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访│总投资不足1000万,《大世界》凭啥斩获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

内容摘要:

无论是摘得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大世界》还是斩获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嘉年华》,从柏林电影展、威尼斯影展、东京电影节等国际知名电影展游历一圈,它们又回到国内观众的视野。对于闯荡电影江湖的年轻人和默默耕耘的艺术电影创作者来说,这是一种宝贵的良性循环,做自己的电影、获取国际认可、再让这些没有明星不是大投资的电影得到更多的关注。他们赢得了坚定自己风格和选择的底气,中国电影的表达空间里也会增添多元化的力量。将于明年1月开画的《大世界》能给观众带来惊喜吗?“总投资没超过1000万元。”面对每经影视的专访,《大世界》制片人杨城透露道。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实习生 徐程

每经编辑 杜蔚

走上金马奖的舞台中心,《大世界》导演、编剧刘健的话不多,这部花费三年时间一笔一笔手绘出来的电影,95%都由刘健亲自完成。然而,就在前天晚上(11月25日),当刘健捧起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奖杯时,他首先感谢的是他的制片人杨城,“谢谢他的坚持才有了今天的《大世界》。”

▲刘健(左二)、杨城(右二)(金马影展官微/图)

成功的电影团队间总是有一种江湖儿女的情义,维系他们的不仅是一纸契约,更多的是源于对电影的热爱和专业,这其中创作者和制片人的关系尤为关键。特别是对刘健这种艺术家气质的创作者,有一个既懂他、支持他又能高效料理好资金、参赛、宣行等一切外围事务的制片人真是太重要了。

定档于明年1月12日上映的《大世界》从电影节认可上已创下了华语动画电影新纪录,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拿下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大世界》面向市场时会让大众惊喜吗?在20多天前的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提前观看了《大世界》全片,并专访了制片人杨城。

荒诞现实动画片

11月25日的金马奖颁奖现场,站在刘健身旁的杨城想起4年前29岁的自己刚刚学习做制片人的一幕,那时他坐在金马奖颁奖礼的角落,远远地看着聚光灯下的获奖者,觉得也许得到金马奖的认可与欣赏就是做电影的动力吧?“现在我有了新的理解,让我们一直有激情做电影的不是票房也不是奖项,唯有找到电影与自己的深层关系,这样才会有做电影的幸福感。”杨城由衷的说。

当晚的金马奖主持人陶晶莹用“后生可畏”来描述本届金马奖的关键词。杨城便是其中之一,三十出头的他曾在方励公司工作过,已经担任过《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等艺术品相上乘的电影制片人或联合制片人。

▲杨城(左)领奖

十多年前,在杨城还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时,他在一个选片会上见到了刘健的动画电影。“觉得非常奇特,那时国内还没有人这样做动画。我毕业后虽然一直做真人电影的制片工作,但仍然很欣赏刘健老师,于是开始了与他的第一部动画长片(编者注:2010年《刺痛我》)合作。”杨城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去年,杨城创业,成立了哪吒影业公司,与刘健合作了《大世界》。

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在平遥观看了77分钟的《大世界》,这是一部画给成人看的动画片,南方雨夜里,工地司机小张抢劫了老板的一包巨款,在此后的24小时里,三教九流各番势力卷入到对巨款的追逐中。啼笑皆非的黑色幽默也就此展开。这种荒诞的现实主义犯罪题材让人想起昆丁·塔伦蒂诺和盖·里奇。

《大世界》情节紧凑、台词犀利、画风独树一帜,对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人物群像有着生动的观察,这都是影片不可多得的闪光点。但要论故事丰满程度和主题深刻性,《大护法》绝不逊色于《大世界》。所以《大世界》居然在金马奖上跑赢一起入围的《大护法》,还是出乎很多人所料。

▲杨城亮相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摄影)

金马奖的评语是“错综交错的故事和暗流涌动的欲望,展现了犀利的批判视野。”平遥国际电影展上的颁奖语其实更切中了它在华语动画电影届摘获殊荣的意义——“导演从自己的现实经验出发,对动画语言进行了创造性开掘。这是一个具有启示意义的电影文本,它拓宽了中国电影的表达空间。”随着《疯狂的石头》《追凶者也》等电影的亮相,证明了国产真人电影已经能成熟地驾驭荒诞现实类型片。而用动画的手法来表现这种类型片,《大世界》具有开创意义。

刘健以作品“入股”

通宵网吧凌乱的桌面、塞进快捷酒店门缝的小卡片、满口方言的面店小老板……《大世界》的牛就在于这些画面上的一幕幕,真实的像照片的复刻。

“刘健导演以前就写了这部小说,很久以前还发表过。”杨城介绍道。48岁的刘健在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任教,用动画的方式来展现写实的视角一直是他的特点。

然而,以《大世界》的故事来看,让真人出演也是完全可以的,为什么还要用纯动画表达?

