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改革贵州样本:贵安新区破电网垄断 售电牌照自行核发

    每日经济新闻 2015-11-16 22:59

    在电网长期自然垄断的壁垒面前,贵州试图率先撕开一道口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文件显示,贵州计划以贵安新区为突破口,全面放开售电侧经营权,而外界关注的售电牌照亦将由试点区域自行核发管理。

    每经编辑 岳琦    

    每经记者 岳琦  

    新一轮电改配套方案呼之欲出时,贵州省再一次让业界瞩目——最后一个纳入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贵州省,却成为了新电改的急先锋。

    11月16日,在贵州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工作启动会上,贵州首次向外界展示了贵州的电改雄心。为了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获批进行电改综合试点的贵州,试图以电改“降低电力成本、理顺价格形成机制,逐步打破垄断、有序放开竞争业务”获得电改红利。

    在电网长期自然垄断的壁垒面前,贵州试图率先撕开一道口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文件显示,贵州计划以贵安新区为突破口,全面放开售电侧经营权,而外界关注的售电牌照亦将由试点区域自行核发管理。

    事实上,因为综合改革试点背后则蕴藏着诸多投资机遇和政策红利,且此前各省份对试点争锋颇为激烈。同时,地方政府、电网及发电企业之间亦存在复杂的利益博弈。在业内人士看来,贵州的电改“破局”标志着新一轮电改进入新的阶段。

    电改需疾行:因利益矛盾突出  

    素有“西南煤海”之称的贵州在经历了煤炭整合的阵痛之后,开始马不停蹄的争抢新一轮电改的政策红利。

    11月16日,贵州省发改委、能源局举行贵州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工作启动会,正式向外界通报电改综合试点获批。此前,《每日经济新闻》就曾独家报道,11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同意云南省、贵州省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复函》正式批复同意云南、贵州两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云贵由此成为全国首批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份。

    从今年9月报送至国家层面,贵州电改的综合试点方案一直等到11月初才得以批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原本综合试点方案在国庆节前就要批复,但电网方面阻力较大,直到10月底才进入发改委会签。

    尽管面临着重重阻力,贵州的电改节奏却一直被认为是“超预期”。在年初国家层面发布电改9号文件后,今年7月底,贵州省出台《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成为电改9号文发布以来首个出台的省级落实电力体制改革细则。

    随后的10月11日,国家发改委官网信息显示,原则同意《贵州电网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 贵州由此成为最后一个纳入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省份。

    输配电价改革显然是电改综合试点的铺路石。长期研究电改的法律专家展曙光表示,输配电价改革主要集中在电价领域,而且是逐步全面推开,而电改综合试点是全方位的改革,国家一直比较谨慎。

    事实上,与国家电改9号文相呼应的电改核心配套实施文件和指导意见一直未出台,各利益相关方在部分关键问题上争议颇大。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问题悬而未决,成为我国电改继续推进的路障,也是贵州省接下来电改的最大困扰。

    而对于云贵电改综合试点获批,一位业内人士调侃道,“在各路人马都盯着电改的配套文件争论不休的时候,国家发改委扭头对云南、贵州说:你们先自己搞吧!然后继续与各路人马讨论电改的落实问题。”

    实际上,此轮综合试点呼声已久,此前各省份角逐颇为激烈,云南、贵州也被认为是“实力选手”。而贵州对于电改的急迫和积极让外界颇感意外。

    “与全国绝大多数地区一样,贵州省电力工业发展也存在着诸多突出矛盾和问题。”在上述启动会上,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长张应伟表示,矛盾主要表现在:交易机制尚待完善,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没有起到决定性作用;配售电及投资主体单一,售电侧竞争机制尚未建立;电价关系没有理顺,市场化定价机制尚未完全形成;“西电东送”面临供需矛盾和市场挑战,定价机制仍不完善等。

    改革待破局:触动电网“奶酪”  

    “电网企业集购输售电为一体、调度交易为一身,垄断经营情况有待解决。”对于电改的必要性,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徐元志则直言,贵州省电力行业在进入发展快车道的同时,现行电价机制也出现诸多矛盾,在现行体制机制下,特别是又面临行业亏损面不断增大的形势,电煤产业、发供电企业、电力用户之间利益矛盾突出。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具有丰富的能源和矿产资源,但长期以来,贵州欠开发、欠发达,资源优势未能较好地转化为经济优势,人均生产总值在全国排位靠后。而近年来,贵州省逐步形成以资源深加工为主的工业产业结构,对电力的依赖程度较高,电力工业的发展直接关系着贵州“工业强省”战略的实施。

