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听局内人龚宇讲2019视频网站“三国”江湖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07 13:58

    10年前(2009年),网页搜索市场占有率达到绝对垄断的百度决定进军视频网站。反复斟酌后邀请了曾任搜狐COO的龚宇出任爱奇艺创始人、CEO。在这十年时间里,互联网产业变迁,移动时代到来,巨头们大量兼并整合。赶上技术迭代期的浪潮,手握资金与资源、看准战略性节点、再加上龚宇的拼命,“后来者”爱奇艺成为逆袭者。

    但视频网站激烈的竞争还远未结束,不存在绝对忠实的客户,没有好的内容他们掉头就走。所以即使继续亏损,只要竞争对手不下牌桌,拼抢头部内容的高投入就不会停止。与此同时,短视频兵临城下,成为争夺长视频用户时间的新入口;资本寒冬凛然袭来……用龚宇的话来说,“我们就没有夏天。有过春天,现在也算春天。”这个行业的竞争是从红海到红海。

    2019年视频网站的故事该如何书写?作为局内人如何应对重重变化?岁末年初,《每日经济新闻》对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进行了采访。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毕媛媛    实习编辑 杜毅    

    2019年1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版面截图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滚滚长河中,时间这个变量是影响深远的关键帧。

    10年前(2009年),网页搜索市场占有率达到绝对垄断的百度决定进军视频网站。反复斟酌后邀请了曾任搜狐COO的龚宇出任爱奇艺创始人、CEO。

    2018年9月25日,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作为发言嘉宾来到成都市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大会的现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资料图)

    怀抱着“自己主导干一番事业”的强烈想法,龚宇欣然加入。而在当时,网络视频这个赛道上已挤满大大小小多达上百家“先来者”。第一代互联网龙头搜狐做了六年视频业务了,成立五年的优酷赴美上市,几乎所有视频网站公司都背负着亏损的包袱,行业已是一片红海。

    但在这十年时间里,互联网产业变迁,移动时代到来,巨头们大量兼并整合。赶上技术迭代期的浪潮,手握资金与资源、看准战略性节点、再加上龚宇的拼命,“后来者”爱奇艺成为逆袭者。

    搜狐、乐视视频、土豆、PPS、PPTV、酷6……这些名字有的已融化在收购方的体系中,有的已今非昔比一个个掉队。就连看似稳定的“优爱腾”三强格局,在2018年完结之际也出现了新变化——优酷被另外两者拉开些差距了。

    但视频网站激烈的竞争还远未结束,不存在绝对忠实的客户,没有好的内容他们掉头就走。所以即使继续亏损,只要竞争对手不下牌桌,拼抢头部内容的高投入就不会停止。与此同时,短视频兵临城下,成为争夺长视频用户时间的新入口;资本寒冬凛然袭来……用龚宇的话来说,“我们就没有夏天。有过春天,现在也算春天。”这个行业的竞争是从红海到红海。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9日,美国纽约,爱奇艺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正在敲钟(图片来源:东方IC)

    无论如何,时间这个关键变量还会继续发挥神奇的作用,2019年视频网站的故事该如何书写?作为局内人如何应对重重变化?岁末年初,《每日经济新闻》对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进行了采访。

    现在:与制作公司抱团取暖,我们买剧的价格也别压太狠

    将来:也希望他们别在缓解后,逮着一部剧在我们三方之间挑拨卖高价

    在高频词汇“资本寒冬”中,并不容易的2018年过完了。影视行业在这一年尤其艰难,2019年也没有一夜变回夏天的迹象,“抱团取暖”成为共识。

    作为平台方,视频网站在影视行业的角色十分微妙,它们是砸重金入场的强势买家,助长了内容成本的飙升。另一方面,内容价格持续上涨导致演员片酬高,片酬高又推动了内容卖价高,这几年一直在恶性循环,视频网站们又是市场恶性循环的受害者。时至今日,平台方又怎样理解“寒冬”与“取暖”?

