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比“至暗时刻”更黑暗?激进投资集团怒怼扎克伯格:没能力就下台

内容摘要:

扎克伯格正在经历创立Facebook以来最艰难的一年。假新闻、数据泄露……接连发生的丑闻事件让Facebook饱受舆论批评,也将扎克伯格推至风口浪尖。日前,一家名为Open MIC的激进投资集团公开呼吁扎克伯格辞去在Facebook的所有职务。Open MIC首席执行官表示:“扎克伯格的准备证词内容证明了一个简单事实:他并不理解如何领导一个大型、全球化的上市公司。”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余冬梅    

____.thumb_mb

(资料图 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余冬梅

据美国财经媒体The Verge报道,随着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愈演愈烈,Facebook的公司治理制度也遭到了来自投资人的强烈不满。日前,一家名为Open MIC的激进投资集团在一份声明中,公开呼吁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辞去在Facebook的所有职务,理由是扎克伯格到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时毫不负责任。

“扎克伯格的准备证词内容证明了一个简单事实:他并不理解如何领导一个大型、全球化的上市公司。” Open MIC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康纳(Michael Conno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在Facebook担任两个职务——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目前是时候让他辞去至少其中一个职务了。”

“Facebook早就该把公司CEO和董事长的角色分开了,”康纳继续说道。“扎克伯格应该辞职或被解雇。”

纽约养老基金呼吁独立董事会主席取代扎克伯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Open MIC已不再持有任何Facebook的股份,但作为公司和股东协调人的角色,该组织曾多次联合Facebook的投资人群体,要求Facebook承担更多的管理责任。今年早些时候,Open MIC协调了一名Facebook股东对2016年美国大选干预等报告的请求,以及一个建立Facebook风险监督委员会的单独请求。

而更令Facebook头疼的是,Open MIC并非唯一一家给扎克伯格施压的集团。上周,纽约市审计长斯科特·斯金格(Scott Stringer)代表纽约市养老基金呼吁Facebook对董事会结构做出类似Open MIC所要求的改变。该基金是Facebook的重要投资者,持有Facebook价值近9亿美元的股票。

斯金格指出,近期Facebook股价的连续下跌是由于公司看似不负责任的一些行为所致。自最近数据泄露丑闻事件曝光以来,Facebook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15%。“我们认为Facebook的董事会需要更多监督,” 斯金格说道。“Facebook需要有一个独立的董事会主席。”此外,斯金格还在一封信中敦促Facebook增加三名新的独立董事。

上周末,《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的一篇社论也呼吁扎克伯格辞去Facebook的职务。

不过,除非扎克伯格迫于压力自己主动辞任Facebook的职务,否则不可能通过董事会投票的方式让他离职。去年,曾有一份改变目前Facebook A、B股结构的动议,以限制扎克伯格的投票权,但该动议最终遭到否决。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文件显示,扎克伯格目前持有77%的Facebook B类股票,根据Facebook的多层股票结构,每一股A类股票拥有一票投票权,每一股B类股票拥有10票投票权,据此计算,加上其他委托投票权,扎克伯格对Facebook拥有的投票权达到59.7%,占据绝对多数。

然而,面对外界的呼声,扎克伯格并没有辞职的想法。他在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采访时表示,并没有考虑辞职,因为他“非常有信心,并能够解决Facebook面临的困境”。

扎克伯格本周将前往国会作证

几个月来,扎克伯格一直将2016年的美国大选描述为他自己和Facebook的一个转折点。

当地时间上周五,扎克伯格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用户数据、假新闻、俄罗斯对Facebook的操控等事件引发的一系列丑闻,导致Facebook对“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的责任有了根本上的转变”。而如今,扎克伯格正试图改变Facebook,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接受公众的审查。他表示,未来Facebook的一个大“主题”将是获得“独立的专业知识,以及评估我们所做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实除了Open MIC之外,当地时间4月4日,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就被问到“公司董事会是否讨论了他辞去Facebook董事会主席”的问题。而扎克伯格本人对此的回答是,“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此前,Facebook发表声明说,咨询公司剑桥分析从8700万名用户那里收集了Facebook的不当数据。

但对于投资者,甚至是立法者来说,最值得关注的是扎克伯格本周将首次前往国会,为Facebook最近的丑闻提供证词——他将面对的现实是,公司治理是一个值得深入探索的复杂问题。由于Facebook面临着巨大危机,扎克伯格也拥有公司的控制权,并同时兼任CEO和董事会主席职务,这不禁让投资者对Facebook董事会的独立性提出了质疑,因为其他股东实际上拥有很少的权力。

其实,有时公司董事会会在CEO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之前就进行人为干预。例如,去年,美国联合航空一名乘客被工作人员强行从客机上拉下,原本向美联航CEO奥斯卡·穆尼奥斯(Oscar Munoz )承诺的董事会主席职位也就因此泡汤了。

管理咨询公司Value Edge Advisors的副主席内尔•米诺(Nell Minow)上周四表示,将公司的CEO和董事会主席这“两个职位分离以达到‘平息’股东”目的的想法始于20世纪80年代,但“除非公司发生重大事故,否则将这两个职位分离几乎不可能”。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