才做。公司在拍的时候也并不是说要考虑节约成本所以拍青春片,像《青茫》,就是想尝试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我觉得这跟光线整个的风格有关系。光线的年轻人很多,而且公司领导王长田和李德来他们,对于很多年轻人的东西比我们都懂。公司整体的心态非常年轻,所以可能也就会更加偏好一些青春片吧。

    NBD:拍了这么多青春片,光线是否总结出什么“套路”?

    刘同:首先不能用年纪大的人演青春片;其次剧本和故事很重要,不能刻意通过车祸、堕胎、死人来制造剧情,要还原回最本质的生活,不要刻意黑化一个配角去衬托主人公,剧本里不要出现鸡汤;还有就是,无论你用新人还是什么,都需要时间,必须等得起、耗得起,才能出来一个让大多数人觉得过关的东西。

    NBD:如何看待现在国产青春片大都叫座不叫好的现象?

    刘同:我有时候不明白为什么青春片的评分都这么低,其实不少青春片我看得都挺感动的。当然,叫座不叫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的创作离欧美韩日还有差距,但是中国观众的审美同样并不太成熟。一些在欧美很棒的青春片,拿到中国很可能没有市场。

    很多人唱衰中国青春片,一部分人是恨铁不成钢,我觉得也有一部分观点有失偏颇。电影公司还是得继续尝试,才知道什么才能更好,什么样的青春片更加适合中国的市场。我们也在一边尝试一边总结。

    NBD:中国的青春电影与欧美日韩的青春电影主要差距在哪里?

    刘同:我觉得最主要还是在剧本上。对于青春片来说,一定要把时间花在剧本上才有意义。很多国内的青春片在剧情和台词上,雷点真的太多。剧本马虎就开拍,观众自然不会喜欢。

    中国电影市场正在逐步成型,观众也越来越聪明,不像以前那么容易被“忽悠”了,现在在电影市场上越来越难赚到热钱。所以青春片一定要在剧本和影片质量上下功夫。

    NBD:目前国内青春片占总体票房占比还较少,您如何看待青春片未来的市场?

    刘同:青春片是电影里很主要的类型,观众现在不买单,并不是因为讨厌青春片,而是因为国内青春电影还不够好。如果你真的好,一定能打动人。现在青春片的市场大约只有20多亿,但是我相信随着质量上升,当好作品越来越多时,未来翻倍至少是没有问题的。

    导演说

    《青茫》导演姚婷婷:刚做导演也很迷茫 需更多类型和角度创新

    ◎每经记者 丁舟洋

    今年“五一”档,青春、爱情题材电影仍唱主角。其中最典型的青春片莫过于光线传媒主投的《谁的青春不迷茫》(以下简称《青茫》)。这部制作成本不到3000万元的电影,上映16天票房约1.8亿元,与过往光线传媒投资的动辄4、5亿元票房的青春片对比,《青茫》并不算高。

    “《青茫》是我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作为创作者,考虑的首先不是票房。”青年导演姚婷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很在意观众的反馈。”

    “青春片永远有市场”

    在接拍《青茫》之前,姚婷婷曾拍过青春题材的网剧《匆匆那年》。但因为《匆匆那年》是基于小说改编,姚婷婷觉得还不能充分表达自己对青春的感受,“还没有过瘾”。《青茫》的故事则是完全重新书写,她能融入自己的真情实感。和过去的“青春伤痛体”不同,姚婷婷给《青茫》定下了青春让自己变得更好、爱让人成长的向上主题。

    在一个影视作品量产的时代,观众的口味变得越来越难满足。近年来几乎每部国产青春片都有堕胎、车祸这种大起大伏的情节,观众审美疲劳。像《青茫》聚焦高中校园里的平凡人和事,又有观众觉得太平淡了。

    对此,姚婷婷表示,这是定下影片基调时就预想到的一种观众反馈,“我们想往人物内心做,看起来很小的事,在青春期的我们看来,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很多人会说,青春片已经拍烂了,为何还要拍青春片?”在接拍《青茫》之前,姚婷婷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她觉得,如果一部青春片不被观众所喜欢,那不是青春片本身的问题,而是需要有更多的角度与类型等方面的创新。“青春片可以和奇幻、悬疑等很多类型去碰撞、结合,做出新的青春片。青春片是永远有市场的,永远有年轻人需求青春片,观众想看到不一样的青春片。”

    而对于前几年观众广为吐槽的青春片跟风现象。姚婷婷认为,主要还是电影调性的问题,前几年的国产青春片都是怀旧体,表现现实很颓废、过去很美好的反差对比。其实每部影片讲的故事和人物都是不一样的,但由于调性相似,仍会给观众带来似曾相识的感觉。

    IP并非电影质量的保障

    事实上,作为一个刚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年轻导演,姚婷婷毕业不久就能拍出一部上院线的作品,在同龄电影人眼中已属幸运儿。

    姚婷婷坦言,学导演、做导演真的很难,痛苦、孤独的时间很长。“刚刚毕业一段时间,没人知道我是导演、也没人找我拍戏,我就每天看剧本、看片子,很迷茫。”但她也觉得,现在的青年导演,赶上了一个好时候。“现在的环境比第六代导演好多了。他们那时候想拍电影都得自己卖房子、卖车来拍。而我们正处在网络大电影、网剧如此丰富的时代,现在缺的是导演。”

    “所以我也想对学导演的学生说,如果真的特别热爱,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姚婷婷说,“不仅是在没做成导演的时候,要坚持走下去,还包括做了导演以后,对自己作品有一些很原则性的东西要坚持。”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青春片生产流程似乎已有了一套公式可循——买下一部拥有较大粉丝群网络小说的IP,再翻拍成电影。这种模式是否可持续?

    “不管什么模式,最重要的是内容。”姚婷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管原著的粉丝量有多少,最关键的还是把所谓IP变成电影内容。

    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姚婷婷并不希望被贴上“青春片导演”的类型化标签。“我最喜欢的导演是李安,他不是一个把某个类型做得很好的类型化导演,他能把所有类型都做得很好。真正好的导演可以驾驭不同的故事,把每一种故事都讲得很精彩,这就是我的理想和目标。希望自己能尝试不同的类型,多去接触不同的题材。”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