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怎么看泾河新城的现状、问题和未来?|

每经记者 方彬蔚    每经编辑 刘琳    

特约主持:方彬蔚

笼罩在李益民阴霾之下的泾河新城,宛如被扎破的皮球,完全泄了气,瘪状十足。昔日笼罩的多为光环,而今跌落谷底后,士气低迷,各种复杂心态在企业、干部间萦绕。

余毒的清理到了一个阶段,对泾河新城的后续发展问题,是我们最关注的方向。在大西安建设整体推进中,与西安城区空间距离并不太远的泾河,将要或者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当前的泾河新城,无异于一个复杂综合体。要走出泥淖,解决遗留痼疾、团队士气、产业发展问题,绝非一日之功。这对西咸新区党工委副书记、主持泾河新城工作的喻建宏而言,也将是比较大的一次挑战。

《对话》专栏与喻建宏进行了一次长谈,话题围绕其怎么去救火,又遇到哪些问题和障碍,怎么化解?及其执掌泾河的具体思路而展开。

刚来就遇到了“拦路虎”

方彬蔚(以下简称方):刚接手之后的感觉怎么样?

喻建宏(以下简称喻):整体状况非常不好,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一个方面呢是人的问题,可以说人心焕散士气低落,半年多时间辞职走了十几个人。观望、麻木,不作为现象比较多,有些事没人签字,怕担责怕惹事、求自保。从2011年到现在七年多了没有一个项目竣工验收,谁都不知道,谁都说不清,谁都不担责。

再一个就是暗地里各种利益交织,谣言到处传(传出喻建宏在泾河新城呆不了多久)。在重压之下,残局需要人去改观。我就不认这个邪,在几百人的大会上我明确的告诉大家,我要和大家同甘共苦,泾河新城不翻身我就不离开。

还有就是各种不稳定因素集中暴发,春节前后农民工讨薪要债的、商铺退房的、经济纠纷的、村组矛盾相互告状的、企业找管委会退保证金的、合同没兑现找管委会索陪的、要工程款、到处上访告状等等。可谓内外交困,矛盾集中爆发。

方:遗留问题其实是最大的“拦路虎”。

:对,刚来几个月,基本以解决遗留问题为主,可以说是一团“乱麻”。但还好,最难的时期已经度过了。期间,我们提出“一点两城”,就是想给泾阳县城和原点新城注入一些大西安的商机和希望,现在看还是有效果的,整体形势也逐渐平稳。

方:“乱麻”的化解确实需要下些功夫。

:除了抓班子、带队组、定方向,以及提振士气、稳定队伍、消除隐患、增强信心、加快发展外,肃清李益民流毒是关键。在这个方面呢,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我们开展了肃清流毒工作,同时呢,配合市委巡察组做好了巡察整改工作。

方:人的问题其实是最复杂的,当然解决好人的问题,其实也就成功了一半。

:全部换一批人来不现实,前面很多遗留问题就没办法处理。要依靠现有的好的干部队伍,给大家教方法,帮助转变思想和观念,推进全体干部适应大西安发展的要求和步伐。

我在新城大会上多次强调,希望大家能够爱护泾河、保护泾河。要统一思想,树立积极、正确、向上的观念,让歪风邪气在这里没有生存的空间。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打造“开放、活力、阳光、高效、包容”的泾河新形象,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泾河铁军。

方:有没有感觉到压力?

:最大的压力是时间不够用。除社会经济发展工作外,泾河新城特殊的情况,必须要重新构建各种新秩序、新规则,特别是大量的遗留问题必须逐项去化解,要摸情况、定方向、定措施。所以我是一天当五天用,中午从没休息过,晚上和节假日加班是常态。

当前最大的障碍问题

方:你觉得泾河新城的发展,面临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泾河新城的长足发展必须打通对外连接的“断头路”,只有与西安、咸阳、高陵区、泾阳县进行道路的快速连接,才能把这些地方的人流、物流、资本流、技术流引进来,才能够通盘考虑资源的整合及利用问题。

方:泾河新城与西安北城的行车距离,我走过一次,大概是在半个小时左右,这个时间可以缩的更短一些。

:今年年初,我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通断头路,开了一个誓师大会,计划用3年时间打通新城内的48条断头路,今年要打通其中的13条。现在已经开始启动了正阳大道上的正阳大桥,预计今年10月份开通,正阳大道开通以后从西安市委到泾河新城,开车也就10-15分钟内。

另外,正阳大道和钟楼、崇文塔是一条直线,我们把这个断头路一打通,相当于西安的中轴线向北延伸至崇文塔,再到大地原点。这样一来,过去称之为城市“龙脉”的这条直线也就贯通了,它(泾河新城)的城市价值就会马上体现出来。

方:与高陵区的道路贯通,有怎样的考虑?

