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资本扩张“造梦”传媒帝国

    2014-03-21 00:41

    在华谊兄弟成立20周年之际,同时也是《成都商报》成立20周年之际,王中军做客《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演讲,讲述华谊的成长故事。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牟璇 张世豪    

    每经记者 牟璇

    王中军,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内地电影界、娱乐界巨头。从《手机》到《非诚勿扰》、从《可可西里》到《夜宴》……自称对电影是外行的王中军,一手打造了国内第一家创业板上市的民营影视制作公司。

    在资本市场上,作为创业板第一批28家上市的企业,被冠以影视第一股的明星光环,华谊兄弟(300027,SZ)无疑是一张较为新鲜的面孔,如今作为上市公司也不过短短4个年头。不过,华谊兄弟充分利用了资本市场的融资平台,大踏步进行资本扩张:收购掌趣科技股权并获得数十倍的财务收益,收购银汉科技进一步巩固手游地位,拓展实景娱乐建设主题公园,牵手张国立旗下公司夯实影视剧制作领域……

    如今,华谊兄弟已经从一家单一的影视制作公司逐渐成长成为一个涉及电影、电视剧、游戏、主题公园的大型传媒帝国。

    在这背后,作为掌门人的王中军,无疑扮演着关键角色。

    在华谊兄弟成立20周年之际,同时也是《成都商报》成立20周年之际,王中军做客《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演讲,为在场的所有读者讲述华谊兄弟20年的成长故事。

    昨日(3月20日)下午,在成都东郊记忆演艺中心的演讲台上,王中军用他诙谐幽默的语言,以及丰富的生活案例,给读者带来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演讲。从陶醉自己,到为大众造梦;从华谊兄弟刚刚成立,到成长为市值一度超过500亿元的上市公司……作为国内最优秀影视类企业的董事长,王中军的每一个想法和落实,都大大推进了公司的发展。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及《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时,王中军回忆起了公司上市4年来的数次并购扩张。他觉得,他走的每一步整合都不是所谓的冒险,而是有十足把握的。“我们所有的整合其实是已经看到了,没有哪个板块做得很失败。比如游戏的转型、实景娱乐的转型,都是引领潮流的。2009年上市开始就在探索互联网游戏,掌趣科技最高300亿元的市值,对公司的利润起到了非常大的支持。”

    与此同时,在电影本业,华谊兄弟也在不断地寻求更好的合作,与华纳影业前总裁JeffRobinov组建Studio8制片厂,就是华谊兄弟迈入好莱坞的重要布局。王中军在演讲中提到:“2013年是华谊兄弟的整合年,通过收购兼并进一步扩张了业务领域。而2014年、2015年是华谊兄弟国际化的两年,如何使中国电影走向全球,是我一直思考和努力的事情。”

    电影本是造梦的机器,20年来,王中军用他出品的电影为观众制造了无数梦境,但他却一直站在幕后。昨日,《每日经济新闻》及《成都商报》记者对王中军进行专访,他讲述了自己从事电影这个“造梦”行业20年的经历,以及他自己的“梦”——通过资本扩张缔造传媒帝国之梦。

    《《《

    人 物 对 话

    电影大佬的大娱乐观:“只赚票房我觉得亏了”

    每经记者 牟璇 张世豪

    华谊兄弟2013年业绩快报日前出炉,6.7亿元左右的净利润又一次让华谊站在了同行的前面。而这一数字在4年前刚上市时,还仅为8000万元。那么,这一传媒帝国到底是如何打造的?对于未来,华谊又有何判断?

    昨日(3月20日)上午,王中军在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的专访。

    拓展国际电影板块

    NBD:我们今年听到比较多的就是华谊兄弟的电影国际化,这方面有什么样新的打算?

    王中军:华谊兄弟电影国际化是我们比较期待和希望做的布局,希望把电影板块未来做成两大板块,国内华语电影市场是主业,相对比较稳定。但是我期待把华谊兄弟做得越来越大,所以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把华谊兄弟拓展到国际电影板块。

    我们跟华纳影业前总裁JeffRobinov组建了一家新的电影制片厂,叫Studio8制片厂。JeffRobinov在好莱坞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管理人员,也是大制片人。我自己从事了十几年的电影,电影市场的规律是,有人、有市场,就能做好。我对JeffRobinov有很高的期待和合作欲望,他和美国一线好莱坞创作人员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Studio8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制片厂,从研发、制作、发行,整个产业链的总裁一把手,加上全球非常好的发行商合作这家公司,所以会有很大的影响力。

    我觉得华谊兄弟在这里面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投资人和发起人之一。公司公告披露华谊拟与公司另行确定的其他投资人共同组成 “华谊兄弟投资方”作为一个投资主体,合计向美国Studio8公司投资1.2亿至1.5亿美元。除此之外,我们还将负责Studio8出品的所有电影在大中华地区的发行。

