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教育资源配置问题调查 名校超负荷运转

    新华网 2008-04-18 00:00

       (“新华视点”记者张晓晶、黄会清) 又是一年“小升初”,又是一年“中考”,择校大战再度打响。年复一年的择校热,导致部分名校的规模和班额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不堪承受之重,也给学校教育带来不少弊端。

      如何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不仅是眼下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教育改革的难点。

      名校:教室里挤得再摆不下一张凳子 

      一位家长向记者诉苦说,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学校,费尽周折找到一位领导“批条子”,可是那所学校校长领他到所有的教室参观以后说:“如果你还能在教室里摆下一张凳子,我就让你的孩子来上学。”这位家长的遭遇反映了当前城市中小学教育的一种现状:有名气的学校班额过大,人数过多。

      一个班级六七十名学生,一个年级十几个班,如今,这种“巨无霸”学校在许多城市都存在。面对家长和学生对优质教育的需求,部分名校压力越来越大。济南市一所著名初中,20年前只有18个班,现在发展到60个班,最多时一班有80多名学生,现在将近60人一班。由于校园太小,只好兴建分校。来自方方面面的择校生让这位校长苦恼不已。

      记者在北京、山东、宁夏等地采访发现,名校班额超标是一个常见的现象。我国中小学教室设计班额一般是45人,可是现在班额五六十人的十分普遍,七八十人的也不稀罕,有的还超过了百人。

      与名校超负荷运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普通学校正在承受着另一种痛苦:由于硬件不达标,软件不突出,陷入“薄弱-吃不饱-更薄弱”的恶性循环。不少这样的学校生源逐年减少,缺师少生,有的被合并。

      在济南市繁华街区有一所学校,过去被称为“百人小学”,因为全校只有98名学生,22名老师,后来与附近学校合并后也只有二三百人。按照济南市的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要就近划片入学。

      记者在这所学校片内小区采访,不少家长对记者说,这所学校条件太差了,只有一座破旧的教学楼,一个小操场,好老师也留不住。小区里有点本事的家长大都把孩子送进附近一所名校,实在没办法的才把孩子送进这所小学。

      弊端:活动空间小,学生限制多,老师负担重 

      记者在部分名校采访时发现,一间小小教室容纳了七八十名学生,教室里课桌从教室后墙一直摆到讲台前,教室后门都打不开。由于学生发育提前,个头较高,站在同学众多的教室里感觉直憋气。

      人满为患,活动空间明显不足,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班额超标对中小学教学模式带来的影响更为严重。宁夏一位小学班主任对记者说,学生太多,老师上课时特别强调规矩,学生听课时必须闭口、背手,发言要先举手,若未经允许脱口而出,多半要挨批评。

      有的老师为了追求整齐划一的效果,连举哪只手、举手的高度和姿势,都作了严格规定。“如果让每一位同学都能做到随心所欲,张扬个性,就不可能有正常的一节课。”这位班主任说。

      一些家长反映,一个班的学生太多,老师的教学负担很重,于是一部分老师的责任被转嫁到学生或家长身上。比如学生作业批改不过来,就让学习好的学生帮助批改,有的老师还要求家长每天给孩子辅导功课、检查作业、签字。

      一位家长忧虑地说,当初千方百计为孩子选择了这所名校,实际上由于班里学生太多,老师只能重点关注“两头”的学生,也就是“尖子生”和“后进生”,根本顾不了大部分学生。

      曲阜师范大学心理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宋广文关注这个问题已久。他认为,大班制教育是一种规范化、模式化教育,这种教育只能用分数来衡量学生,学生只能在这种“无个性”的教育中成为“千篇一律”的人。如今欧美许多国家中小学法定班额人数为20人至30人。上课时,学生围坐于老师身旁,可以自由发言,气氛热烈而又民主。而我们的课堂上,绝大多数学生是被动听课,即使鼓足勇气举起手,也常常得不到发言机会。他认为,要培养出身心健康、富有创新精神的高素质人才,必须摒弃大班的教育模式。

      银川市教育局局长张晓沛认为,大班额现象不利于教育公平的实现。择校大战往往是学生家庭经济与社会关系的实力比拼。一些家庭拿不出昂贵的择校费,其子女被阻挡在优质教育门外。他认为,大班额现象影响了教育公平,背离了和谐社会应有之义。

      优质教育的趋势:小班制教学 

      家长和学生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旺盛需求,导致了择校风屡禁不止。一些名校即使班额一扩再扩,也满足不了社会需求。

      有关专家分析指出,所谓名校,除了硬件设施好以外,考分高、升学率高仍是吸引家长的主要原因。当前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学生都在向所谓升学率高的学校集中,造成名校班额过大。另一方面,部分学校为了弥补办学经费的不足,或给老师发放津贴、补助,存在招收择校生的谋利冲动。

      宋广文认为,小规模、高效益的小班化教育模式逐步成为教育发展的一种趋势。目前,实行小班制教学已成为发达国家基础教育的主流。美国联邦政府和20多个州的政府将降低班级人数定为教育政策。加拿大、英国教育界也呼吁缩减班级规模,日本也加入小班制改革的行列。

      近几年来,我国一些城市将教育均衡作为发展目标,通过名校跨区办学、联合办学、教师轮岗等方式,在一定区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择校之风的蔓延。随着教育投入的增加,一部分招生不足的普通学校条件也得到了改善,小班化教育逐步成为优质教育的重要标志,受到学生家长和社会的欢迎。

      济南市尹婷的女儿刚上一年级,在为女儿选择学校时她前思后想,最终没有选择众人趋之若鹜的名校,而是选择一所家门口的普通小学。她看中的就是这所小学的小班化教学方式,“因为学生少,老师可以有更多精力因材施教,孩子每天快快乐乐的,家长也很高兴。”尹婷对记者说。

      张晓沛说,解决大班额问题的根本途径是均衡发展教育,关键是政府方面要有所作为,不能再人为地扩大公办学校之间的差距。要取消公办学校的其他收费渠道,把政府资源包括优秀师资更多地向薄弱学校、经济落后地区倾斜。同时,各级人大和教育督导机构要加强对政府教育投入、公共资源配置的监督检查,对于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要追究主要领导人责任。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