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国产翻拍剧扑街尴尬不断 偷懒式制作模式实则危机四伏

内容摘要:

近年来国内荧屏上,翻拍自日韩原版的国产剧成了香饽饽。但大多数翻拍剧,品质都和原版相去甚远。但制作方似乎对此视而不见,依旧乐此不疲地执着于翻拍。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偷懒式的制作模式,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危机四伏。媒体人唐平坦言,国剧在翻拍过程中的极其敷衍化和赚快钱心态是直接导致大量翻拍剧“扑街”的重要原因,《柒个我》就是最近的一次反面示范。

原标题:国产翻拍日韩剧尴尬不断

继今年上半年翻拍自日剧的《深夜食堂》遭遇滑铁卢后,“国产剧翻拍日韩剧必被吐槽”俱乐部又增添了一位新成员。翻拍自2015年热播韩剧《杀了我治愈我》(《Kill me Heal me》)的国产剧《柒个我》正在腾讯视频播出,尽管主演张一山的表现可圈可点,但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却仅有4.7分,接近1万人打分,超过三成的观众打出一星低分,不少观众吐槽“原版治我病,此版要我命”。

演技拯救不了“汉化式”翻拍

《柒个我》讲述了拥有七重人格的财阀三世沈亦臻(张一山饰)和他的秘密女主治医生白欣欣的爱情故事。该剧的原版《杀了我治愈我》在韩国本土播出时,曾掀起全民追剧热潮,中国观众也很买账,该剧在豆瓣的评分高达8.8分。

不过,原版和翻拍版呈现出天与地的口碑差距,有观众毫不留情地称《柒个我》为“汉化版”翻拍作品,即对原版作品毫无创新的粘贴复制——大到场景设计,小到人物台词、表演方式,同原版完全一致。剧中张一山扮演的沈亦臻体内除了主人格之外,还住着另外六重人格。平心而论,张一山的表演很卖力,因此出现这样的观众反馈:如果不是张一山的演技撑着,几乎找不出看这部剧的其他理由了。

《柒个我》最突出的尴尬点是声音。翻拍团队几乎完全翻译了韩剧台词,让操一口京腔的张一山穿上高领白毛衣自白,违和程度甚至让“国产剧台词和韩剧台词的适配度为零”这样的话题登上热搜榜。此外,媒体人纪如泽直言,在许多经典段落中,背景音乐不适宜、台词尴尬生硬、镜头节奏完全失控,让本该深情动人的桥段拍出了尴尬喜感,而这种尴尬的喜感在造型的跑偏崩坏衬托下,被成倍地放大。

也有评论认为,韩版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它跳脱出了爱情剧的俗套,注重刻画心理治疗师与分裂者各个人格之间的沟通过程,将主角之间救赎与被救赎、主人格与副人格之间从对立到和解的整个过程描写得入木三分。观众盖伦印象很深的一点是,《杀了我治愈我》将现实融入到角色中,让人们把对这个角色的喜爱投射到对人格分裂者的谅解和关怀中。但令她失望的是,《柒个我》尽管有同样的剧情,却无法传达背后的深意,徒留下“玛丽苏偶像剧”的空架子。

收视率指挥棒下的“万金油”

近年来国内荧屏上,翻拍自日韩原版的国产剧成了香饽饽。五六年前湖南卫视翻拍的一部《回家的诱惑》火遍全国,掀起一股“回家”热潮之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部翻拍剧登陆各大卫视,比如《一不小心爱上你》翻拍自韩剧《蓝色生死恋》,《相爱穿梭千年》翻拍自韩剧《仁显王后的男人》,《深夜食堂》翻拍自同名日剧。

翻拍日韩剧之所以盛行,和唯收视率论密切相关。制片人大楠透露,随着“一剧两星”政策出台,本来就火热的电视剧市场争夺战更加白热化,独家资源也显得愈发紧迫,一家电视台高价购买引进剧,还要与其他卫视“共享”,为翻拍剧的流行埋下了伏笔。“越来越多的电视台、网站已经意识到要自制电视剧,而翻拍剧因为有此前的市场基础,可以减小风险。”在影视行业从业者张嘉埔看来,这类翻拍剧就像是“万金油”,不少投资方坚信,这类剧拍好了名利双收,拍不好赚足热点提热度,可以说是“只赚不赔”。

遗憾的是,尽管如《漂亮的李慧珍》这样的翻拍剧收视表现飘红,但大多数翻拍剧,品质都和原版相去甚远。但制作方似乎对此视而不见,依旧乐此不疲地执着于翻拍。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偷懒式的制作模式,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危机四伏。媒体人唐平坦言,国剧在翻拍过程中的极其敷衍化和赚快钱心态是直接导致大量翻拍剧“扑街”的重要原因,《柒个我》就是最近的一次反面示范。

翻拍剧要翻身重在“本土化”

今年上半年黄磊主演的翻拍剧《深夜食堂》令观众大失所望。当时就有评论指出,《深夜食堂》最大问题是出在了“本土化”上,完全模仿日式风格,除了剧中老坛酸菜面可以稍微拉回一点亲切感之外,人物设置和剧情都显得不伦不类,最终落了个口碑、收视双输的尴尬局面。

观众常常觉得,翻拍的国产剧大多缺乏新意,常常在遵循原作与创作新意之间矛盾徘徊,以至于往往既丧失了原作的韵味,又未能创造新的境界,给观众一种山寨感。比如翻拍自日剧的《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将一些细节进行了调整,如将剑道换成击剑,多处情节也做了本土化处理,但整部剧复制意味依然很浓,更无法谈超越原作。

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目前绝大多数国剧翻拍还停留在皮毛阶段。影视评论人“牛角尖”认为,简单粗暴的更换演员和更改故事背景似乎已是翻拍过程中能做出的最大“动静”,真正意义上的因地制宜少之又少。在纪如泽看来,翻拍就是一场影视翻译,如果只求准确,最好的状况也只是优秀的“机器翻译”,“只有在真正理解原作内涵的基础上进行有机的替换和改编,才能创作出‘信达雅’的再原创作品,如果无法理解这一点,《柒个我》的尴尬局面还会上演。”


更多新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