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只能我有,不允许你有”!美国拟限制中国在美投资敏感科技行业

内容摘要:

近日,中美贸易争端愈演愈烈,据外媒报道,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来限制中国在美国涉及敏感科技行业的投资。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五(4月2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最近,美国在中美高科技领域动作频频,说到底是暴露了美方“只能我有,不允许你有”的霸权心态。

每经记者 蔡鼎    实习记者 余佩颖    每经编辑 秦勇    

据彭博社和《金融时报》报道,当地时间4月19日,负责监管国际市场与投资策略的美国助理财长希思·塔博特(Heath Tarbert)在2018国际金融协会华盛顿政策峰会上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来限制中国在美国涉及敏感科技行业的投资。

彭博社在今年3月28日就此事便有过相关报道,在报道中曾提到有四位匿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财政部正着手拟定禁止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某些科技领域的计划,其中包括半导体以及5G无线通信技术。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五(4月2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就有关美国财政部正考虑通过紧急权力法和相关安全审查限制中国在美敏感投资的问题时回应,最近美国在中美高科技领域动作频频,说到底是暴露了美方“只能我有,不允许你有”的霸权心态。

“必须要指出,美国频频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美高科技领域的贸易投资设限,显然是以国家安全为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你在中国生活可以看到,苹果手机这样的产品随处可见,我们不觉得是威胁,但在美国如果有人买了华为手机,在美国的一些人看来就成了威胁到美国安全的重要事态。”她反问道,“作为世界上头号强国和科技强国的美国,难道果真已经脆弱到如此地步了吗?”

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

美国拟对中国在美投资实施更严苛的监管

维基百科资料显示,《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于1977年10月28日开始实施,属于美国联邦法律。在面临任何“非寻常的特别的”(unusual and extraordinary)对美国构成威胁的行为时,美国总统可判定宣布其为国家紧急情况,并被授权管理规范其商业行为。

据路透社报道,这项法律在美国遭遇911袭击后被广泛用来冻结某些军事组织以及非法金融网络的资产。特朗普一直要求对所谓中国在贸易往来中开展的不公平行为进行打击。他曾表示,要施加15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34亿元)的关税来对抗所谓的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强制的科技转让行为。而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将赋予特朗普更多的权力。当他判定宣布某些投资行为属于国家紧急情况时,这项法律将允许他对中国在美国的涉及敏感科技行业的投资施加更严苛的限制。

此外,基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的立法,美国财政部正在寻求对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施加更严格的条件,而这可能会超过CFIUS目前的职权范围。而美国国会也正在考虑通过立法来扩大它的职权范围,使它能够对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合资企业的境外投资行为进行审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联邦政府委员会,它对可能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交易进行审查,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委员会主席。

图片来源:摄图网

据彭博社报道,希思·塔博特在周四的活动上表示,财政部支持扩大CFIUS职权范围的议案,并且这项议案也获得了两党的支持。

彭博社报道称,白宫贸易顾问克里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扩大CFIUS职权的立法能够实现一种平衡。它能够解决目前CFIUS法律中的一些漏洞,同时又能保持美国开放的投资环境。

然而,据《金融时报》报道,通过立法来扩大CFIUS的职权这一提案受到众多企业的反对,如IBM和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mpany)。他们认为针对境外资本在美投资的这项拟议措施定义得太过宽泛。

在本周五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针对美国的上述行为表示,“美国一方面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一方面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贸易投资设限,这不符合市场规律和国际规则,也不符合美国口头上一直嚷嚷的公平、公正和对等原则。”

华春莹称,“美方应该清楚,科技服务应当服务于全人类的福祉,而不应该沦为某个国家推进霸权的工具”。

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恐受拖累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中美之间日趋紧张的贸易氛围,2017年中国在美国最终达成协议的直接投资额较2016年的4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93亿元)下降35%,为2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4亿元),最近中美政府之间的各项贸易政策则可能加速这一数据的下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报告作者之一的韩其洛·赫恩曼(Thilo Hanemann)表示,2018年这个数字可能会再次下滑。2018年前两个月,中国对美投资仅达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5亿元),相比近年水平出现大幅下降,而“筹备”中的潜在交易也是近年来数量最少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荣鼎咨询公司的报告,2017年中美间对外直接投资(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下降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对不规范的资本流动实施控制,美国政府对中国在美的投资实施日益严格的监管是次要原因。然而,2018年这种情况将会截然不同。若国内和全球的宏观经济情况允许中国政府今年放宽对资金的管控,而美国方面的各项行动恐将阻碍两国之间资金流动的好转。2017年和2018年初的一系列失败案件都暗示着CFIUS对中国在美投资日益增强的限制。

今年3月,白宫方面曾叫停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博通收购美国通信公司高通一案。据《金融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担心这次收购案会减少高通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从而让中国公司能够在5G技术方面追赶上美国,这也是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