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隆,富三代的“体面”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2-28 19:01
    详情>>

    这几天,恒隆传出新的“瘦身计划”:出售旗下位于香港佐敦、长沙湾、旺角等区域的四项物业,总市值约90亿港元。

    每经记者 林菁晶 陈梦妤    每经编辑 魏文艺    

    “六年的寒冬现已成为过去,我们知道春天早晚会回来,事实也是如此。”2018年3月,恒隆发布2017年全年业绩后,董事长陈启宗在长达上万字的“董事长致股东函”中如是说。

    一年过去了。

    期间,恒隆的业绩发生不少变化,但总体来说,“春天”并没有到来。以其公布的财报看,全年销售总额遭腰斩,为12.27亿港元,同比跌幅达64%;整体收入也呈现下滑,为94.08亿港元,同比下降16%。

    恒隆董事长陈启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片)

    “体面”生存之道

    这几天,恒隆又传出新的“瘦身计划”:出售旗下位于香港佐敦、长沙湾、旺角等区域的四项物业,总市值约90亿港元。

    “这些资产对恒隆而言并不是很重要,资产回报也不高。现在是一个不错的出售时机,可以趁早将其卖掉,变现成资金,转移到其他投资,对资产做优化。”恒隆方面对此回应道。

    这或许也解释了过去六年恒隆经历零售业低潮,租金涨幅不高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把这些“不够好”的资产转手后,其净负债率也能得到大幅降低。

    其实,恒隆的资产挪腾术在2012年就有所体现。

    当年,恒隆在香港出售两项非核心业务,即葵涌的红A中心及铜锣湾的柏景台商铺和停车位,共为其带来溢利2.2亿港元。也正是在那一年,恒隆分阶段投入逾20亿港元,用于改善及翻新香港及上海项目,其中香港项目占4亿港元,其余则用于上海两个大型广场。

    2017年,恒隆又以总价约28亿港元出售香港3个非核心区域商业物业,折价近三成。与此同时,又投入大量资金,对内地包括上海、天津、无锡、济南、沈阳等地的8座恒隆广场进行转型升级。

    只不过,从2018年租金收入上看,恒隆在内地城市的物业,除却上海的恒隆广场(收入15.54亿元)和港汇恒隆广场(收入8.03亿元)两个项目外,并没有亮眼表现。因此有业内人士评价,上海两个项目占内地租赁总收入的65.90%,恒隆这是患上了“上海依赖症”。

    但恒隆并没有因此放缓在内地其他城市的商业地产投资。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8年以107亿元拿下的杭州百井坊地块。其在财报中也透露,未来将在这幅优质地发展大型高端综合商业项目,包括世界级购物商场及办公楼,地面及以上楼面面积最高达约19.41万平方米,预计2024年分阶段落成。

    目前,恒隆还有5个项目正在筹建中,分别位于昆明、武汉、杭州、沈阳和无锡,投资总计311.86亿港元,涵盖商场、办公楼、酒店和服务式寓所。

    “房地产赚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是2018年陈启宗出席某论坛时的表态。但赚慢钱不意味着不赚钱,租金收入就是慢而稳定的钱。他还透露想在内地购入更多地块,扩展租赁组合。

    而真正不赚钱的项目都是要被卖掉的,这便是恒隆“体面”的生存之道。

    “富三代”的资本

    陈启宗可不是一般人物,他霸气到可以在集结一众主流内地开发商的地产论坛上喊出“香港房地产商不怕内地房企来港”,并傲气地表示“我们盖的房子要贵一点,但这也是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的”。

    陈启宗对自家业务向来自信,哪怕是在之前致股东的万字长信里,一边直陈“6年寒冬终结与管理层继任难题”,另一边将恒隆形容为“如此重视建筑物形态和外貌的购物商场发展商,实在寥寥可数”。

    甚至是在今年初的业绩会上,被问及恒隆的粤港澳大湾区布局,陈启宗表示否定:“大湾区一定会成功,但不同公司有不同策略,恒隆还是专注现有大城市的布局。”

    不同于白手起家的一些地产大佬,陈启宗的“傲慢”似乎更有资本,因为他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三代。

    1960年,陈启宗的父亲陈曾熙在香港一手创办恒隆,后者是与李嘉诚齐名的香港十大富豪之一。1986年,陈曾熙突然去世,但将40多亿港元财产以及家族掌舵权交给了其弟陈曾焘,这令陈启宗非常不满,一气之下远走美国,与弟弟陈乐宗另起炉灶,一起创办了如今的晨兴资本。

    不过,对外受制于香港的房地产行业危机,对内受限于恒隆的连年亏损,陈曾焘的家族业绩并不是很风光,他选择了主动让位,陈启宗正式接棒。

    笃信“房地产企业不可能去地产化”的陈启宗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管理层,并将集团的房地产业务转到内地。在家族企业盛行的香港,老股东是非常害怕创新求变的。果不其然,这一决定遭到了众多股东的反对。但陈启宗力排众议,执拗北上,首圈上海,并连下两宗重要地块,这成就了后来的恒隆广场。

    这一年,正是1992年。

    首秀成果很漂亮,陈启宗也很满意。作为上海第一家奢侈品广场,陈启宗多次为其站台,并表示,上海最早单月税收过亿的“月亿楼”,就是恒隆广场。

    有个性又有野心的陈启宗,事业版图必然不止于此,他的晨兴资本如今已稳稳占据创投界C位。

    而晨兴资本的成名作,当属2010年500万美元投资刚刚成立的小米,成为其当时的第二大股东。据Wind,目前晨兴资本持股小米10.8%,为其第三大股东。按小米目前的2843亿港元的市值计算,这笔500万美元的投资已经变成了300余亿港元。

    恒隆之于小米,媲美软银之于阿里。

    与所有家族企业一样,陈启宗也早早为自己退位后做了准备。

    2016年,陈启宗之子、80后陈文博被选为恒隆地产执行董事,走的也是一条“富家子弟体验生活”的路线。比如,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却还要被陈启宗调侃“骑自行车,你好奢侈”。他对两个儿子说得最多的是“你们不会从爸爸这里拿到一分钱,将来也是”,一如既往地传承节俭。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魏文艺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