    “前几年的内容产业太疯狂了,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关注与投资。”龚宇表示,“影视行业的确存在过度投资的问题,现在负面作用开始暴露,大量过剩的作品,大量不具备生存能力的公司,将面临死亡,相应的投资就是打水漂了。在这几年比较漂浮、没有真正去创作的创作人员,也将变成底层,失去原来的龙头位置,或者被淘汰,彻底退出这个行业。”

    这样的场景,的确是寒冬。

    但在龚宇看来,中国影视产业和网络视听平台的发展空间巨大,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时候出现了问题,就要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相互真诚地帮助,帮对方也是在帮助自己。如果我们能解决制作方的困难,多播几部剧,(制作方)价钱别太高的情况下,我们价钱也别压太狠。制作方也别在缓解的时候,逮着一部剧在我们三方之间挑拨卖高价。大家都站在行业长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做事情。”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8年8月初,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平台联合六大影视剧制作公司发表联合声明,给艺人“天价”片酬戴上紧箍咒。演员片酬不超整体制作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片酬的70%。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

    “据我所知,新开拍的戏没有违反这个的。行业的大方向趋势得到控制,违规的个例也形成不了气候。”龚宇表示。

    放眼海外成熟的影视产业市场,龚宇看到各种利益方在其中相互博弈,最后达到一种动态平衡。“比如好莱坞有特别多的协会,制片人协会、经纪人协会、演员协会等,可以平衡不同群体间的利益关系,迫使行业不能短视,不能出现一方面短时间内爆发性得到回报而损害其他方面利益的情况,以此保持中长期的平衡性。”

    曾经:PC主导互联网,但新旧世界迅速迭代

    如今:竞争还将继续,对手生态非常庞大

    互联网的战场从来都是硝烟弥漫,马太效应长期存在,多数领域越到发展后期,越是一到两家公司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比如电商领域的淘宝和京东,外卖领域的美团和饿了么,比如网约车领域滴滴一家独大……视频网站的竞争亦是从红海到红海。

    2010年,爱奇艺刚刚诞生不久,创立四年的优酷已捷足先登美股上市,紧接着2011年“富二代”腾讯视频加入“战场”。直到2018年,爱奇艺才上市。

    “优酷上市的时候,互联网还主要是PC世界。2011年移动世界起步了,到2013年的时候,移动世界已占据主导。旧世界逐渐消亡了。”对比这段赛跑时间轴,龚宇分析称。

    优酷从美股退市并被阿里收购,纳入到阿里的文娱版图里,腾讯视频也一直处于腾讯的庞大生态圈里。相比起来,爱奇艺与大股东百度的关系相对独立,百度的娱乐资源禀赋也不及阿里、腾讯。这种自力更生的状态,反而促使爱奇艺一直保持着创业者的敏锐。

    据爱奇艺上市之际龚宇的表述,八年来,百度更多的是在董事会层面,通过资金、资源对爱奇艺进行支持,日常管理还是爱奇艺团队。“我认为这种架构比一个事业部具有更多的独立性。”

    “竞争对手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非常庞大的生态。其实我觉得,投资内容产业没必要成大规模,就应该内容产业跟播出渠道保持相对独立。”龚宇认为。但是白热化的竞争中,对方的打法也会影响到自己,比如腾讯投了很多动画漫画企业,爱奇艺也会投,“只是投的不多,作为一种防守”。

    除了投资布局的相互较劲,2018年几大视频网站在综艺上更是你追我赶。“机器人格斗”“街舞选拔真人秀”等投资浩大的综艺节目你做我也做,播出上往往正面相撞,题材同质化一度到了失去理性的程度。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我也知道竞争对手在题材上与我们正面相撞的目的,首要目的是干扰爱奇艺。但没关系,这是一个正常市场竞争。我们不在意一次创新是否成功,我们更在意持续的创新能力。我相信这个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平静以后,持续的创新能力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龚宇回应道。

    整体亏损,是视频网站们的普遍行情。目前爱奇艺是三家视频网站中唯一一家独立上市的,盈利问题考验着资本与股民的耐心。

    龚宇曾多次解释爱奇艺的盈利问题:盈利是一个策略性的问题。如果你想让公司盈利,可以,但要付出巨大代价,市场占有率会掉下去。爱奇艺预估自己仍然不追求短期盈利。“内容永远是最大的成本,而且降到一定比例之后不会再降了。”

    采访部分精彩问答

    2018,符合预期,稍有惊喜

    《每日经济新闻》:随着视频网站平台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和内容制作公司合作模式会不会发生变化?

