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清查15家高球场 5月15日前第一家或退出经营

    2015-03-18 00:48

    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称,有关球场退出的方案与会员补偿问题目前还没有上级通知,一旦有通知会第一时间传达到各会员手中。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欧阳凯 白亚静 发自深圳    

    ◎每经记者 欧阳凯 白亚静 发自深圳

    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以下简称聚豪球会)近日发布公告称,收到有关部门发来的退出通知,要求退出占用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等相关保护区域的土地,并按照规划恢复原状,退出工作要在2015年5月15日前完成。

    据了解,这也是自去年11月深圳市发改委发文以来,深圳宣布首家高尔夫球会退出。

    不过,3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目前该公司仍在正常营业。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称,有关球场退出的方案与会员补偿问题目前还没有上级通知,一旦有通知会第一时间传达到各会员手中。

    5月15日前完成退出

    聚豪球会称,之所以被要求退出,系因为国家关于水源保护区的法律法规发生了变化,目前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禁止建设和经营高尔夫球场。

    近日,聚豪球会表示,收到深圳市发展改革委、深圳市人居环境委与深圳市规划国土委联合发来的《关于深圳港中旅聚豪高尔夫球场的退出通知》,退出工作要在2015年5月15日前完成。

    资料显示,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有限公司是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香港中旅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也是香港四大驻港中资企业之一。聚豪球会于1999年3月20日正式开业,是内地最早开办的高尔夫球会之一。

    聚豪球会球场建在深圳宝安区西乡镇九围,占地3000余亩,位于铁岗水库西北角。而铁岗水库是深圳境内最大的水库,为深圳市重要的水源地,其中一级水源保护区面积22.97平方公里。

    水库原以防洪、农业灌溉为主,现已转轨为以城市防洪和城市供水为主,并成为东江水源工程末端调节水库之一,是深圳西部数百万居民正常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

    聚豪球会称,之所以被要求退出,系因为国家关于水源保护区的法律法规发生了变化,目前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禁止建设和经营高尔夫球场。“高尔夫是耗水大户,还有一定的农残问题。”中国旅游行业研究院分析师杨彦锋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集团公司正与深圳市政府积极协商关于球场退出的方案与补偿问题,尽最大努力,保障球会会员的权益。

    针对香港中旅的“补偿”一说,深圳市发改委方面表示,深圳此次是落实国家统一部署,并不认可“补偿”说法,具体的方案和情况,还要待5月15日期限后统一发布。“我们初三(2月21日)就开始营业,退出还早呢,之前说5月15日前,但目前暂时还没下定论,公司上面也没有正式通知。”聚豪球会工作人员表示。

    高球场建设难降温

    “高尔夫球场差不多隔三差五就要整治一次,国内可以数的高尔夫球场有400多接近到500家,有正规披件手续连十分之一不到。”杨彦锋向记者坦言。

    有业内人士表示,聚豪球会的退出与当前中央大力反腐的背景有关。今年1月,广东省委第三巡视组向深圳市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深圳高尔夫球场、练习场过多过滥,且违规违法问题多。

    实际上,当前深圳15家高尔夫球场已经全部纳入清查范围,其中包括聚豪高尔夫球场、观澜湖高尔夫球场等6家退出,退出原因均涉及占用水源保护区问题;沙河高尔夫球场、深圳高尔夫球场等9家面临整改。

    去年底,观澜湖高尔夫球场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要求退出经营的只是一个涉及水源保护区的分球场以及部分区域,该地块仍属于观澜湖高尔夫球场,整个观澜湖高尔夫球场不会受到影响。

    记者在该分球场外延看到,这片分球场仍处于经营状态,里面还有人在打球。而沙河高尔夫球场的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尚未听闻整改一事。

    过去几年,高尔夫球场项目的建设热潮并没有因为国家的相关禁令而停止。根据2013年度《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披露,从2009年到2013年,高尔夫设施数量净增长173家,年均增长10.6%,累计增幅达49.7%。“高尔夫球场差不多隔三差五就要整治一次,国内可以数的高尔夫球场有400多接近到500家,有正规披件手续连十分之一不到,这就是高尔夫的常态。”杨彦锋向记者坦言。

    按照要求,整改措施落实到位的球场,待国家出台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后,符合规定的要重新申请办理审批手续;在规定期限内未落实整改措施或在整改过程中发现隐瞒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球场,要予以取缔。

    《《《

    延伸阅读

    深圳高尔夫球场将走向何方?

