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浐灞的人气问题?

每经记者 秦风    每经编辑 刘琳    

威海华夏城,一座兼具中国传统文化韵味和胶东海洋风情的5A级景区,大小水库35个,植被千万棵……

不久前,总书记考察山东,特别点赞了这个项目。原因说来令人钦佩——12年前,这里还是一处采石场,矿坑达40多个,“刮风灰尘飞,下雨泥浆流”,可谓遍体鳞伤。

威海华夏城案例不孤。

不少人想必本能会想到与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浐灞生态区。在老西安人的记忆里,这里曾是一处生态“重灾区”,沙场横亘、垃圾萦绕。后来,地方政府斥巨资进行生态修复……如今已是烟波浩渺之地。

华夏城缔造者、华夏集团对远在千里之外的这个生态区,亦保持着高度关注。近期更是慕名而来,丝路驼铃锦上添花。

作为西安生态特区,浐灞近年来异军突起对于研判西安这座城市发展,乃至全国开发区在产城融合方面的践行探索而言,皆有着参考意义。

不过,虽然包括浐灞内的城东区域,在发展过程中已经实现了生态、金融、文化、旅游、会展等产业的一定聚集,但在一个方面较城西、城北、城南等区域而言长期相对弱势,那就是人流量与人口密度,也就是人气的聚集始终是困扰此间发展的一个因素。

城东到底缺什么?

梳理西安各区域版图发展序列,城东的经历可能最具落差感。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位于城东的纺织城是西安最为繁华的区域之一。作为西北的纺织工业重镇,这里随着建设热潮而声名鹊起。随后的很多年里,纺织行业始终是陕西省出口创汇的龙头行业,而纺织城也一度被视作西安的“小香港”。

这里当时到底有多牛?一位老纺织人曾这么介绍,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纺织城年缴税八千多万!员工看病不要钱!

计划经济时代下的纺织城,一支独大将整个城东区域带动的热火朝天。

岁月洗礼,伴随着主城区的逐渐调整,以及产业经济结构的调整,纺织城不复当年之勇,在城市发展进程中逐渐边缘化。仿若一夜之间,城东换成了破旧厂房、沉寂街道、棚户区和下岗工人……前后云泥之别的落差,这里不复当年小香港之盛景。

在当时,如今浐灞生态区所在地更加“不堪”。与主城区地理上的隔断,这里一度是农村、荒郊野地与垃圾场、沙场林立的代名词。

与城西、城北、城南三个板块相比较,无论是资金、项目还是意识,城东整体式弱。但对于西安整体发展而言,占据着足够物理空间与情怀的城东区域,注定不能沉寂太久。

本世纪初,随着浐灞生态区的设立等一系列动作,这里开始思变谋新。西北地区首个国家级生态区的明晰定位,让城东的复兴之旅开始跨步。

来自官方的推手

关于“城东为何迟迟发展不起来”此类话题,在很多论坛都出现过。

无论是众多国有老厂的拆迁问题,亦或其他体量巨大的历史遗留问题,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这里发展的绊脚石。此外,沙场横亘、荒地垃圾萦绕的农村,在更加完备科学的城市整体规划出台之前,更多是听之任之……

事实上,东郊复兴近年来在官方考量中已占据愈来愈重的分量,且此种意图早已经付诸实践。近年来刻意于此打造的大规划、大产业、大项目、高品质形象,亦通过政策引导、资源配置等诸多方面多有体现。

诸如2011年举办的西安世园会,官方将浐灞生态区推至世界舞台。作为西北地区举办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世界性展会,这也是继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之后,国内承接的又一重大国际盛会。

“天人长安·创意自然——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主题,昭示新西安对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自信和憧憬。浐灞完备的水网体系,也一改外界对西安之前内陆干旱贫瘠的印象。

等到2017年,一张神秘图更将浐灞的地位提至到一个顶点。

关于神秘图的故事如今广为流传。在那张名为“大西安空间格局规划图”中,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指着其间的三条轴线向总理展示,“我们要做一个大西安!”

这三条轴线内容很快为外界获悉,分别为古都文化传承轴、科技创新引领轴和国际文化交流轴。特别是第三条国家文化交流轴,更是因首次提出而备受关注——

坐拥杨官寨、半坡遗址、曲江、白鹿原等众多人文胜迹,见证西安千年浩荡历史;西安体育中心、欧亚经济论坛会址、国际陆港、西安领事馆区、浐灞金融区、丝路会展中心密集分布,辐射浐灞生态区、曲江新区、临潼区,更是未来西安作为国际文化交往之城的中心轴线。

盖因所在区域及项目多涉其中,浐灞一举成为这条轴线上最大获益者。官方的意图很明显,这里已是大西安版图重点发展的范畴。

如何破局?

官方的系列布局,为包括浐灞在内的城东区域破解人气问题,提供了充分且必要的条件。

政策加持,给足动力。而自始便决意生态立区的浐灞,自身也做出了系列动作,由内自外进行攻克。

合乎逻辑的规划与大决心、大手段,是区域发展能否长远的衡量标准之一。从这方面来看,浐灞交出的答卷让人满意。

一方面,体现在内功修炼上。

与华夏集团在华夏城项目的做法相似,面对这个在发展之初处处贫瘠的生态重灾区,浐灞首先对这两条“穿越历史文化的生态长河”进行重塑。个中决心与艰辛,只有亲历者最有体会。

如今,这里拥有西安世博园、浐灞国家湿地公园、桃花潭等五大休闲公园,累计建成水面1200多公顷,园林绿化2000多公顷,区域鸟类由63种增加到206种……是西安诸多区域版块的生态样本。

此外,物理居住空间的打造亦成为此间的“招牌”——在浐灞两河交汇处,包括锦江国际酒店、艾美酒店等一大批高端酒店集群的汇聚,已成西安的“维多利亚港湾”。

另一方面,则体现于对外的姿态。

浐灞立命之本的生态基因,决定了在产业选择布局上的苛刻标准——聚焦于金融、文化、旅游、会展、体育、健康、涉外商务等现代服务领域。

尤其是会展经济。会展业关联带动效应极强,通常认为,其带动的经济收益化比值为1∶9。数值之高,其他产业均难比拟。

除了世园会,这里亦承接了欧亚经济论坛等多项国际性大型展会。2017年,作为西部规模最大国际会展中心——丝路国际会展中心开工。另据传,在2019年“一带一路”国际高峰合作论坛举办地的选择上,浐灞也是有力竞争者。

生态红利的兑现,不止体现于会展方面,还有旅游等产业的布局。在这些方面,浐灞如今已具备了规模化的雏形。

比如宋城集团于此打造的“中华千古情”演绎秀项目,华夏集团落户于此的度假区,还有去年建成开业的砂之船奥特莱斯……

十四年前,以水得名;十四年后,以水正名!作为西安生态修复治理的样本,浐灞在破解城东人气聚集问题上,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