    《华尔街日报》对我们此次的投资评价是一次中国最大规模、最有战略眼光的电影投资,当然了,他们也对我们前面两三部影片可能出现票房不达预期有质疑。不过我认为,几家合作投资人都不是小作坊,电影公司也不是看一部两部,一定要看五年后我们在全球市场上是什么地位。几个月前我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如果2015、2016年以后,华谊在财报上不仅仅体现为几十亿元的票房,假设还能够有几亿美元的海外市场,这个可能对一家以电影为核心的上市公司来讲是很重要的一步棋。

    NBD:华谊电影国际化以后对国内的投资会不会减少?

    王中军:我觉得不太可能。根据公司业绩快报,2013年的税后净利是6.7亿元。2009年上市的时候只有8000多万元的利润,四年过去了,我们给投资者交出了非常好的一个成绩,这期间,华谊净利几乎翻了8倍。我觉得这跟品牌建设和布局有很大的关系。

    华谊兄弟2014、2015年提出电影国际化的概念,我去年为什么说2013年是整合年,一是A股市场,IPO停了1年多,给这些有资本平台的公司带来了整合机会。所以我们去年确实是马不停蹄地看公司布局,做了三四个投资和并购,所以对于2013年整合年的布局我认为是成功的。

    我们会继续整合电视剧板块,继续向互联网游戏发展,使我们2014年在这块能有更坚实的收入支撑。所谓整合年,不是说2014年就不整合,我觉得总要给自己一个任务要求,所以我给自己提出的2014、2015年的战略就是华谊电影的国际化。

    我所有整合都没有冒险

    NBD:华谊兄弟上市这4年来,做了很多资本扩张,你内心深处对风险是怎么考虑的?对于华谊兄弟今天的成绩,你是否满意?

    王中军:我觉得所有的整合都没有冒险,没有哪个板块做得很失败。比如游戏的转型、实景娱乐的转型,都是引领潮流的。2009年上市伊始,我们就在探索互联网游戏,现在事实证明我们非常成功,掌趣科技最高300亿元的市值,对公司的利润是非常大的支持。

    现在大家都在并购手游,是华谊引领了这个潮流。华谊兄弟描述自己是电影、电视、艺人经纪的时候,每家公司都在做电影、电视、艺人经纪。华谊转型,开始有游戏的时候,其他公司也开始做电影和游戏。当初财经媒体和同行对我们也有很大的质疑,说这两个产品不能搭界,其实现在证明非常搭界。游戏开发者就像导演描述故事,用美术、故事将游戏带给市场消费者。

    此外,我不认为游戏市场有泡沫。我觉得游戏跟电影一样,华谊有游戏和电影两大引擎,这使华谊的安全性得到了极大提高。原来有人质疑说华谊电影卖得不好怎么办?现在市场证实了我们的能力。

    当然我觉得华谊肯定是和2009年上市时不一样了,我从上市那天就给我们公司的高管提出来,从上市的第一天我们的目标就不再只是一家优秀的电影公司。如果华谊只拍电影可能就不是今天的华谊,也成就不了今天的传媒帝国。迪士尼如果只做动画片,一定不是今天的迪士尼,所以华谊有很多榜样,无论迪士尼还是华纳,都是我们的榜样。

    我自己还是觉得我们没有太多风险,我们投资掌趣,当时只投资了1.5亿元,没有投资成功对华谊有致命的伤害吗?没有。但是我们得来了几十亿元的利润,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我们继续并购银汉,大家说他们的公司都是好公司,《时空猎人》一直往上走,它第二款不成功怎么办,《神魔》又这么好,月流水几千万元。

    我觉得运气固然重要,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判断,我觉得我做企业这么多年,虽然我自己说我是一个艺术家,我觉得我对企业管理者是有基本判断的,就是他这个人的感觉气场是不是能够做成,这其实是能看出来的。

    之前,没有人知道掌趣科技这个公司,华谊一投,迅速走入资本市场,迅速上市,我们起了很大作用。银汉在游戏圈很有名,但老百姓没有人知道这个公司,甚至《时空猎人》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华谊投资银汉,《时空猎人》的月流水马上就上升,这就是潜移默化的品牌价值。

    华谊兄弟这四个字非常好,我们全部的产业链、全部的产品都是要围绕这四个字,就是怎么把这四个字打造得更有价值。我觉得华谊兄弟所有行为都是品牌建设,我们并购当中就看到了品牌的价值,会给对方带来1+1>2的效果,这就是转型。

