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欢瑞世纪年报遭深交所16问 半年多股价跌了31.23%,公司董秘独家回应每经记者…

内容摘要:

日前,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又遭到深交所连续16问,深交所对公司销售客户集中、应收账款增幅较大、经营性现金流下滑、指出欢瑞需要结合公司的主营业务,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变化趋势不匹配等多个问题进行了问询。2018年6月6日晚,欢瑞世纪发布了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公司董秘。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每经编辑 温梦华    

欢瑞世纪(000892)自借壳上市后风波不断,因信批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控股股东质押股份遭遇平仓风险。截止6月11日收盘,2018年公司股价跌幅达31.23%。


东方财富网截图

如今,公司2017年年报又遭到深交所连续16问,深交所对公司销售客户集中、应收账款增幅较大、经营性现金流下滑、指出欢瑞需要结合公司的主营业务,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变化趋势不匹配等多个问题进行了问询2018年6月6日晚,欢瑞世纪发布了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公司董秘。

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67亿元,同比大幅提升11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2亿元,同比增加59.23%,但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4.32亿元,同比减少1165.5%。

公司解释称,2017年度,欢瑞影视、欢瑞营销与安徽卫视、北京卫视签署了周播剧场合作协议,该业务是公司与卫视平台进行“电视剧排播权+广告招商运营权”的新型合作模式的尝试,因广告招商不力,导致广告收入预期与实际执行情况出现巨大差异,本年度周播剧场经营亏损累计1.44亿元。若剔除周播剧场经营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对比,将同比增加113.60%,与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12.20%基本趋同。

▲欢瑞世纪2017年年报(更新后)相关财务数据

周播剧场对欢瑞世纪而言无疑是一次不成功的尝试,此前在投资者互动交流平台,有投资者就周播剧场创新尝试提问时,公司负责人还表示:“革命就可能流血牺牲。”现在,公司的“革命”是大幅亏损上亿元,对公司的股东来说,不断下跌的股价更是让他们“血流满地”。

追溯到5月29日,深交所发出《关于对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5月30日开始连续四个交易日,欢瑞世纪股价连续四天下跌,跌幅累计超20%,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日暴跌8.55%,总市值一天蒸发5.5亿元。

今年1月份,欢瑞世纪股价最高曾触及8.93元/股,截至6月11日收盘5.35元/股,股价已经跌去40%,而公司总市值也从87亿元缩水至52.48亿元。

股价暴跌之下,控股股东质押股份爆仓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事实上,2017年控股股东就曾面临这样的风险。

2017年7月17日,由于实际控制人陈援等质押给中信证券的股票触及平仓线(9.42元/股),欢瑞世纪不得不公告停牌。后来,欢瑞世纪董事长陈援、钟君艳夫妇通过补充质押股权等措施,才暂时缓解了爆仓危机。

但到了2017年12月5日,欢瑞世纪的股价再次创下7.25元/股的新低,并触及平仓线。

为此,陈援、钟君艳夫妇及一致行动人浙江欢瑞与中信证券及资金融出方签订补充协议,获准将“宽限期”延长至2018年4月30日。

但是从2018年4月30日至6月11日的29个交易日,欢瑞世纪的股票跌幅达28.76%。截止2018年6月6日,控股股东共质押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数为2.49亿股,占其共同所持公司股份的86.09%,占本公司总股份的25.43%。深交所为此问询,宽限期已过,公司是否存在被平仓风险,公司实控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对此,公司表示,控股股东与方正证券及资金融出方、中信证券及资金融出方就消除平仓风险进行的商议正在进行中,目前暂无被平仓的风险,控股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稳定。

▲欢瑞世纪关于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公告

目前,控股股东拟采取的补救措施包括但不限于:继续延长宽限期、或降低平仓线或采取追加质押股份或其它担保物等其它消除平仓风险措施等。



▲欢瑞世纪关于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公告

《每日经济新闻》对话欢瑞世纪董秘徐虹

针对公司年报的一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欢瑞世纪董秘徐虹。徐虹就公司一些具体业务问题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公司此前募集资金筹划的电影项目目前均未开机,电影项目是否全部搁置?为何不做了?

董秘:我们对电影的态度是谨慎、但不排斥好的项目。

▲欢瑞世纪2017年主营收入分析(图/2017年年报(更新后))

NBD:2017年公司电影及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为-202.15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46.69%,营业成本631.57万元,较去年同期增加934.67%,电影营收为何是负数?

董秘:因为电影《怦然星动》从发行人应分回的发行收入分成调减所致。公司2016年确认的电影发行分成收入是按发行人当年提供的收入分成表来确认的,2017年发行人根据最新的市场情况提供了新的收入分成表,其表上显示的分成金额减少,公司相应地冲回了多计的电影分成收入。

▲2015年上映的电影《怦然星动》累计票房1.59亿元(图/CBO中国票房)

NBD:公司现在和当红明星李易峰、杨紫等的合作关系是什么?

董秘:我们的全约经纪艺人包含李易峰、杨紫等35位演员。

NBD:2017年年报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公司应收账款大幅增加,达到17.2亿元,占合并资产总额的41.89%,这是什么原因?

董秘:截止2017年12月31日,我们售卖的剧目未到合同执行的收款期。由于电视剧的销售收入确认原则是在电视剧取得发行许可证后母带已经交付、风险和报酬已经转移、未来经济利益能够流入、成本能够可靠地计量时确认,而视频平台和电视台有一定的付款周期,从而在收入确认时点与销售回款时点之间存在时间差。2017年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取得的时间或确认收入的时点接近期末,收入确认与销售回款之间的时间差异导致较高比例的销售回款在下一期才能实现收回。从而造成2017年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

NBD:电视剧《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秋蝉》《天枢之契约行者》的销售收入占2017年度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高达74%,现在这四部电视剧是否取得了发行许可证?预计什么时候播出?公司的产品以古装剧为主,“限古令”对公司产品有无影响?

▲占公司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前五名的影视剧情况(图/2017年年报(更新后))

董秘《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秋蝉》在获取发行许可证后均都已完成发行。这些剧目预计将从今年暑期起陆续播放。《天枢之契约行者》是我们的参投剧目,其发行与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从中获取了保底收益。我们的古装剧都是符合主流价值观和积极向上、正能量的,所以“限古令”对我们没有影响,不存在转型问题。当然,我们也在尝试做其他类型的影视剧,如谍战剧和都市剧。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