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又出药品集采政策,《药神》里的“格列卫”需提高自负额度

    第一财经 2019-02-19 21:04

    如果不提高自负比例,很多贵价抗癌用药的使用量会突然暴增,很难避免滥用现象的发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救命药”原型格列卫药品名称是伊马替尼,在最新的上海药品集采政策中,该药品需要上调定额自负标准了。

    2月19日,上海阳光采购网发布了《关于本市做好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有关工作的通知》(沪医保价采〔2019〕3号,下称“《通知》”),探索医保支付与采购协同。

    《通知》指出,为逐步探索医保支付与采购协同机制,在保障质量和供应的基础上,上海市对通用名属于《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但价格高于中选价格的同通用名未中选药品(下称“价高药”),按照“价格适宜”原则在梯度降价或限价后挂网公开议价采购

    在此基础上,为引导患者形成合理的用药习惯,对“价高药”适当提高个人自负比例。上海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使用“价高药”的,药品自负比例提高10%(基本药物和医保甲类支付的药品)或20%(其他药品)。实行个人定额自负的抗癌药,适当上调定额自负标准。住院患者使用“价高药”的,统一按出院时新的自负比例结算。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使用同品种“价高药”个人提高的自负比例表格中,2017年进入上海市医保的抗肿瘤药吉非替尼和伊马替尼在列,需要调整定额自负标准

    吉非替尼是一种口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化学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2005年2月,阿斯利康原研药进入中国市场,商品名为易瑞沙,是国内肺癌靶向药物的“领头羊”。

    伊马替尼是一种小分子蛋白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主要用于治疗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慢性髓性白血病(Ph+CML)的慢性期、加速期或急变期,以及恶性胃肠道间质肿瘤(GIST)的成人患者。2002年,诺华的伊马替尼于进入中国市场,商品名为格列卫。2013年,江苏豪森的伊马替尼片上市,商品名为昕维。2014年,正大天晴的伊马替尼胶囊上市,商品名为格尼可。随后石药集团伊马替尼片上市,商品名为诺利宁。

    根据Insight数据库资料,格列卫所占份额高达80.29%,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而江苏豪森的昕维、正大天晴的格尼可、石药集团的诺利宁分别占据10.97%、8.53%、0.21%的市场份额。

    针对此次调整定额自负标准,医药行业分析师赵冰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如果不提高自负比例,很多贵价抗癌用药的使用量会突然暴增,很难避免滥用现象的发生。比如2018年上半年,“乳腺癌救命药”赫赛汀(曲妥珠单抗,一种分子靶向治疗药物)使用量暴增,卖到断货,其中就有滥用现象。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瞿依贤

    编辑:汤亚文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