    在实景娱乐方面,华谊兄弟也是大胆地第一个走出来的,我们打造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在苏州,我们有狄仁杰区、有集结号区,我们也可以做一个人们可以玩的电影基地,这也是华谊在实景娱乐的转型。

    比如冯小刚导演的戏可以做出旅游小镇,海口的旅游人气第一次超过三亚,原因就是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因为这一个旅游点的爆发,这就是价值。春节7天冯小刚电影公社有12万游客,并且我们只是开了1/4,还不是正式开街。所以我觉得我们对实景娱乐转型很有信心。

    我春节在三亚度假,邀请了柳传志等十几个在那里的企业家,我说你们一块去看看。我们到那里,车真是停在几公里之外,进去以后简直就像是威尼斯的小街道,我觉得电影的魅力出来了,包括柳总他们还是感到很高兴的。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娱乐公司转型文化旅游是如此迅速和独特。我记得柳总的女儿说,王总你这儿太适合带小孩来了,像一个建筑博物馆,像电影博物馆。我可以让你们看几张手机照片,我自己拿手机拍的,我觉得我自己都很期待,所以我对实景娱乐转型很有信心。

    你刚才说的风险,我觉得没有风险,为什么?就是品牌的力量。我们华谊兄弟到海南合作,就证明华谊兄弟站在这个位置,可以跟观澜湖这样大的公司对接,这就是品牌的力量。

    NBD:前年我去过观澜湖,华谊是如何运作的?

    王中军:什么叫电影公社,就是一个旅游小镇,像丽江古镇,就是天然的古镇。华谊兄弟用电影世界做了一个类似丽江古镇的电影小镇,是电影改编的小镇,未来持续盈利能力也非常强。它是一个轻资产,我们靠品牌输出,知识产权输出,在里边有专业的运营,我们在财务运营几乎是零风险。

    品牌价值最大化

    NBD:未来华谊会发展成什么样的模式?你觉得迪士尼模式或者是华纳兄弟的模式是否适合华谊兄弟?

    王中军:毕竟是不同时期的公司,迪士尼是100年的公司,它走的路有多坎坷你也没有看到,你只是看到了今天的迪士尼。你刚才说未来市场我们会怎么样?现在新的业态越来越多,迪士尼创业的时候,没有互联网的概念,现在有互联网概念,有新媒体价值等等,华谊兄弟可能是不一样的“迪士尼”,但就是大娱乐的概念。

    NBD:还会考虑其他各方面的并购吗?

    王中军:目前的布局已经比较完善了,有电影、电视剧、音乐、艺人、游戏,还有电视节目、综艺节目。

    NBD:有没有考虑视频网站?

    王中军:视频现在一直没有找到赚钱的办法,我们只是卖版权了。渠道建设在中国对民营公司还是有门槛。我们在电影院建设上比较传统,未来会不会做出更独特的数字型的家庭电影院,这些还在调研。两年前我们投资了GDC,这是一个数字电影研发的技术性公司。我们投资这个公司的目标是什么?很有可能我们会在基础上研发出一种家庭影院、家庭院线的概念。

    NBD:实景娱乐概念是怎样考虑和布局的呢?

    王中军:中国游客多,在海南成功,在成都一定能够成功;在成都成功,在苏州一定成功。

    我觉得新媒体可能是我们未来非常重要的板块,就是互联网娱乐,我们有布局,一帮年轻人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40多个人。我们现在可能不赚钱,但是我们要做到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一定要支持这个小团队。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听到有人说,咦?华谊的这个板块突然就蛮强了。当然我们不会太扩张去跨行业,比如说突然去卖药,我觉得这个事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你说卖衣服有可能吗,我觉得完全有可能。将来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好,某个运动品牌带着华谊的色彩,这绝对不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所有的整合并购不会离开娱乐两个字,就是一定会做和大家娱乐消费有关联的产品。

    NBD:感觉华谊兄弟的理念就是最大化这个品牌。

    王中军:就是品牌最大化,一个拍得那么好的电影,只赚票房我觉得亏了。比如《狄仁杰》在中国是非常好的系列电影,我们会继续拍下去。狄仁杰也是中国的文化,可以延伸成主题公园,也可以复制成旅游小镇。

    NBD:华谊是上市公司,同时也是娱乐公司,上市公司面临着公众投资者的各种声音和质疑,以及疑问。你如何站在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领导者的角度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的呢?

    王中军:我现在接受采访就要谨慎很多,我首先要考虑信息披露违不违规,可能有的时候说话说多了触犯了某一些规定。像你刚刚说这个国际化,我只能说我们已经披露的内容,我大概再加了一点细节给你描述一下,我不敢说得更多。所以这个就是你刚才说的,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我说话的时候稍微有点谨慎,没有那么放得开。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