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你的尘,我是我的土

    每日经济新闻 2010-11-12 19:20

      那天晚上,坐在北大古香古色的院子里,听一个人的故事。
       
      他说,12年前,小学三年级文化的他,一直想超越自己,想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他制定了一个计划:10年走遍全中国。
      
      他少年时代失去双亲,跟着长他13岁的姐姐过活。长姐如母,心疼他,泪流满面,苦口婆心,试图能留住他守在那个已经可以安定生活的地方。
      
      他卖掉房子,辞别姐姐,上路了。
      
      2008那年,他徒步穿越了死亡之湖——罗布泊,整整10年,他完成了走遍全中国的梦想,他把它称为事业。
      
      走出罗布泊,踏出死亡地带那一刻,面向埋葬着父母的遥远家乡的方向,他长跪不起,浊泪横流……
      
      10年间,他多次经历了死亡的威胁。因为饥饿,他吃了一肚子树叶,因为饥饿,他活削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蛇,生吃进肚,进嘴的那一刻,蛇肉在跳动。那一刻,他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食物,那一刻,他觉得对不起一直热爱着的动物界,对着蛇肉,他流泪了,但是,他想首先他要活下来。
      
      那一刻,我哭了。
      
      我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我也在试图超越自己,我也试图寻找解决人生困惑的途径,但是,我能否如他?
      
      多年前,余纯顺的故事被人们深深记得。最终,他的墓碑被树在那个留住他生命的罗布泊。他说,这个男人的故事让他有了走罗布泊的决定。

      出发时的媒体追捧、众人不解到逐步被众人认识,多年前的被认为的哗众取宠,现在他谦卑到骨子里。他对着小他很多岁的人右手放在胸前深深地鞠躬,他说“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我这么笨的一个人”,他说长年在路上,“我经常跟自己唱歌,我唱首歌吧。”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

      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这样飘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

      终于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我才发觉

      哦~路过的人我早已忘记

      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

      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

      他说走到偏远的少数民族里,一位砍柴的妇女用生硬的但可以听得懂的话问他来自于哪里。他说哈尔滨,妇女问,哈尔滨是哪个国家?他又说黑龙江,对方又问,黑龙江是哪个国家?他只能说,北京。妇女终于懂了,那个有天安门的地方,每天电视里都会放出来。妇女认为他定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当场决定将女儿嫁给他。他说,他不能停下来,但是他解释不了。他走了。若干年后,回想起这一段,他说,少数民族的朋友特淳朴,也许那个姑娘还在等他,虽然素昧蒙面。

      他路遇痴情姑娘的绣球,他说“爱情一旦来了,挡都挡不住……”

      面对泸沽湖女孩深夜守候在房门前,他说“忍了……”

      他叫雷殿生。他现在北京,他说他地无一垄,房无一间,他说他不穷。他成了家,娶了妻,他开了公司,办了展馆,那双别人赞助的耐克鞋,被磨破了很多洞,是展馆里必不可少的故事。他说那是他有生以来穿的最舒服最贵的鞋,“真软,一点都不硌脚”。他用最便宜的鞋行走了全中国,几块钱或者十几块钱。他说,希望人们来展馆看一看,不要钱。
      
      他因为偏远山区别人给买的过期饼干而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因为多年前别人善意的一夜借宿,一直交往到现在,开始帮助对方的孩子……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经历,人们说他变得平静得可怕。

      最终尘埃落定,你是你的尘,我是我的土。

      这也是一种人生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