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1年花9千亿进口石油,中国却没资格讲价,人民币将向美元发起挑战!

内容摘要:

2016年中国原油进口量增长至3.81亿吨,为了购买这些石油,去年中国花掉了约合人民币9000亿元。尽管已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买家,但由于没有定价权,我国进口原油每年要多支出约20亿美元。12月2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把原油期货作为我国期货市场全面对外开放的起点,做好原油期货上市工作。

石油美元是全球外汇储备、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记者发现出于地缘政治、分散风险等因素的考虑,一些产油国在极力摆脱对石油美元的依赖,当更多的产油国接受人民币支付,人民币将和石油美元一样,或成为这些产油国购买中国商品的资金来源,或者成为他们的外汇储备投资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

对有车一族来说,油价是最值得关心的事情之一。

成品油价格究竟什么时候该涨,什么时候该跌?很多人都不明就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发改委的调价公告。

实际上,成品油价格的形成机制比较简单,就是参照布伦特(英国)、迪拜(阿联酋)、米纳斯(印尼)三种原油价格的变动相应作出调整。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成品油的价格,难道不是应当由中国自己的供应和需求决定的吗?为什么非要参照远在天边的国外的油价呢?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

根据国家海关的数据,2016年,中国原油进口量增长13.6%至3.81亿吨,并在当年12月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为了购买这些石油(石油、石油产品及有关原料),去年中国花掉了1387.83亿美元的真金白银,约合人民币9000亿元。

▲中国原油进口量以及月进口均价(数据来源:同花顺)

尽管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买家,但石油的价格却控制在美国手里。有研究机构测算,由于没有定价权,我国进口原油每年要多支出约20亿美元,经年累月,最终我们将多付出数百亿美元的巨大代价。

但好消息是,石油的定价权,中国一定是要争取的,并且这一努力最近已经有了重大进展!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原油期货已到冲刺阶段

12月2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把原油期货作为我国期货市场全面对外开放的起点,做好原油期货上市工作;目前,筹备多年的原油期货已经进入上市前最后冲刺阶段。

早在今年5月11日,经中国证监会批复同意,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INE)发布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章程》、《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交易规则》、《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结算细则》等11个业务细则,并自5月31日起会同上海期货交易所各会员单位,开展全市场仿真测试。

上海原油期货的合约以及操作手册也早已对外公布:

▲数据来源: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目前,全球已经有11个交易所上线了原油期货,包括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伦敦洲际交易所(ICE)、印度国家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NCDEX)等,上海原油交易所将成为全球第十二家。

虽然原油期货交易所众多,但实际上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只有2家,即纽约商业交易所、伦敦洲际交易所,两者合计占有全球97.27%的成交量(2016年数据)。

▲纽约商业交易所和伦敦洲际交易所决定了全球原油价格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已经有原油期货。1993年,在原上海石油交易所就已经成功推出过石油期货交易;到1994年初,其日平均交易量已超过当时世界第三大能源期货市场新加坡国际金融交易所(SIMEX),成绩斐然。然而,此后我国对于国内期货交易所以及上市品种进行了整顿,原油期货退出了历史舞台。

尽管中国原油期货发展比较曲折,如今再度登上国际舞台,面临的竞争也远比24年前要激烈得多,但和印度、墨西哥等地的交易所相比,上海原油期货发展有其独特的优势——即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

2000年至2011年,中国石油消费量年均增长6.5%左右,大幅高于全球平均增速1.2%;尽管在2011年之后,我国石油需求增速开始放缓,到2016年降至3.23%,但仍远远高于全球1.6%的增速水平,是原油消费最大需求增量来源国。2016年,中国日均进口838.2万桶原油,相当于世界第一产油大国沙特日产量(1023万桶)的八成以上。

▲国际能源署对2017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的预计,印度和中国将成为主要的增量来源

此外,中国还有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海油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其规模在全球石油企业当中位居前列(三者在财富500强榜单上分列第3、第4、第115位),在供应端,上海原油期货的交割能够得到较好的保证。

为什么要原油期货?

作为最重要、最具战略价值的大宗商品,石油对一国经济极为重要,尤其是在中国对外原油依赖度已经超过67%的情况下,保证原油价格稳定的必要性更加明显。

▲中国对石油的供需概况(数据来源:神华期货)

对于中国推出原油期货的战略意义,神华期货总结称:

一是争夺国际油价定价权,增强国际竞争力。近二十年来,因为中国等亚洲国家无定价权,在不考虑运费差别的情况下,亚洲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对中东石油生产国支付的价格,比从同地区进口原油的欧美国家的价格要高出1~1.5美元/桶,“亚洲升水”使我国进口原油每年要多支出约20亿美元。中国如果能够掌握定价权,则有助于消除这样的价格劣势,同时也可以削减石油价格大幅波动对整体经济的扰动。

二是促进成品油价格的改革。现有成品油价格是参照国外三家交易所的价格,且是10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时才作出调整,这样的调整既不是国内供需的真实反映,同时也不够及时。有了自己的原油价格之锚,成品油价格也就有了权威的参照。