:把跨越包茂高速以及铁路的四五个立交桥打通,当前的高陵区,在吉利、陕汽几家巨头的带领之下,制造业的产业链条已经成形,但是高陵在产业发展方面空间会面临土地资源紧张的问题,把泾河新城打造成为它的制造业配套服务承接地是很有希望的。

方:新城的经济和产业基础怎么样?

:经济和产业基础非常薄弱,现在主要还是一些传统产业,创新发展能力非常弱。

方:后续新城的经济和产业如何发展?

:我们提出了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商贸、智能制造、现代农业、文化旅游、现代物流和茯茶七大产业,现在已经开始面向全球招商,下一步还想在承接产业转移和新经济微总部上下功夫求突破。

方:我觉得泾河新城的茯茶这个产业板块,还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的。

喻:泾河新城的茯茶产业产值已经达到15个亿,今年到20个亿是没有太大问题,明年我们的目标是向百亿靠近。

方:这么短时间内能实现爆发式增长?

喻:习总书记将茯茶作为国礼送给多国领导人,这就坚定了我们做大、做强、做优茯茶产业的信心。我们今年拿出1500万进行扶持茯茶产业发展,成立了十个亿的茯茶产业发展基金。我们要引导茯茶消费进入大众消费群,现在泾河新城以茯茶为纽带的产业正在兴起,茯茶小吃、茯茶宴、茯茶面膜、茯茶酒、茯茶香水等衍生品正在推出,茯茶工业众创空间也已开始运行,未来我们将打造出一个百亿级、千亿级的产业集群。

泾河的发展必须融入“大西安”

方:我始终觉得城市新区的开发是绝对离不开母体城市的支持。

:对,泾河新城的未来,一定要融入“大西安”的发展框架之下去谋划、考虑。

方:在你看来,泾河新城与大西安的切入点在那里?

:我对泾河新城的定位是“大西安北部中心,西安北部生活休闲聚集区”,主要是考虑西安北郊的人周末去秦岭沿线休闲,其绕行的难度、时间跨度都比较大,实际上跨过渭河之后也就是泾河,这个地方有塬、有水、还有文化,它的基础条件还是不错,作为西安北部生活休闲聚集区是有基础的。

因此,我们正在做新规划,上次我们在讨论规划的时候就提出了,“西安南城休闲去秦岭,城北生活在泾河”。就是南秦岭,北泾河。生活在泾河就必然要发展消费产业,再结合之前提出的“一点两城”理念,泾阳县城和原点新城都会成为消费产业聚集地。因此,如果把这个叫响了,泾河的发展就没有任何问题,必须是要做大西安的文章。

方:北城生活中心的具体推进计划?

:总结起来就是道路连接的通达性和便捷性,以及城市形态和自然生态的构建。

主要是通断头路要打开。把正阳大道,秦汉大道,沣泾大道三条大道打开,这样就能直接通往西安北郊,包括与高陵区、泾阳之间的道路交通。

再就是把泾河观光带打造出来。将渠、湖、河连在一起,解决好水的问题,让水流去滋养城市,把泾河打造成城中河,景观河,形成良好的宜居环境。

方:北城的生活中心这个构思,理论上来说还是可行的,配套环境的打造很重要。

: 教育、商贸、医疗等一系列生活配套项目也都在加快建设步伐。从今年开始,泾河新城要逐步建设11个医院、18个学校、26个停车场、7个体育运动场馆、13个公共文化休息设施,还有一大批商业综合体等。最近,泾河同中国电力建设集团签定了160亿元的泾河生态治理城市景观工程和崇文湖、郑国渠城市景观水系等项目,同中国水环境建设集团签订了40亿元的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的合同。现在泾河南岸已有一座黄冈中学,计划今年九月份开学,泾河北岸我们正在引入全国及西安市的优质教育资源。

我和我们班子成员、干部员工对泾河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对泾河未来的宜居环境建设的新规划很有信心。下一步我们还想引入低耗能建筑,使泾河的高端住宅都是具有恒温、恒氧、恒湿、恒洁、恒静的房子,使泾河真正成为大西安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成为真正的“南秦岭、北泾河”。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