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一把手”空缺的泾河新城怎么破局?

每经记者 师安鹏    每经编辑 师安鹏    

对于“金周至,银户县,白菜心心泾三高”,粉巷君(ID:nbdfxcj)只是听说,老一辈关中人,大约是有情结的。

但时移世易,后工业时代,以粮食和交通塑造的区域经济秩序,早已被打破——海水里升起高山,一朵花盛开又迅速枯萎,变化是唯一的不变。

A、“泾三高”眼下进入重塑期,三原有望撤县设市,高陵去年县改区,泾阳也因与西咸新区泾河新城的交错联系,在大西安“北跨”中,进入“二次创业”期;

B、拿泾阳县与泾河新城来说,同处泾水之滨的一地两“城”,如今“二次创业”,重塑的不止城市品牌,更在于迎难而上的破局意识……正如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所讲,“关键看我们有没有大格局,敢不敢谋、善不善抓、会不会干!”

C、具体而言,“大西安北部中心”这张牌该怎么打?

“泾三高”的追忆与机遇……

明万历十九年,刑部尚书李世达主持修建崇文塔,选址家乡泾阳。塔高87.218米,共13层,超出大雁塔近23米,问鼎中国砖塔第一高。

千百年来,“泾三高”地区,虽行政区划时有变动,但地缘相接,习俗相通,始终亲如一家。李世达修塔的本意,也是鼓励三地学子潜心向学,故名“崇文”。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泾三高”人文气息浓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地处关中沃野、陕西“白菜心”,农商历来发达。

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去年热播,孙俪演活了陕西女商人周滢这个角色,作为创作原型,泾阳安吴堡吴氏家族的传奇故事一时备受关注,从中亦可管窥,昔日里这片土地商业氛围之浓。

换个角度来看,《那年花开》又算是对“泾三高”时代最后、最具仪式感的追忆。

资源要素向中心城市集聚的趋势不可逆!

对于这些老牌县域而言,要么自己成为区域中心,三原如果撤县设市,可以走这个方向,当然也不妨碍其争取大西安辐射红利;要么积极融入国家中心城市,对接主城区,撤县设区的高陵、泾阳老县城+泾河新城,无疑需要走这条路子。

这其中,泾阳和泾河新城又比较特殊,不妨专门来说一说。

早先西咸新区成立,其下辖五大新城之一的泾河新城,即立足在泾阳县的133平方公里土地上。依托国家级新区政策,泾河新城发展步伐相对较快,与泾阳县并立并存。

去年,随着西咸新区交由西安代管,在大西安“北跨”进程中,泾河新城被赋予城市北部中心的角色——来而不可失者时也,蹈而不可失者机也!二次创业,会塑造出一个怎样的北部中心?

重新梳理一下“牌面”

古以水之北为阳,泾河之北,是为泾阳;泾河新城,因泾水穿城而得名。

就禀赋而言,茯茶成就陕西商帮,也成全了泾阳历史上的商业地位,泾阳老县城、大地原点(中国几何中心)、国重文物崇文塔等,现今均位于泾河新城域内……独特的地理色彩与历史文化符号打底,这片区域在发挥空间上是没有问题的。

过去几年里,围绕热门IP,泾河新城做了一些文章。

茯茶镇最为人知,“无中生有,有中拉长”,成了知名景区;崇文塔,原来藏身当地校园,后来学校搬迁,改造成景区,“崇文”故事和文化得以弘扬;再如泾河生态景观带、智慧农博园、中国原点地理信息产业园……

此外,围绕一些大项目,如阿里旗下的菜鸟智慧物流基地、乐华欢乐世界、明珠国际家居新城等,其物流、文旅度假、商贸等产业,形成了一定规模。

总体而言,133平方公里划归西咸新区后,诸多政策利好加持下,泾河新城这一时期以修炼内功为主,基础设施亦改善明显,发展步伐明显快过了老县城。

尔今,情形又有不同,大西安“北跨”,对其要求自然苛刻。本着“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原则,粉巷君(ID:nbdfxcj)还是要找一些问题出来。

首先,与西安主城区交通衔接不够,阻碍人流、物流、资金流效率,作为城市北部中心,这个是说不过去的;

其次,泾河新城发展的重点区域与泾阳老县城的发展相对割裂,在带动促进上还要下功夫;

再者,文旅影响力是有了,但IP开发还不够天马行空,格局可以再放大一些,加强产业引导和市场化运作,争取更多地真金白银……

缺少破局胆识与思路,也是大西安长久以来的通病——很多领域的发展,常畏缩于僵局之前,其实再进一步,或许就是另一番天地……

无怪乎王永康撂“狠话”,“西安可以打得牌很多,可以干的事很多,关键看我们有没有大格局,敢不敢谋、善不善抓、会不会干!”“不换思想就换人!”

破局之道?

有个细节值得关注,泾河新城“一把手”虽空缺已久,但从官方动态来看,新城整体工作现由西咸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喻建宏分管。

针对“大西安北部中心如何破局”的问题,粉巷君(ID:nbdfxcj)如理解不差,答案就在喻屡屡提及的“一塔一点一河一湖两城三纵四横七大产业”之中。

深度开发崇文塔、大地原点,本地人一直都有所畅想,如今终于提上议程;打造泾河两岸的生态景观带,使之成为大西安城中河,这是“河”的概念。

依托现有产业基础确立的七个方向(高端装备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茯茶产业、商贸业、现代物流业、文化旅游业和现代农业)中,“茯茶”这张牌,泾河新城似乎格外重视。

最近又是召开茯茶主题座谈会,又是举办中国茯茶产业高峰论坛,又是搞产业政策研究,发起成立中国茯茶产业联盟……

看似热热闹闹,实则用意颇深。

这几年,聚集到泾河新城的茯茶生产加工企业有40余家,占全省70%,茯茶镇还有逾50家茯茶经销商,近40家茶企馆——推动分散经营走向规模化、品牌化、标准化、产业化、国际化,乃当务之急。

话说一条特色产业链发挥到极致,成就一座城,现实的例子不鲜见。

上述内容之外,隐藏了一些“彩蛋”。据说要打造一座“崇文湖”,与昆明池南北呼应;至于“三纵四横”,3年内打通48条断头路——从主城区出发,沿正阳大道、茶马大道直驱大西安北部中心,这一天想必不会太远。

新思路中,同时强调了“两城协同”问题。日前,泾河新城围绕“一点两城”(大地原点、泾阳县城和原点新城)的城市设计面向全球公开招标,可窥其将新城发展引入泾阳老县城的决心还是很足的。

对于“一地两城”局面,此前有学者表示,理想状态莫过于破除体制矛盾,泾阳县整体划归西咸新区,发挥泾河新城辐射带动作用……对此,亦可作猜想。

眼下而言,“二次创业”的图景已然在胸,接下来就看泾河新城破局力度如何了。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