▲《大世界》海报(电影大世界官微/图)

“动画是自己凭空创造一个世界,创作者可以100%控制,不会因为演员、天气、光线等其他因素而造成遗憾。但如果你想要完美,就要花更长的时间,所以他选择坐在电脑前面,用三年时间,绘制出一部电影。”杨城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说。

通盘看现在的动画电影市场,杨城觉得市场已经越来越好了,但大家对动画的理解还相对单调。“要么就是低幼卡通,要么就是好莱坞合家欢。其实动画非常多元,除了这两种类型,还可以有严肃的风格、残酷的风格等等。”

“我觉得国产动画会越来越好,动画整个过程还是比较纯粹和可控的,不像真人电影有很多不确定性。我觉得中国人很有创造性,给他们好的创造环境,就能生产出好的东西。”杨城认为。

虽然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的创作,但凡电影开工就需要花钱。“就连水、电都需要钱。”杨城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表示,“《大世界》的总投资没超过1000万元,主要是我们哪吒影业主投,其实花的现金不多。”

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此前曾向《魁拔》系列导演王川了解到,一部制作精良的动画电影3000万元、4000万元是常有的事。由此看来,《大世界》的真金白银不算贵,它贵在时间成本。

“刘健老师工作室也是出品方之一,他不是往里面投钱,他的投资份额以他的创作来折算,而并非由投资方来买断创作者电影收益权的传统方式。我觉得对这样的电影,对这样的导演来说,这一定是最佳的合作模式。”杨城向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解释道,目前《大世界》已吸引到嘉映影业、彩条屋影业等加入到联合出品方。“后期引进了其他的投资方伙伴,因为需要团结更多的力量来做宣发。”

继续低成本路线

对杨城的新公司哪吒影业而言,《大世界》无疑是“开门红”。

“现在只有一个投资方,还处于天使轮的阶段。(笑)”杨城坦言,其实我找到投资是很快的,但找到后我想了半年才注册公司,因为我要想清楚这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最后我觉得,我们要做兼具艺术个性和市场竞争力的公司。”

“艺术个性是必须有的,如果花钱和时间去做一个平庸的电影,那简直是浪费生命。其次是市场竞争力,因为你要生存,即便是小成本电影、艺术电影,也要在他们对应的市场具有竞争力。基于这两点,你的公司就必须专业。”杨城在接受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采访时称,“现在大家谈太多电影情怀,其实专业精神特别重要。”

哪吒影业目前只有5、6个人,一年只开发两部电影。他们聚焦低成本动画、低成本剧情片、低成本纪录电影,所谓低成本就是1000万元以下的,要做的就是更看中剧本,更看中导演风格的电影。至少前三年会专注做低成本电影。

而如今,影视行业的小公司、新公司、艺术类电影公司成立了非常多,也死了非常多。说起这个话题,杨城觉得电影公司最容易落入PR导向的陷阱,太刻意强调品牌宣传和融资宣传,其实电影公司最核心的永远是专业能力。“要每天不断的学习,一刻也不能自满。”

在杨城看来,虽然大家都在搞各种各样的新导演计划,但其实非常好的新导演是特别特别少的。“我们找到他们,就会以特别耐心、特别专业的方式去合作。不会非常快的去榨取他们的价值,也不做拔苗助长的事情,一切按照规矩来。这个创作是有它的规律的,你有再多的钱,再大的IP,再多的资源人脉都没用。”

说到他挖掘新导演的标准,杨城认为新导演首先是一个对自己有很高标准的人。“但大部分导演都做不到,他们可能觉得只要拍出来,再享受光环和热闹就行了,这种导演我不太接受。第二,他要耐得住寂寞。当然还有一个,他要是一个有趣的人,聊得来的人,大家相处会比较愉快。”

“此外,新导演和投资方合作要建立更专业更完善的模式,不是简单的聊聊,停留在对方是一个好人印象上面就开始干。”

无论是《大世界》还是斩获金马最佳导演奖的《嘉年华》,从柏林电影展、威尼斯影展、东京电影节等国际知名电影展游历一圈,它们又回到国内视野,登上平遥电影展、台湾电影金马奖的舞台,之后再放映在国内大银幕。对闯荡电影江湖的年轻人和默默耕耘的艺术电影创作者来说,这是一种宝贵的良性循环,做自己的电影、获取国际认可、再让这些没有明星不是大投资的电影得到更多的关注。他们赢得了坚定自己风格和选择的底气,中国电影的表达空间里也会增添多元化的力量。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