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何以主导西方世界

    每经智库 2013-04-08 11:32

    美国在历史上犯过许多错误、发生过许多危机和灾难,但都能凭借“美国精神”的引导作用和“权力制衡”机制的保障功能峰回路转、转危为安。

    每经编辑 赵庆

    美国在历史上犯过许多错误、发生过许多危机和灾难,但都能凭借“美国精神”的引导作用和“权力制衡”机制的保障功能峰回路转、转危为安。我们不禁会问,美国的制度体系究竟是怎样运转的?如果我们单单研读经济而撇开制度体系,其结果必然是有失偏颇的。于是,了解决定美国经济利益的制度体系便成了必要。

    众所周知,经济总是与政治息息相关。事实上,当今的世界格局和游戏规则,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建立并维护的,其为此组建的各种机构包括联合国、国际红十字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

    这些组织的活动细则、规章制度和法律,以及跨越国界的控制权,似乎都为各国量身订制了标签。对这样一个世界格局,大多数受摆布的国家无可奈何地认可了,它们参与游戏并遵守这种规则。但有一小部分国家并不甘心,于是便被孤立在这样的世界格局之外。

    美国何以有此能量,跃居为超级大国主导西方世界。对于这点,1864年11月,马克思和57名人士代表国际工人协会中央委员会,在祝贺林肯连任美国总统的信中赞扬说,美国是最先成立民主共和国、最先颁布“人权宣言”的国家,并且“从美国这场轰轰烈烈的(反奴隶制)决斗一开始,欧洲的工人就本能地预感到,星条旗帜的命运也就是他们的命运。”

    美国《纽约时报》评论家汤麦斯·弗里德曼如此写道:“美国成功的秘密不在于华尔街和硅谷,不在于空军和海军,不在于言论自由,也不在于自由市场。真正的秘密在于长盛不衰的法治,及其背后的制度体系……”

    然而,正如美国日裔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美式民主教不了中国什么》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样,“如果政府内部出现分裂,且无力治理国家,那么它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模式”。比如,“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领导的全球反恐斗争,在毫无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运用“先发制人”的手段公开谴责和施压“流氓国家”,就存在法理上和程序上的严重缺陷。尤其是2003年3月,美国未经联合国授权便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肆无忌惮地行使自己的支配权力,无视国际行为准则,瓦解了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引发了新一轮的反美主义。

    近三十年来,美国华尔街的金融证券化取代了实体经济,这一本末倒置的结果,制造了外表华丽而脆弱的金融体系,实际上是一个金融毒瘤,毒素已然侵蚀个人、社会和整个世界;美元也已堕落为美国以纸上财富向各国换取实际经济资源的特权,而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的史无前例的金融海啸,至今暗潮汹涌。

    美国历史上犯过许多错误、发生过许多危机和灾难,都能凭借“美国精神”的引导作用和“权力制衡”机制的保障功能,显现强大的自我救赎能力、自我反思能力和自我纠错能力,不仅峰回路转、转危为安,而且还更胜于往昔。但是,今天的情形却不容乐观了。

    我们不禁会问,美国的制度体系究竟是怎样运转的?政府的政令又是怎样付诸实施的?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我们单单研读经济而撇开制度体系,其结果必然是有失偏颇的。于是,了解决定美国经济利益的制度体系便成了必要。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没有帝王的共和国。美国宪法规定了: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权力制衡体制,联邦政府由国会、总统和联邦法院分掌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在这个制度架构设计中:总统由民选产生,每四年一任,拥有军事统帅权和外交权。

    四年前,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44任总统,是第一个担任该职位的非裔美国人。而非裔美国人在1965年之前,甚至还没有选举权。一个没有什么背景和靠山的孩子,全凭自己的努力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难怪奥巴马的竞选对手、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在败选感言中说,是美国给了每个人机会,并承认奥巴马的当选开创了历史。

    然而走到今天,美国黑人用了一个多世纪。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里,曾经有过最惨痛的种族歧视。尤其是1869年,美国宪法第15修正案规定,禁止政府以“种族、肤色、或以前是奴隶”(性别不在禁止范围内)为由,剥夺公民的投票权(这一修正案主要是授予美国黑人男性选举权)。

    也正是修正法案通过的1869年,标志着限制美国黑人自由的州政府法律--“黑代码”(“Black Codes”),也开始实施了,内容包括:要求黑人在行使投票权时,必须强制执行读写测试、支付人头税,以及遭受暴力威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黑人参加作战,军队中取消了种族隔离制度,这一事实推动了国内黑人争取民权的运动。民权运动发展到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掀起了一场种族对抗的大骚乱。尽管那时林肯签署的《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已近百年,黑人早已不是奴隶,但是在很多方面依然饱受歧视。特别是在美国南方地区,种族隔离相当普遍,黑人实际上很难行使选举权。比如,在密西西比州的阿弥特县(Amite County,Mississippi),由于受到暴力威胁,5000个有资格参与投票的黑人选民,只有一人登记投票,在沃索尔县(Walthall County)甚至没有一个黑人投票。

    面对黑人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美国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扮演了什么角色呢?预知详情,敬请阅读下篇。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