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访瑞银首席投资官:新兴市场抗风险能力大幅提升,不会重蹈上世纪覆辙

内容摘要:

美元持续走强正在引发一些新兴市场资产的抛售,其中,阿根廷成为“受伤”最严重的国家。针对投资者关心的究竟是什么引发了美元的这波强势拉升、“新兴市场崩盘论”是否言过其实等问题,瑞银全球财富集团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豪尔赫•玛里斯卡尔(Jorge Mariscal)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兴市场将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崩溃,他认为如今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对美联储的加息和美债收益率上升早有准备,而且这些新兴市场外部和内部的宏观平衡都要比2013年5月份的“缩减恐慌”时要更健康,预计新兴市场经济体不会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覆辙。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李语涵

美元持续走强正在引发一些新兴市场资产的抛售,其中,阿根廷成为“受伤”最严重的国家。本周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下跌超过5%,最低下探至23.14的创纪录低点。在过去8个交易日里,比索兑美元汇率累计跌幅达到惊人的12%。那么,究竟是什么引发了美元的这波强势拉升?所谓的“新兴市场崩盘论”是否言过其实?美元这波行情能够持续多久?如果美元进一步走高,应如何布局投资组合?

围绕投资者关注的问题,瑞银全球财富集团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豪尔赫•玛里斯卡尔(Jorge Mariscal)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兴市场将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崩溃,“因为如今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对美联储的加息和美债收益率上升早有准备,而且这些新兴市场外部和内部的宏观平衡都要比2013年5月份的‘缩减恐慌’时要更健康,我们预计新兴市场经济体不会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覆辙。”

大多数新兴市场抗风险能力增强

NBD:从美联储在2015年年底开始金融危机后首次加息以来,截至目前美联储已累计加息六次。那么,在当下的这轮加息周期当中,导致美元走强的主要因素有哪些?美元还会持续走强多久?

玛里斯卡尔:市场关注的焦点是,大家担心美联储会落后于当前的形势,且通胀可能会比最初的预期要上涨得更快。问题的核心在于,如果通胀率上涨超过美联储的“容忍水平”,即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达到2.2%~2.5%,这将迫使美联储加快渐进式加息步伐,从而进一步迫使美国的经济复苏放缓。这才是近期美元飙涨的主要原因,也同时是全球股市陷入低迷期的主因。

然而,这并不是瑞银近期研究的重心,因为我们认为美国通胀压力不会高到足以迫使美联储更快加息的水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元的走强只是暂时的现象而已。

NBD:有言论认为,随着美元走强、美联储加息、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破3”等宏观因素出现,新兴市场的资产将出现大幅抛售。这种言论是否夸大其词了?该如何理解来自美国的因素对新兴市场的影响?

玛里斯卡尔:首先,新兴市场没有崩溃,我们也不相信新兴市场将在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中崩溃。大多数新兴市场都对美联储的加息和美债收益率上升早有准备,而且这些新兴市场外部和内部的宏观平衡都要比2013年5月份的“缩减恐慌”时要好——他们有更多的外汇储备,并可以灵活运用汇率。

话虽如此,但流动性较弱的全球宏观环境暴露了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脆弱性,其中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和南非等。如果全球经济增长没有明显放缓,那么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应该能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渡过难关。

NBD:如果接下来美元持续走强,将会继续给新兴市场带来压力吗?

玛里斯卡尔:根据定义来说,货币都是成对的,例如美元/欧元、人民币/美元等等。因此,如果美元升值,那么就一定会有货币贬值。从历史上来看,强美元与新兴市场表现不佳确实有关联。我认为,如果美元继续在高位徘徊,甚至继续走强的话,将继续在新兴市场刮起风暴。然而,我们预计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将在未来几个月开始逐步下行。

新兴市场不会重蹈90年代覆辙

NBD:从历史上看,美联储也经历过几次的加息周期,那么本轮的加息周期与之前的哪一次最为相近?为什么?美联储的加息与新兴市场的崩溃之间有关联性吗?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

玛里斯卡尔:要说历史上哪一轮加息周期与本轮加息周期类似,可以说几乎没有。尽管在后金融危机时期,美联储已从0.25%的基准利率加到了1.75%,但从历史上看,这仍是相当低的水平。当前,不仅是加息周期,也是一个利率正常化的过程。在全球通胀调整后,大多数发达市场的利率都很低,在某些市场甚至几乎是零利率。

NBD:在强美元和美联储持续加息周期的宏观环境下,投资者应该持有怎样的资产配置/投资组合?投资者该如何对冲风险?

玛里斯卡尔:如果美元持续走强,并且美联储继续加息,这将意味着通胀高于预期,这也将对债券和房地产市场带来冲击,但黄金仍将是表现良好的资产。此外,美债收益率的曲线可能会反转。

NBD:阿根廷央行在八天时间内连续三次绝望式加息后,我们下一步应该特别关注那些关键指标?

玛里斯卡尔:阿根廷是全球流动性减少的第一个受害者。阿根廷央行对此作出的反应也是相当有力的——如果美联储如预期持续加息,并且美元开始走软,三次连续加息后应该足以稳定比索。当然,除了阿根廷外,我们还在关注其他一些比较脆弱的国家,如土耳其和南非货币遭到抛售的现象。但我们预计这些经济体中潜在的风险不会传导至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中——新兴市场经济体不会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覆辙。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