    数据显示,2015年1~5月,贵州省全社会用电量480.68亿千瓦时,其中工业用电量329.29亿千瓦时。受经济下行影响,这种高度依赖工业,特别是高耗能工业的用电格局,让贵州存在较大压力。对于疲敝的高耗能产业来说,突破电网垄断无疑是最大的利好。而与此轮电改的方向一致,最早走入深水区的贵州也必然面对“破局”垄断。

    “就像高速公路只收过路费。”张应伟表示,贵州将按“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核定电网企业准许收入和输配电价水平,电网企业不再以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价差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用户或售电主体按照其接入的电网电压等级所对应的输配电价支付电网输电费用。

    目前,贵州区域的绝大部分电网由南方电网旗下的贵州电网公司控制,而在贵州的改革方案中,几乎每一点都将触及电网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贵州电改综合试点内容涵盖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电力市场建设试点、售电侧改革试点和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机制试点。目标是:通过试点,形成贵州省独立的输配电价体系,组建相对独立的贵州电力交易中心,培育社会资本参与的配售电主体,建立规范的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机制。

    打破电网垄断的输配电和电力交易体系,甚至引入社会资本与电网进行配售电竞争,贵州需要面对的并非坦途。展曙光对此表示,电改必然触动电网企业利益,而改革又必须电网配合,此间的利益博弈需要极大的智慧。

    “垄断性电网的优势地位被削弱。”国泰君安的研报亦指出,本次新电改虽然未提拆分电网,但一方面更关注用户侧市场化机制的建立,另一方面在垄断性环节加强监管,电网的强势地位将被削弱。

    售电侧突围:全面放开经营权  

    在贵州的电改思路中,“重点突破”、“试点先行”似乎是电改僵局突围的路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在备受关注的配售电侧改革方面,贵州将先期选取贵安新区、兴义地方电力开展配售电侧改革,培育配售电业务主体,逐步放开增量配电投资业务,形成售电侧竞争市场。

    事实上,早在新一轮电改之初就有观点认为,开放售电侧市场是推进电力改革的突破口,而放开售电侧也是本轮电改的核心之一。

    配售电侧放开也是资本市场最为关注的改革突破点。有券商分析认为,这项改革将带来万亿市场开启,轻资产、高盈利的服务型行业有望崛起,贴近用户的电力及设备等相关类企业有望受益。

    按照贵州省的综合试点计划,2016年6月底前,贵州将组建混合所有制模式的贵安新区配售电公司;兴义地方电力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配售电公司。通过售电侧改革试点,探索社会资本进入新增配售电领域的有效途径,增强配电网建设的投资能力。

    而售电侧的开放也最早引来各路资本提前布局。目前,虽然售电侧开放的具体操作仍没有明确,但全国各地售电企业密集成立。记者了解到,贵州已经成立7家售电企业,包括地方国资、当地民资及上市公司,其中大部分注册在贵安新区。

    而贵安新区相关负责人在上述启动会上透露,目前已有中国电力、华电、华润、贵州省产投公司等相关企业到新区进行沟通对接,均表示愿意参与新区售电侧改革。

    按照贵安新区配售电侧改革试点方案,针对该区内110千伏及以下配电网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投资;同时在新区规划范围内培育新的配售电市场主体,并开展相关售电业务;试点的核心是依托贵州省电力交易中心让新区电力交易完全市场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贵安新区将全面放开售电侧经营权,放开组建售电公司。而在外界关注的售电牌照问题上,按照贵安新区设计的准入和退出机制,认缴资本在2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就可以参加市场交易。如果在多个交易周期内售电公司无法按合同完成电量供应70%以上,则由监管机构调查后,提出劝退。

    针对售电牌照的发放,在贵安新区范围内涉及售电主体的“售电牌照”由贵安新区自行进行核发,并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报备,初期新区核发的售电牌照,在省内其他试点地区也具备售电资格,待后期全国售电市场发展成熟后,国家能通过相关政策的修改,使新区售电企业能向国家申请全国售电资格。

    “售电侧是贵州此轮电改的亮点。”展曙光表示,贵安新区在售电侧的改革经验有可能在国内其他区域引发连锁反应,并被快速复制。而售电侧的改革也将给当地政府带来巨大的红利。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则认为,“电改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红利。实际上,电改对于政府提出的要求非常高,既要主导各项实践操作、平衡各种利益,还要制定规则、履行监管职责,着实需要大智慧。”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