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儿童、 公平教育与人力资本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07-11 11:15

    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经费是一种人力资本投资。而人力资本投资一般来自国家、家庭和企业及其他社会组织。公共财政的人力资本投资之第一要义就是公平。

    陈宪(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执行院长)

    最近一篇《成长之困:四千万贫困儿童调查》显示,在营养健康、疾病防控、教育资源等方面,农村贫困儿童与城市儿童的差距仍在扩大,而教育失衡是主因之一。而且持续的教育失衡将导致贫困固化,这是最为令人忧虑的。

    公共教育经费的均等化和财政转移支付是纾缓教育失衡的主要手段。那么,现阶段最可能改善教育失衡的教育投入在地区间的状况又如何呢?2012年末,教育部等发布的《2011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简称《公告》),给出了目前各级教育生均经费在地区间的结构情况。从中不难发现,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的最高值/最低值的倍数约在5-8倍,最高值/全国平均值的倍数约在3-5倍;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预算公用经费的最高值/最低值的倍数约在7-19倍,最高值/全国平均值的倍数约在4-8倍(上述最高值都为北京)。显然,这些倍数都过大了。

    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经费是一种人力资本投资。而人力资本投资一般来自国家、家庭和企业及其他社会组织。公共财政的人力资本投资之第一要义就是公平。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要“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教育公平,既是权利公平,也是机会公平,并需规则公平加以保证。在基本公共服务或社会公平的保障体系中,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是最基本的要素。然而,现状令人堪忧。

    如果说非义务教育(普通高中以上)生均经费在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间存在一定的差距尚可理解,那么,义务教育(普通小学和普通初中)生均经费的最高值与最低值的倍数(6.76,6.25),均大于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等学校(4.94,5.83),这不是用地区间发展水平差异能解释的。

    《公告》中一数据有力说明这一差距的产生原因。如2011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3268.59亿元占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公共财政预算教育拨款的19.5%,反映教育职能主要由地方政府承担。在中国经济发展存在较大地区间差距格局下,若公共服务的财政体制无实质性改革,义务教育,乃至教育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就将在很长时间是一个理想。因为财力均等化不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充分条件,但却是必要条件,即没有财力均等化肯定没有公共服务均等化。因此,为了实现教育公共服务均等化,现行公共财政拨款体制,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以及公共财政预算标准化管理等,有着很大的改革和完善空间。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Ko墨菲指出:“当今社会,决定人们之间贫富差距的第一位原因,是由知识累积所形成的人力资本,而不是对物质资本的占有。”这一结论的形成,与促进现代经济增长的主因已从物质资本转变为人力资本有关。

    由此表明,在现代社会,机会公平的重要性超过结果公平,而且,机会公平的内涵已从市场竞争环境公平,扩展到获取人力资本价值公平,后者的意义已经开始超过前者。因此,当前必须通过深化财税体制、转移支付等相关改革,从根本上解决这一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问题,使四千万贫困儿童的受教育状况得到根本改善,使他们成为现代经济增长的人力资本要素,避免收入分配差距固化。

    原文链接 :http://epaper.21cbh.com/html/2013-07/11/content_70668.htm?div=-1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