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创新是中国经济重要引擎 需扫清制度障碍

    2015-10-23 01:50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江然 丁舟洋 发自韩国首尔    

    ◎每经记者 江然 丁舟洋 发自韩国首尔

    在经历了快速发展周期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于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向,昨日(10月22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在由韩国每经集团举办的第十六届世界知识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中国有成本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消失。未来5年,中国经济否能稳定在6%~7%的增速,政策走向很重要。中国提振经济必须降低制度成本,以延续成本优势,同时清除一切影响创新的障碍。

    当前中国改革正逐步深入,创新创业成为潮流,“但要真正转变成经济动力,尚需时日。”周其仁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创新方面也需要协调好各方利益,需要真真切切地拿出行动。

    中国成本优势减弱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昨日,周其仁教授为台下数百位听众展示了一组数据:自1979年以来,中国GDP的年增速为9.8%,2009年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2010年成为全球最大出口国,2013年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此外,中国在对全球经济复苏上也有卓越贡献,特别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

    那么,是什么让中国经济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骄人成绩?周其仁归因于中国的两大比较优势:成本优势以及创新优势。其中,成本优势就包括劳动力成本低、资源成本低、税收低等。

    “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就是两个海平面,过去靠人工筑坝拦着,坝一拆掉,高海拔的水就灌进来。这个落差的势能释放,支撑了中国经济这些年的高速增长。”周其仁表示。

    然而,自2007年开始,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因为中国的成本优势正逐渐消失。”周其仁表示,从1995年到2012年,中国的GDP上升了8.6倍,同时国民薪资、社保以及土地出让均出现大幅上升。

    “中国制造的成本不完全是工人的工资,综合成本也在高速增长,这里很大一块不是市场供求形成的成本增长。我国综合成本跟发达经济体迅速靠近,这是中国经济增长率下来最主要的原因。”记者注意到,在10月19日弘毅投资年会上,周其仁也强调了这一变化。

    这种变化发生速度之快,令人猝不及防。去年8月,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全球制造业成本变迁报告》显示,以美国为基准(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即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在中国则需要0.96美元,双方差距已经极大缩小。

    创新关键在协调利益

    到2020年,中国经济将是怎样一番景象?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在周其仁看来,目前高收入国家复苏依然缓慢,中国未来经济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政策方向。

    和多数国家一样,中国的前行伴随着改革。周其仁建议,改革需要注意两个方向:一是降低制度成本,以延续中国的成本优势,比如降低税赋;二是中国应扫清阻碍创新的障碍,这样中国才能建立起自身的创新、独特性优势。这两大措施是中国经济未来的“引擎”。

    演讲结束后,周其仁对记者表示,上述两方面的工作,中国已经在展开,“只是需要时间,并非一朝一夕见效。”

    不久前,在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政策研讨会上,周其仁表示,创新、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技术发展给了我们很多可能性和机会,但创新创业要真正从一个想法变成经济力量同样需要时间。”他强调,创新的关键是协调各方利益,突破实际障碍。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