    龚宇:会是多样性的合作方式。其实原来更多的是采购,现在有几种方式,一方面继续保持采购原创内容,这种方式从数量上来看还将是主导方式。另一种方式是委托制作公司定制一部剧,双方在项目策划阶段就展开合作。这两种就是视频网站所谓的“采购加自制”。

    还有一种分账模式,像分账的网络大电影、网剧等,这种比例也会逐渐提高。所以未来一定是多样性的交易方式,还是看制作公司更擅长哪种合作模式,我们就采用哪种。

    《每日经济新闻》:现在监管部门对视频网站的内容监管也越来越严了,会对原创带来影响吗?

    龚宇:从大方向上看,管理还会进一步加强。但创意是无限的,在规定的范围内,仍然有非常大的空间创作出好的作品。

    《每日经济新闻》:回顾2018年,爱奇艺在剧、综艺、电影等方面完成度如何?

    龚宇:有些数据虽然还没披露,但是我心里是知道的——符合预期,稍有惊喜。

    比如《延禧攻略》和《偶像练习生》的爆火,也让当中艺人的商业价值被放大。2018年艺人商业价值增加幅度最高的女星是秦岚,各种数据证明,她的商业价值跟孙俪、赵丽颖、杨幂都是一个档次的,绝对是一线明星了。她可能没有其他几位品牌积累那么大,但能明显感觉到她在提升。男星方面,商业价值变成绝对一线的是蔡徐坤。

    2018年8月26日,《延禧攻略》庆功会(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这都是通过我们的一个节目、一部剧促成的,是有点超出预期的惊喜。其他的都是按部就班吧,基本符合计划。

    《每日经济新闻》:去年的《偶像练习生》给国内的男团、女团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今年《偶像练习生2》的准备情况怎样了?对这个节目有什么值得总结的?

    龚宇:第一,要改名,响应号召,做作品定位的微调。

    第二,选手的质量进一步提升。第一季的成功,促使大量社会资本去选拔、培训练习生,所以从现在招募的情况来看,选手质量与第一季比起来有了提升。

    第三,制作水平要提高。大家可能看到,我们有几期上线时存在一些制作上的问题。第二季不可以这样,第二季不存在“瑕不掩瑜”这个观念,观众肯定要求更高了。我们自己也有经验了,制作水平会大幅度提高。

    《每日经济新闻》:其实2018年文娱行业面临了很多困难,压力很大,2019年仍然不会轻松,而且在整体宏观经济都紧张的情况下,您如何布局今年的战略?

    龚宇:我们可能会调整一些投资策略,也就是会慎重投资中长期见效的项目。包括在股权投资、项目投资的战术层面,会慎重行事,但不会不投。得攒更多的粮食过冬,没那么严重。

    我干企业20多年了,经济周期、行业周期的起起伏伏经历过好多次。我的经验是,行业最疯狂的时候你不能太疯狂,在行业已经回归理性的时候,你就更不能疯狂了。

    《每日经济新闻》:今日头条旗下的短视频APP抖音在短时间内异军突起,并且今日头条也有切入长视频的打算,其实现在长视频平台也都说要做短视频。您作为长视频平台领域的领军人物,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龚宇:长视频公司做短视频,短视频公司做长视频,是完全不一样的。长视频的格局是寡头垄断的,比较累。短视频公司大举布局长视频,我真的不太看好这事。它可以点状的做几个,然后获得一部分市场份额,但进不了主流,不能获取主流的市场地位。

    如果长视频做短视频,跟快手、抖音直接竞争做同类型的,我觉得胜算很低。应该找他们现在没有的短视频模式,做人家现在没做的。但什么样的模式才能成功?我也在摸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杜毅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