三是为国内原油企业提供套期保值渠道,降低企业经营风险。

四是协助完成石油战略储备,维护国家石油安全。原油期货是杠杆交易,可以减少企业的石油现货库存和资金占用,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现货石油储备的不足;同时通过“保税交割”上市原油期货,国际石油贸易商会在中国建立交割仓库以储存石油,大量石油将被运输和储存在中国,从而利用国际资金帮助我国储备石油。

▲截至2016年年中,中国石油储备为3325万吨,上述表格根据1吨=7.2桶加以折算比较(数据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申万宏源等)

石油人民币,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石油不仅仅是商品,同时它也是现代金融体系极为重要的部分,它对国际金融秩序的“贡献”,突出体现在石油美元上——可以说,石油美元是美元成为全球最重要货币的核心载体。从美元和石油的关系演化,也能给人民币的国际化,找到一些可资借鉴的经验。

众所周知,二战结束后,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主宰了国际货币市场,美元对黄金挂钩,其他货币对美元挂钩,这是一种全球性的固定汇率制度。但由于“特里芬难题”的客观存在(美元不断外流与美元必须保值的矛盾),加上1970年代初的石油危机等突发因素的冲击,美国被迫放弃金本位制,美元与黄金脱钩。

虽然遭遇这一重大挫折,但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体系核心的地位并没有因此丧失,因为,美元找到了黄金的“替代品”——石油。和黄金相比,石油更适合浮动汇率制,而且全球规模不断扩大,毕竟黄金数量极为有限,而石油供应则要充足得多。

石油美元的头号功臣当属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以他为首的外交团队与沙特阿拉伯王室在1974年达成了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是:

美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保障沙特不受以色列侵犯,同时确保无限期保存沙特君主制;作为回报,沙特阿拉伯所有的石油出口必须全部以美元作为计价和结算货币。

▲基辛格与沙特国王费萨尔会晤

在阿拉伯国家当中,沙特是举足轻重的大国,也是当时全球最大的产油国,在沙特采用美元结算后,OPEC其他产油国纷纷效仿,加入了石油美元这一体系。如今纽约商业交易所和伦敦洲际交易所的石油期货交易,均是以美元计价。

石油美元体系对美元的支撑作用极为明显。美国自己使用美元,近乎零成本在全球购买商品,其他国家则拿到辛辛苦苦挣到的美元去购买石油;产油国利用赚到的石油美元,购买以美元计价的各种资产(也有一部分用于采购商品),美元最后又回流到美国或美国企业,以维持美国庞大的贸易逆差,若美元贬值,则意味着一部分负债被美国赖掉了。

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SWFI)的统计,截至2016年6月,以石油天然气为来源的主权财富基金总规模为4.2万亿美元,占到全部主权财富基金总规模7.3万亿美元的58%。石油美元是全球外汇储备、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欧佩克石油出口净收入(左轴,单位10亿美元)(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局)

出于地缘政治、分散风险等因素的考虑,一些产油国也在极力摆脱对石油美元的依赖。比如伊朗就推出政策,力主用欧元结算;而俄罗斯已经在用人民币结算石油贸易;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多国也已经尝试绕过石油美元体系,在双边石油贸易中采用欧元、人民币等非美货币;沙特、巴西、苏丹等国也已展露观望的姿态。

包括人民币在内,如果其他非美货币在全球石油贸易结算当中能够获得更大的份额,那么在全球货币支付体系当中,非美货币的地位将得到有效提升,整个国际金融体系也更加合理。

比如,当更多的产油国接受人民币支付,人民币将和石油美元一样,或成为这些产油国购买中国商品的资金来源,或者成为他们的外汇储备投资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

▲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当中的占比变化(2015年10月VS2017年10月)(数据来源:SWIFT)

根据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的研究报告,未来全球石油计价和结算体系将大概率转变为美元、欧元、人民币并行的“三元格局”,或是以美元、人民币为主导的“双峰格局”。

假设全球石油出口国(除美国外)普遍接受石油人民币,则在“三元格局”和“双峰格局”下,人民币全球支付的年度规模预计分别增加2236.5亿美元和3354.7亿美元。

▲数据来源:工银国际

从全局看,石油人民币与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建设相辅相成。以“一带一路”沿线经济发展的内生需求为动力,以人民币的货币信用为支撑,石油人民币体系将逐渐形成惠及中国、沿线经济体、石油出口国的良性循环。

▲数据来源:工银国际

从中国流出的石油人民币,如今也有更为便捷的投资渠道,持有人民币的吸引力日益增强:

通过QFII、沪股通、深股通,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投资中国的股票。而据央行最新数据显示,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股票的金额已经从今年6月份的8680亿元增至了9月份的10210亿元,首次突破万亿元关口;

通过债券通,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投资中国规模高达10万亿美元(人民币66亿元)的债券市场。截至2016年底,境外资金持有中国境内债券创下8256亿元人民币的新高值,同比增幅接近13%;在债券通开通后,渣打银行预计,到9月末,外资持有的中国债券将超过万亿元大关。

通过直接投资,外资还可以方便地投资中国的金融业(银行对外资持股的比例上相已放宽至51%)、制造业等不同产业。

按照程实的说法,作为下一个战略支点,突破石油美元阻碍、构建石油人民币体系已是当务之急,其成败将决定国际化进程的长远空间。而在上海原油期货正式上市后,这样的大变局,也将徐徐展开。

每经记者 杜恒峰

每经编辑 王嘉琦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