    ◎每经记者 白亚静 欧阳凯 发自深圳

    关于高尔夫及高尔夫球场的争议由来已久。

    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认为,高尔夫球场与社会大众之间的矛盾在于,外界将高尔夫球场视作“富人俱乐部”。他认为,随着深圳高尔夫运动人群的增加,这项运动也有了向普通消费者过渡的迹象和条件。

    高球会将变身体育公园?

    今年2月17日,深圳高尔夫俱乐部30年用地许可到期。据媒体报道,按照规定,深圳市规土委已于2月初已发通知请对方配合。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号称中国最早的高尔夫球会,占地面积达136万平方米。该块土地的使用期限为30年,属于政府无偿行政划拨用地。

    高尔夫俱乐部的地位位置极其优越,位于深圳市中心区——香蜜湖片区,与其北面同样处在开发程度较低的香蜜湖度假村一样,被视作城市的绿化隔离带和通风走廊。

    此前,深圳规土委方面一直没有明确表示是否会到期收回该地块。去年12月,深圳规土委一副处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地块是否到期收回还要综合考虑,不过政府正在符合合同及法律的情况下,为到期收回做提前预案。

    不过,球场内部一些员工则对记者表示,尚未收到公司方面对是否继续经营或者他们是否需要离职的通知。

    据上述深圳规土委副处长介绍,若收回,关于俱乐部的去向,目前大致思路是保留生态用地,可能会改作体育公园。

    记者3月2日从深圳高尔夫俱乐部获悉,目前俱乐部仍在正常营业。工作人员称,虽然土地使用权已到期,但尚未接到其他正式通知。

    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马宗仁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称,球场为合资背景,当年划地建设主要是为招商引资。

    不过,随着深圳产业升级转型,高球场已逐渐失去其招商引资的意义。

    荒地开发成治理新思路

    中商产业研究院地产研究员王胜亚认为,政府推动高尔夫球场建设的理由不外乎发展经济、提升城市形象等理由。不过,如今看来,地处城市中心的高尔夫俱乐部,在税收贡献上难以同旁边CBD里的金融大鳄相较;在高尔夫球场扎堆的深圳,品牌号召力也较弱。

    马宗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时下国内的高尔夫球场选址、设计、维护很混乱。高尔夫球场完全可以建于荒地,避免占用耕地,也可以通过“目标型设计”以及选用抗旱草坪等技术手段,规避水资源消耗或者农药过度使用。

    但宋丁也表示,深圳现有的球场一开始都是仿照国外建起来的,别墅是标配,强调高端商务,如果突然开放,和原有的设施或者高端商务资源必然会产生矛盾。但推行公共球场模式对城市有较高要求,就目前而言,只有在深圳等有拥有大量高尔夫运动人群的一线城市才有可能。

    中国旅游研究院行业分析师杨彦锋告诉记者,高尔夫球场主要问题是违规建设、乱占耕地、耗水量大和农场污染。

    马宗仁向记者介绍了美国的成熟模式,高尔夫球场可以在荒山、荒地、沙滩等非耕地选址,挖掘其内在价值,因地制宜进行设计,只在目标区域种植抗旱型草坪,这套模式可有效降低60%的用水量和农药。

    马宗仁表示,从美国的模式来看,高尔夫球场完全可以设计得很环保,不必抽用地下水,农药污染等问题也可以用活性炭等技术手段解决。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