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胡志强落马缘由?

每经记者 舍瓦 秦风    每经编辑 师安鹏    

1937年,山西长子县胡家添丁。

孩子很幸运,苦命的胡老太太一辈子生了11个娃,活下来这么一个男丁。穷日子过怕了,胡家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幸运儿”得名胡富国。

27岁那年,胡从阜新矿业学院毕业,进入煤炭系统,从此官运亨通,一直做到山西省委书记。后来卸任时,据说万人空巷,为其送行。

常根秀嫁给胡富国没享到什么福,丈夫进京任煤炭部副部长那会儿,她甚至在机关烧了10年锅炉,为此没少埋怨。

但,常根秀终究不似胡老太太那般苦命,她有个“懂事”的长子——胡志强。商人赵发琦的举报材料透露,常根秀前些年在老家长子县主持修庙,耗资数亿,颇为风光,款项大部分来自胡志强任职的榆林市。

长子县这个地方,还是很有历史渊源的。传说上古时期,尧王长子丹朱封地于此,是为“长子”由来。然尧深得百姓爱戴,丹朱却甚是不肖……

古今传奇,令人唏嘘!

1984年,即胡富国调任煤炭部副部长第三年,长子胡志强考上了北京财贸学院。

受家庭熏陶,从政是其毕业后的第一选择。

在国家工商局镀金数年后,胡志强进入山西一家焦煤公司,和父亲一样,从此与能源行业结缘——从华晋焦煤,到神华集团,而后踏入陕西,直至榆林市长、市委书记。

尽管期间还先后任职咸阳副市长、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但陕西人对胡志强的印象,几乎定格在榆林。

从2008年到2017年,胡志强在榆林“深耕”的整整9年,也是榆林能源经济“过山车”的9年。

风光时,榆林被视为“陕西第二增长极”,GDP一度紧逼西安;而2012年的煤炭价格下行,民间借贷崩盘,大量人口逃离,则令这座城市元气大伤。

因为动静太大,那些年,榆林成了全国媒体和投资者关注的焦点。赵发琦多年实名举报的“陕北千亿矿权争夺案”,也是在那时候埋下的伏笔。

但若你问榆林人对胡志强直观印象几何,大多摇头。

在民生领域,这位主政者鲜少露面。如今留存于网络的有关报道,无非到能源企业考察之类,且其中常出现一个叫“王荣泽”的人——此人已于2013年落马。

媒体同行倒是向粉巷君(微信ID:nbdfxcj)讲过一件胡志强的民生事儿。

胡当榆林市长时,某次府谷洪灾,其带领一帮人,前呼后拥,去视察现场。这位媒体朋友也在队伍当中,看到胡手里拎一单反相机,当时便心中叹息,市长出来视察灾情,手里提个相机,倒像是出游,这画面感也太不合适了吧!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正值2017年7月的榆林大暴雨,街道波涛汹涌,房屋连片坍塌,汽车卷入激流,小孩被沿街冲走,人们惊慌失措的哭喊声……

民间质疑达到沸腾,财大气粗的榆林,市政基础为何烂的一塌糊涂?

彼时,胡志强调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不久,有关其出事的传闻开始蔓延。

去年4月某日,胡志强对着台下诸多榆林同僚挥挥手,意气风发地走出会场,背后则是一片掌声……

这个瞬间被一位记者拍了下来。如今再看,这应该是Mr.Hu最后的荣光时刻了。

根据任命,时任陕西省卫计委主任、党组书记戴征社,出任榆林市委书记。而胡志强则奔赴西安,成为省卫计委党组书记。

这是一次颇为蹊跷的人事任命。

其一,省职能部门与重要城市一把手职位互换的情形,委实少见;其二,57岁的戴征社接替54岁的胡志强,依循官员任命的常理而言,亦透露出一些不寻常的意味。

榆林坊间闲谈有了热门话题,“胡志强可能要出事了!”

或许牵扯太过复杂,直到昨天晚上,陕西省纪委官网才挂出消息,“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以至于过去一年里,在许多人看来,胡应该是“平安落地”了。

不过,有些事也许迟到,却从不会缺席。

2017年8月某日,榆林商人赵发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一篇图文并茂、颇显壮烈的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传播,给了仕途黯淡的胡志强致命一击。

赵发琦的举报中,罗列了胡志强的三条“罪状”——

A、为升官发财,听信大师建议,让其母亲常根秀皈依佛教,并大肆修庙,借佛敛财,收受巨额贿赂;

B、大搞封建迷信,斥巨资修祖屋祖坟;

C、在榆林买官卖官、明码标价,在中央整风反腐中,干涉阻扰纪委调查其下属国企老总王荣泽,对抗组织审查。

此前,榆林当地人对于胡志强的一些传闻,颇有顾忌,诸如卖官鬻爵、西山会成员等等,仅私下聊天时有所提及。赵发琦这般不管不顾,一时间甚至被视为英雄。很快,举报文章阅读量突破10万+,且一直未曾删除。

这种默许态度,进一步激发了坊间的热情。尔后,更多关于胡家祖坟与寺庙的照片,被扒了出来……

距榆林市500公里开外的山西长子县,有寺名安乐。传说始建于公元938年,后历经战乱及自然侵蚀,破旧不堪。

前些年,寺院遇到了自己的“菩萨”——在胡母常根秀的主导下,安乐寺被修缮一新。

寺院矗立的一块功德碑上,许多人被记载了下来,一些官员名字赫然在列,而更多是来自榆林的煤老板们……

赵发琦的举报材料透露,修缮费用数以亿计,其中一尊2米多高的翡翠玉观音,便价值2亿元以上。

佛教里有个故事,叫“过度奢侈,恐有奇祸”。不知这群“乐善好施”的大老板们,是否知晓。

诸如,功德铭上有一位名为王荣泽的红顶商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跺一跺脚,榆林就要抖三抖。当地人送绰号,榆林政坛的“里三层”。

执掌榆林最大国有独资能源公司——陕西榆林能源集团,王荣泽享受着市属企业中唯一副厅级的待遇。但那尊翡翠玉观音,似乎失了灵气,“煤王”王荣泽终究难逃法网,落马后的第4年,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据赵发琦举报,王荣泽与胡志强交往甚密。

材料中称,2013年落马之后,王曾交代,某次向胡行贿200万,放在后者专车上。蹊跷的是,胡却表示“不知情、行贿款被司机拿走”,而那位司机,从此下落不明……

去年落马的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亦被传与胡家多有往来,是胡志强的把兄弟。按照赵发琦提供的信息,胡志强对其治下的各区县书记、县长等职位实行明码标价——粉巷君此前走访榆林过程中,这种说法得到不少当地人的认同。

胡在榆林整整9年经营,对当地政治生态的破坏,从诸多事件中可见一斑。

而这座陕西重镇,坐拥浩瀚黑金资源,在胡志强主政期间,城市软硬实力却少有起色,错失脱胎换骨的大好机遇,被同样资源禀赋的邻居鄂尔多斯,越甩越远……

如今,山西胡家长子“陨落”,陕北反腐的盖子,想必要正式揭开了吧?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