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海宁:降流量费急需公共投入与市场竞争

    证券时报 2015-04-16 20:42

    我国手机流量资费高、网速慢是公认的事实,不仅被网站大佬们“炮轰”,更被公众诟病已久。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信息消费、“互联网+”的最大路障。

    “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李克强总理把这一“社会关切”带到了14日举行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有企业家表示,“现在我们的流量费很贵,1G就要70元”。李克强当即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传媒是这样报道的。

    我国手机流量资费高、网速慢是公认的事实,不仅被网站大佬们“炮轰”,更被公众诟病已久。虽说从3G升级为4G之后,网速有所提升,资费有所下降,但还是被认为网速慢、资费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可以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信息消费、“互联网+”的最大路障。

    之所以出现网速慢、资费高这个问题,根源还是我国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跟不上互联网创新发展和信息消费需求增长。就带宽而言,据李克强总理披露,“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显然,只有尽快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速与降低资费才有坚实基础。

    其实,除了改善信息基础设施之外,还有很多“武器”可以对流量资费高说“不”。比如,通过完善考核机制倒逼电信运营商改变服务。三大运营商都是央企,近年来涉及手机流量的投诉占着很大的比例,原因就在于这些央企不直接降低流量费,而是设计各种消费“套餐”,让消费者支付不合理资费。

    很多消费者都有这样的体会,即使用“套餐”后,不仅套餐内的流量很快用完,还产生了高额上网费。至于流量流到哪儿了,运营商则不管。还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是,流量月底清零。令人不解的是,中国移动香港4G资费不仅比内地便宜一半,剩余流量还可以卖掉,而在内地,曾经有消费者因为流量月底清零,把中国移动告上法庭。

    要想降低流量费,维护消费者权益,一方面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另一方面是完善对运营商的业绩考核。如果把消费者的满意度、投诉量作为考核三大运营商的重要指标,相信运营商会以消费者为核心去改变自己的服务,例如,月底流量不清零。毕竟,三大运营商还是央企,理应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再如,打破垄断也有利于降低流量费。虽然三大运营商之间存在竞争,但由于其他企业不能参与竞争,事实上是三大运营商联合垄断,这必然影响到运营商的服务价格和服务质量。还有律师指出,三大运营商按流量计费涉嫌协同垄断。如果有更多企业与三大运营商同台竞争,必然能倒逼流量资费下降。

    另外,由于监管乏力、消费者缺少相关知识,一些流量在无意、无奈的情况下被“偷”走了,也造成消费者流量费增加,需要“对症下药”。还有,能否改变流量收费支付模式值得思考。北京邮电大学校长助理吕廷杰去年提出一个“反向收费”模式,即让各家程序开发企业支付流量费。如果由程序开发商支付一部分流量费,自然能降低消费者手机上网的综合成本。

    更重要的是,要扩大公共WiFi的覆盖范围,并强化网络安全保障。现在,一些地方的部分公共场所已经提供了免费WiFi,可为公众节省流量、降低费用,但信号不稳、安全缺乏保障、覆盖范围有限等问题也很突出。

    虽说降低流量费的“武器”不少,但关键还在于公共投入与市场竞争。既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是重要的公共服务”,惟有加大财政投入,信息基础设施才能支撑降资费、提网速。扩大公共WiFi覆盖范围和安全保障,同样需要公共投入。总之,提升信息消费急需市场竞争与公共投入“两轮驱动”。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