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海外投行抢滩内地市场,内地券商业迎30年来大变局!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吴永久    

券商行业最近几年,每年都有标志性事件发生,每年都可以总结出一到两个关键词。

2017年的关键词,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2018年,当仁不让的应该是“国际化”。

国际化的定义,有两方面——一个是中资券商走出去,另一个则是外资券商走进来。

4月28日,证监会对外正式发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仅仅过去半个月时间,已有瑞银、野村、摩根大通三家大佬宣布抢滩内地市场。

在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看来,内地券商行业正面临着三十年来最大一次变局时刻,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亦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外资券商抢滩内地市场

5月2日,瑞银证券向证监会提出申请,该申请事项为瑞士银行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比例从24.99%增至51%,实现对瑞银证券的绝对控股。

5月8日,野村控股株式会社等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野村控股株式会社拟持股51%。同时,野村证券还宣布任命陆挺为野村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5月10日,摩根大通亦向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摩根大通拟持股51%。

内地券商行业仅仅只有三十年历史。而上述三家外资大佬论历史,论经验,都令内地券商望尘莫及:

瑞银集团成立于1862年,总部在瑞士苏黎世。2017年7月20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瑞银集团排名第291位,是世界最大的跨国银行之一。

野村证券成立于1925年,是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也是最早拓展中国金融和投资业务的境外机构之一。2008年9月22日,野村证券宣布收购雷曼兄弟在亚洲区包括日本、澳洲和中国香港的业务。

摩根大通,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其成立最早可以追溯到1799年为纽约市供水的曼哈顿公司。现在的摩根大通于2000年由大通曼哈顿银行及J.P.摩根公司合并而成,并于2004年与2008年分别收购芝加哥第一银行、华盛顿互惠银行、和美国著名投资银行贝尔斯登。2011年10月,摩根大通的资产规模超越美国银行成为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

大变局:机遇与挑战并存

论历史积淀,年仅三十岁的内地券商当然无法和上述海外大佬相比。对于内地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海外大佬们自然不会错过任何机会。事实上,从很早之前,海外大佬们便已瞄准了内地这个大蛋糕,但却因各种原因,开疆拓土并不顺利。

以摩根大通为例。2010年12月,第一创业和摩根大通合资成立投行公司——一创摩根;其中第一创业持股66.7%,摩根大通持股33.3%。为避免合资公司与总公司同业竞争,第一创业整体剥离投行业务,99人的投行团队整体平移到一创摩根,其余人员为市场招聘和摩根大通委派。

但一创摩根的经营并不理想。统计数据显示,2011~2016年,一创摩根分别实现净利润-3759万元、65.7万元、1597.3万元、2702.4万元、1756.4万元、4943万元。2016年12月17日,第一创业宣布拟收购摩根大通所持股权,将一创摩根变更为全资子公司。至2017年10月这一交易正式完成。

瑞银证券经营情况稍好。它获得了全牌照经营,目前公司共有5名股东。瑞士银行有限公司占比为24.99%,股东授权瑞银集团进行经营管理。

但无论其资本规模还是经营业绩,瑞银证券在券商行业中排名一直较为靠后——根据瑞银证券2017年年报,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只有4家营业部,其中北京1家、上海2家、广州1家。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62亿元,净利润4282万元;年底公司净资产仅有19.40亿元。

外资投行在内地一直水土不服,有着许多深层次原因。有关这点,相关分析或文章已经不少,火山君不想重复长篇大论。比如,外资投行和内地文化融合需要一定时间过渡。这对于合资券商乃至外资投行是个更为内生且长久的考验。

Jack Wadsworth曾供职于摩根士丹利,是摩根士丹利第一个杠杆收购基金的领导。1995年,在他的推动下,摩根士丹利和建设银行一起成立了中金公司,当时摩根士丹利占35%的股权。但之后一些事情完全出乎Jack Wadsworth的预料之外,直到2010年彻底退出中金。

作家James McGregor曾在其《One billion customers》一书中写道:中金公司的问题源自文化的冲撞。合作双方缺乏彼此的理解,而且也都没有努力去解决问题。教科书上所列的每一个错误,合作双方都犯了。

以史为鉴。于海外投行而言,内地市场是个巨大的蓝海,但要想在这片蓝海上航行顺利,则需要适应中国不一样的文化。

于内地券商而言,虽然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发优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外投行进入,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位曾经在澳洲读书工作多年、后回到国内在某券商供职的人士对火山君表示,海外投行一般讲究“Business is business”,每件事照章办事,讲究效率。而他回国后曾先后跳槽了两家券商,明显感受到内地券商尽管吸收了许多海外管理经验,建立的流程也仿照海外投行,但相对而言,决策体系的冗繁,以及“人治”等因素仍然存在。“而内地资本市场本身建立,就是仿照着国外成熟市场体系架构。所以在外资投行走进来的背景下,内地券商尽快从制度上到行动上向现代投行靠拢,是决定之后竞争中胜出的关键因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写这篇文章的稍早之前,5月15日,MSCI明晟公司已于5月15日公布了一系列MSCI指标的半年度审查结果,其中包括MSCI中国A股指数和MSCI中国股票指数,2018年5月半年度指数新增和删除名单也随之出炉,并于6月1日正式生效。根据公告,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纳入比例为之前宣布的2.5%,今年8月明晟公司将会提升纳入比例至5%。

现在,A股市场每一位参与者——从投资者,到服务于市场的券商,再到监管者,都面临着过去二十多年从未面临过的开放式环境。尤其是内地券商,过去三十年归根到底,多数时候在同质化竞争。整个行业是中信与银河的区别,是海通与国泰君安的区别,是兴业与国金的区别。而未来,年轻的内地券商将站在一个更广阔的舞台上,和经验丰富的海外投行一争高下。这将是一个持久而有趣的话题,火山君将持续关注。

(本文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