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深圳拟建29万平米机场:南头片区将迎利好 观澜发展或受影响

内容摘要:

深圳拟建29万平方米的机场,而该机场规划用地其实正是南头直升机场要搬迁入驻的地方。业内人士表示,南头直升机场搬迁,将对南头片区和观澜片区的发展产生截然不同影响。

每经记者 董青枝     每经编辑 魏文艺    

近日,深圳规土委在官上发布的《市规划国土委关于观澜樟坑径机场用地选址方案、规划设计条件及基本生态控制占用方案公示展示的通告》显示,深圳市城市规划委员会、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拟对樟坑径机场用地规划29万平方米的建设用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机场规划用地其实正是南头直升机场要搬迁入驻的地方。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南头直升机场的搬迁,将使南头片区迎来利好,而观澜发展或受到相应影响。

南头机场将搬迁至龙华

《通告》显示,观澜樟坑径机场(运行区、油库区)配套道路拟选址于平龙路(规划)、清平高速、集合高速、板澜大道围合的区域中,其中机场运行区、油库区用地面积合计为261235平方米,运行区与油库区用地全部位于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内。机场必要组成部分的运行保障区则单独选址于官田路(高尔夫大道)与环观南路交汇处的西南侧,用地位于观澜东图则范围内,用地面积为30755平方米。

此次《通告》公示期为2018年5月9日至2018年6月7日止,展示期间,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可以向深圳市城市规划委员会或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提出意见或建议。

据悉,在今年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人大代表李继朝等10多位人大代表提出“加快推进南头直升机场搬迁策划”的建议。因南头直升机场限高要求,南山区约1200万平方米建设空间无法按规划落实。

资料显示,南头直升机场建成于1983年,位于南海大道与北环大道交界处,占地面积约为24公顷,目前运营直升机36架,跑道长度546米。近年来,随着直升机场周边地区快速发展,该机场净空限高要求对南山城市发展造成较大制约,同时,机场坐落在城市高密度开发区,也存在一定的公共安全隐患。对此,深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于2012年作出南头直升机场搬迁的重大决策,新直升机场选址龙华樟坑径,并上报民航中南局审批,原计划于2018年底建成并投入使用。

深圳市规土委南山管理局介绍,南头直升机场自建成以来,在维护区域治安、服务城市经济建设等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和片区转型,南头直升机场周边地区在规划定位和土地利用方式上已发生较大转变,南头直升机场周边高强度开发与净空限高要求的矛盾问题日益突出,城市发展空间受到限制。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根据核查,南山区受南头直升机场净空限高影响的区域包括留仙洞总部基地、高新区等重点片区,以及同乐、曙光等片区。经南山区规划国土发展研究中心估算,如对片区建筑高度进行限制,留仙洞总部基地建设规模约减少300万平方米(原规划583万~683万平方米),高新北区约330万平方米的城市更新扩容空间将无法实现,高新中、南区的建设规模将在规划基础上减少约100万平方米,白石洲城市更新的建设规模将减少约200万平方米,同乐、曙光等待升级改造片区的建设规模将减少约200多万平方米。全区合计约1200万平方米的建设空间,因直升机场净空限高无法按规划落实。

并且南山区近期重点建设项目也受到大范围影响。根据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南山管理局对南头直升机场周边正在推进的重点项目的梳理,受到影响的已批准建设项目有8项,已出让尚未批准建设(指尚未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项目13项,计划出让项目11项(上述项目中未包括高新北区等亟待升级改造片区近期拟升级改造的项目)。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南头机场搬迁后有利于南头片区的发展,将释放相当的建设面积。

机场搬迁影响两大片区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认为,南头处于南山区,位于深圳的中心地带。在大湾区政策利好下,南头机场与城市的容积率、楼高等都会产生较大的冲突,往外搬迁是大势所趋。而龙华观澜处于城郊地带,相对来说更适合机场的运行。

美联物业全国研究中心总监何倩茹也坦言,首先对南头片区来讲,肯定是利好的,因为直升机场的存在,一直限制着周边建筑物的建筑高度。如果搬走,区域内建筑物的容积率可以增加,更有利于土地的出让。

不过对于观澜而言,一些业内人士坦言,直升机场落到龙华樟坑径后,周边旧改未来或将受限高影响,其容积率有可能会受到限制。

但在何倩茹看来,由于观澜相对是地广人稀的,可建设的土地面积较多,建筑物对高度的需求并非太大,因此影响较少。另外,直升机场搬迁至观澜,可将与之相关的产业同时引入区内,促进区内的发展。

戴德梁行华南及华西区研究部主管及高级董事张晓端也认为,机场新选址观澜,表明其规划不是居住、商务高度集中区,这一定是政府综合考虑过的。

而宋丁认为,这属于城市功能部分,机场、垃圾处理场等肯定会影响片区的发展。机场再小,土地开发也会受影响,从纯商业角度来讲可能不利于区域发展。但是机场搬迁要从全市空间布局、城市规划来定的,相信政府也是经过反复讨论决定的。

宋丁补充道,这其中涉及到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关系处理,若涉及到原住民的迁移,政府要做好补偿,平衡好利益关系。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