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全球金融治理成绩显著 仍有很多未尽事项

内容摘要:

6月14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会进入比较全面的复苏阶段。全球金融治理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还要认识到有很多未尽事项。”他认为,这些对中国也是有启发的,不光是由于危机造成金融机构出问题,有的是自己金融机构质量出现问题。

每经记者 涂颖浩    每经编辑 毕陆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摄

6月14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会进入比较全面的复苏阶段。全球金融治理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还要认识到有很多未尽事项。”他认为,这些对中国也是有启发的,不光是由于危机造成金融机构出问题,有的是自己金融机构质量出现问题。

对于国际金融治理体系改进、防范下一轮全球经济危机,周小川提出了五个问题。

第一,本次金融危机里,金融体系中过多的顺周期因素,或者说正反馈机制,容易使系统大起大落。我们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来引入负反馈的机制,减少顺周期性。但是这个做法做得并不是太有效彻底,经济体系中仍然有非常强的顺周期特征、正反馈特征,并没有根本解决。逆周期因素引入的措施我们也比较少,一个最重要的措施是资本缓冲,但资本缓冲应用并不容易。

第二,大家都试图解决但没有解决的就是“大而不能倒”的问题。大的机构资本比例应该增加,同时如果光是一级资本不能解决问题,就引入“自救债券”和“应急可转债”。如意大利自救债券发行的时候信息披露不够,有很多老百姓买了,最后要转换的时候实现不了。

第三,在危机的早期,大家共同的认识是有些衍生品发展过度。像“CDO平方”、“CDO立方”,这些产品可能过多的脱离实体经济,变成金融市场玩家的炒作工具,最后可能会产生一些巨大的风险。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交易要更多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就全球来说,走得还不够远、不够充分,以致最近又出现了一些纯粹炒作性的、数字类、加密类的一些产品,跟实体经济没有什么关系,但仍旧可以继续炒热。

第四,对新兴市场造成一些不利的冲击。在很大程度上看,可能是由于资本流动所造成的。储备货币是美元,一旦主要经济体发生危机以后,这种国际货币体系会使得资本流动发生异常。

第五,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从一开始就和国民储蓄率密切联系。亚洲金融风波以后,储蓄率的变化确实带来很多的题目值得研究。新的现象是,在最近一轮贸易战过程当中,美国的贸易赤字不光是贸易问题,还涉及储蓄率问题。我们对于危机和不平衡问题的认识也走得不够彻底,讨论也不够彻底。

周小川还指出,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最头疼的就是救助问题。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出台了一些救助措施,争议很大,出台的也很不容易。欧洲在救助过程当中也涉及到跨境处置问题。要抓住有利的时机解决这些问题,确保不发生下一轮经济全球危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