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局长的“尬舞”!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11 16:05

    每经记者 秦风    每经编辑 刘琳    


    说起西安的电视问政,两年前那次印象尤为深刻——由于所辖区域环保问题突出,户县环保局主要领导班子两天后被集体免职。

    雷霆手段,举国尽知。

    新年之始,首次问政直指全市黑臭水体的治理问题,将市环保和水务两个部门请到现场。关于鄠邑区及沣西新城黑臭水体治理,节目组的描述是“问题依旧形势严峻”……

    不止鄠邑区,环保部门和水务部门仅在黑臭水体一项的治理上,突出的问题便不少,诸如责任上的漫不经心,意识上的“小家子气”,以及“佛系”处理问题的方式。

    作为被问政的单位之一的市环保局,其一把手刘军局长,在两小时的问政中多少是有些尴尬的。面对镜头,刘局长鞠躬、致歉,显得很诚恳。

    但鞠躬之外,希望环保与水务两个单位,平日多流汗,问政少红脸。

    农村成了“法外之地”?

    黑臭水体,看着黑,闻着臭。藏不得,掖不得,某种程度而言,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当然,也有例外,这个后面会提。

    消灭黑臭水体,往大了说,就是一项重大政治任务。

    国家层面对于环保的日趋重视与严管,这是大势所指——“要把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作为民生优先领域”、“要深入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保障饮用水安全,基本消灭城市黑臭水体,还给老百姓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

    消灭黑臭水体亦有明确时间表,国务院此前发布的“水十条”中,明确要求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

    往小了说,谁也不愿跟黑臭水体扯上关系,企业出于违规成本不愿意,政府出于城市治理不愿意,老百姓自然更不愿意。

    事实上,当前的大势之下,在主城区肆意制造黑臭水体,或者说相关部门对此熟视无睹,出现这种情形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于西安而言,近两个月前的那次被点名,确实比较难堪。作为纳污河渠之一的氵皂河,因污水管网不健全、沿岸截污不彻底,导致大量生活污水直排。

    这也是个契机。全市范围内的排查,让不少隐性问题得到善了——“一个月里市级财政和各区县不断加大投入,在各项治理工程中先后投入资金近4亿元。”是做了不少工作的,可以说城区内的黑臭水体治理,效果明显。

    问题集中在哪?农村!

    某某新城大王镇富村村口,偌大的涝池弥漫着恶臭。用村民的话说,“堡子里的水都往里流哩,有七八年了”,虽然村子的附近建有污水处理厂,一直说要通过管道收集排过去,但迟迟未能实现。

    “希望管子能尽快埋好(投入使用)。”村民的愿望看起来很简单,却又那么难。

    可能,富村的这些村民,除了环保局和水务局之外,还可以问问作为西咸新区管委会总规划师的领导,这位分管新区环保工作的领导,自己何时能够呼吸上正常的空气?

    一些问题依旧严峻……

    农村成了黑臭水体的集中地,有人视而不见,有人形式主义,等上了电视,便是讲困难,诉委屈。

    主城区治理好了,不意味着大西安就好了。

    先说两个前提,一个是西安市委市政府在上述“水十条”基础上自我加压,将时间提前,即在2020年底,完成全市农村黑臭水体的治理工作。

    另一个是,西安市政府于去年5月发布《西安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暨2018年工作方案》,明令禁止通过暗管、渗井、渗坑、灌注等方式排放污水。

    很显然,上层的意图,在具体执行时被一些人打了“折扣”

    一些人对于本职工作,缺少基本的敬畏——仅一个污水渗坑的数量,高陵环保和水务两个单位,给出的数据却大相径庭。主持人也是“鸡贼”,让两位分管领导在问政现场核对数据。

    责任意识的不到位,在节目呈现的有限素材里,有着多处呈现。

    诸如,蓝田县水务部门对涝池污水的处理采取的措施让人意想不到,装车运到河堤路上随意排掉了。县环保局则给予套路式回复——“这个行为不知道,刚刚知道,接下来,要……”

    再诸如,在环保局的某些人看来,纳入考核的多管一些就好了。诸如临潼那位环保局员工所言:“国家的考核是你辖区内进入渭河水系不能超标,只能先保证这个……”

    为了漂亮的数据,就可以忽视老百姓的感受。这种逻辑并非孤例,从前几年的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到前年冬日洒水结冰致38车连撞,都是有一些端倪的。

    特邀评论员给予的点评一针见血,市环保局和水务局的一些领导缺少情怀,要主动自发工作,敢于担当。

    刘军局长的尴尬

    市环保局局长刘军,这位曾经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在问政现场有一番话说得还是很实在的,“来到现场,心中是非常忐忑,甚至有些紧张。因为自己的工作,特别是自己工作中的一些短板和不足,甚至一些伤疤,要展现在公众面前,难免有些尴尬。”

    确实尴尬。

    节目中有一个意外的环节。主持人打断正常进行的节奏,说了一番“题外话”,“看完短片,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我们的记者在黑暗的河道厢涵中摸索,发现了水务局原本不知道的排水口和河道内的建筑垃圾。其实,电视问政自播出以来,不少的问题都是我们一线记者摸排出来而职能部门自己不知道的。”

    镜头切换之间,市环保局局长站起来鞠了一躬……

    行文及此,感慨两句。

    不论是电视问政,还是平日里的媒体监督,其实很多讲得都是老问题。记者能发现,职能部门更应该可以发现并解决。但往往就是有一些公职人员,“给一鞭子挪一步”。

    用现场一位观众的话说,“永康书记很着急,你们两家单位的基层干部工作状态却很佛系,怎么去追赶超越呢?”

    感觉我们确实是拿着人民的俸禄,却像和尚(念经)一样,这个是格格不入的,我们环保局是监督部门,与大西安的建设和广大人民的期待还有很大的差距。”刘军回应。

    环保治理是系统工程,其中一个黑臭水体的治理,便让不少人红脸出汗。像鄠邑区,两年过去了,依旧因环保问题上电视,这个效率有些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