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投回落 下半年民营投资成“带头大哥”?

    2011-07-29 01:18

    对话记者  

    胡健  张敏对话嘉宾祝宝良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陈国强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刘煜辉  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话题缘起  我国宏观经济半年报交出了不俗成绩单,固定资产投资以25.6%的较快增速,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领头羊”。其中,建筑业上半年的成绩单很优异:总产值达43111亿元,同比增长26.1%;房屋建筑施工面积达57.1亿平方米,同比增长25.5%。业内专家认为,建筑业取得的良好业绩,主要得益于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和房地产投资较快的增速。

        上半年,房地产是拉动投资的“火车头”,然而,随着调控的深入,房地产能否保持较快的投资增速?有哪些因素会影响我国投资增长?我国投资积累的结构性矛盾都包含哪些?带着上述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专访了三位经济学家。

    固定资产投资将趋缓  NBD: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24567亿元,同比增长25.6%,投资成为三驾马车中最大的驱动力,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煜辉:这是“中国模式”的延续,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得到强化。事实证明,投资也确实使得中国经济没有陷入到金融危机的泥潭之中,无论是4万亿的公共投资,还是几十万亿的信贷投资,都会产生一系列的后续效应,未来还是会延续这一模式。

        NBD:投资在接下来的半年之中能否延续强势增长劲头?

        祝宝良:单从投资看,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6%,增速还是较高的,特别是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迅猛,下半年这一速度将有所放缓,预计增速将在25%以下,全年增速保持在24%~25%。

        紧缩政策的目的就是为了抑制投资。当前,政策紧缩的预期没有改变,这意味着投资增幅不会大幅度提升。接下来,商业房地产投资可能会率先放缓。虽然相关方面普遍认为,在“十二五”开局之年,地方投资的冲动比较强劲,但由于资金紧缺,会抑制地方投资的冲动。

        上半年投资增长,很大一部分就是房地产投资加快,但是你只看这个数据可能会被误导,现在房地产投资加快,原因是前两年我们放宽了对房地产投资需求的限制,从2009年七八月份开始,土地的购置面积和房地产的开工面积大幅度增加,到现在正好形成投资高峰。

        NBD:阻碍投资的反作用力还有哪些?

        祝宝良:前期高频操作的紧缩性政策效果进一步显现,导致固定资产投资资金、特别是来自信贷的资金不断趋紧,会对投资形成一定制约。

        另外,目前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日益凸显,民间借贷成本不断攀升,将对民间投资增长形成压力;与此同时,政府投资力度减弱,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长持续乏力。

        NBD:总体而言,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所占的比重有多大?还能否像以往那样,继续成为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推动力?

        陈国强:从历年来看,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所占的比重约在20%左右,是固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增速可以保证的前提下,如果其他方面的投资放缓,那么房地产投资的作用将愈加凸显。

        从今年的情况看,我认为楼市调控对房地产投资的影响并不大。但不同的城市情况会大不一样。以北京为例,作为热点城市,北京的房地产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长期维持在50%左右,有时甚至达到60%。

        在今年严厉的限购政策作用下,北京的房地产投资和固投都将受到较大影响。非热点城市的情况稍好,但需要关注的是,在商品房投资退却、地方财政支出紧张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想方设法扩大收益较低的保障房投资规模。

    房地产投资维持高速  NBD: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26250亿元,同比增长32.9%。自2009年6月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速度已连续25个月超过固定资产投资速度,保持高速增长。房地产投资未来还能保持这样的增速吗?

        陈国强:我认为没问题。在房地产投资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其投资结构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一方面,受严厉调控政策的影响,商品房的投资热情不断降温;另一方面,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保障房投资正在快速增长。从北京的数据看,上半年政策性住房投资就增长了2.3倍。

        虽然今年遭遇强力的房地产调控,但在这种对冲作用下,整个房地产投资仍将保持较高的增速。我认为,全年的房地产投资增速仍将保持在30%左右的高水平,继续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祝宝良:预期下半年物价形势较上半年将有所回落,且有保有压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对保障房建设、中小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给予一定支持;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建设必须在今年11月底之前开工,年内建成400万套,下半年保障性住房建设任务仍然较重,这将对投资增长形成支持。

        NBD:本月中旬,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房价上涨过快的二三线城市也要限购。他还强调,坚持房地产调控不放松。这是一个从严从紧的政策信号,会不会对未来的投资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陈国强:这确实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们先从商品房投资上看,在从严的政策压力下,今年的商品房投资即使不至于回落,但增速势必继续放缓。

        问题在于保障房投资。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保障房已新开工500万套,完成全年任务的50%,这是一个不小的比例。房地产投资是有惯性的,一旦开工,后期势必要持续追加投资。所以,如果上述数据是确凿的话,今年下半年的保障房投资很可能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NBD:按照规定,保障房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也就是说,在完成开工手续后,未来还将追加最多80%的资金量,才能确保项目完工。

        陈国强:是的,下半年的保障房新增投资额,正是这部分追加投资。另外不可忽略的一点是,伴随着保障房项目的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和商业配套建设也会启动,这部分投资额同样可观。

    结构性问题依然待解  NBD:投资在总量上看依然增势很猛,结构上有没有一些优化呢?

        祝宝良:有人担心中国经济“硬着陆”,主要是怕政府投资退出,民间投资跟不上去。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医药行业、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产业等投资增长速度很快,而且投资主体大部分是民营企业,而不是大的央企或国企,这说明民间的投资动力在增强,内生性经济增长动力在孕育,这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下半年投资增速可能会继续回落,企业利润增速也会回落,经济增速也自然会随之回落,在政策累积效应下,经济增速回落幅度可能会比上半年略大一些,但不必过于担心。

        NBD:现在有哪些问题急需解决?

        刘煜辉:需要依靠中国经济特有的行政优势,限制一下政府项目的投资进度和规模。

        如果公共部门能够让出部分资源,私人部门就能实质性获得更多的资源和自由空间,这对就业市场是非常正向的事。随着成本下降,私人部门产出改善,反转过来又能减小政府投资减速的冲击。速度掉一点不要紧的,就业面和未来中长期预期变好,大家都满意。

        NBD:刘老师,您好像一直对政府公共投资的积极作用有不同看法,这主要是为什么?

        刘煜辉:总是想利用政府投资(包括保障房建设)来平滑实体经济疲弱,会使经济陷入一种很“闷”的状态。

        而且,治理当下中国通胀的关键在于抑制货币创造,而抑制货币创造的关键在于约束公共投资的扩张。

        如果继续采取大规模政府投资的扩张计划,如建数万公里的高铁,数千万套保障房,再来一个4万亿水利的建设,加上地方政府“十二五”规划还有十几万亿的发展新兴战略产业投资;另一方面又要控制银行贷款和通货膨胀,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结束语:“钱袋子”收紧,房地产紧箍咒未松,固定资产投资在此背景下很难有跨越式的发展,下半年很可能步伐有所放缓,但由于民营投资正逐步成为主导力量,我国投资结构也正在优化中。从目前来看,如何抑制公共投资等问题依然是待解的结构性难题。谢谢大家。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广州:020-89660257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