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制造业是“陆军” 还要有金融“海空军”

内容摘要:

刘纪鹏可谓是资本市场众所周知的名字。他将在本周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7第六届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分享他的精彩观点。不过,在近日记者采访他时,他也提前“剧透”了一个观点:“光有制造业作为中国经济的陆军是不够的,还需要货币金融做我们的海军、资本金融做我们的空军。”

_____.thumb_mb

CFP图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宋思艰

“光有制造业作为中国经济的陆军是不够的,还需要货币金融做我们的海军、资本金融做我们的空军。”近日,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将于11月23日~25日于成都召开的“2017第六届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作为“企业股改第一人”、国内首提“资本金融”概念第一人,刘纪鹏也将分享他的精彩观点。

“企业股改第一人”

刚立冬的北京已经有了寒意。11月中旬的一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刘纪鹏在工体附近的办公室,与其展开了峰会前的一次深入交流。

眼前的刘纪鹏院长神采奕奕。在记者来之前,刚参加了一场国际电话会议,却丝毫未见疲态,完全看不出已是一位年过花甲的中年人。

作为著名股份制和公司问题专家,从20世纪90年代初,刘纪鹏参与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早期建设,主持了国家电力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铝公司、海尔集团、海南航空、万向集团、李宁公司和天津开发区总公司等多家各类企业的股改上市、公司战略、并购重组及投融资方案设计,这些企业遍及多个省市和众多产业,曾被媒体称为“企业股改第一人”。

他具备丰富的实践知识,注重企业股份制、集团化和国际化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在产权改革方面,他根据西方规范和中国国情的结合,提出了定向募集公司、STAQ系统法人股流通及净资产分割连续型转让的产权交易模式,这些均被中央和地方政府采纳并试验;在管理咨询方面,他根据企业改革的市场需求,创新了大公司集团的《财务结算体系》、《考核指标与评价体系》、《人力资源开发系统》及《管理信息系统》。另外,他还担任过全国人大《证券法》、《国有资产法》、《期货交易法》和《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修改组和起草组成员。

国内提“资本金融”概念第一人

而刘纪鹏院长最为突出的贡献,是在中国首先提出了“资本金融学”概念,并出版了《资本金融学》专著——这成为了解资本金融理论与务实的第一本教科书。2015年,在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张大中等企业家的支持下,刘纪鹏组建了国内首家资本金融研究院,院旨为“资本金融,国之利器;法治民主,国之基石”。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交谈中,刘纪鹏院长首先通俗易懂地阐述了他的资本金融体系核心内容:“目前我国金融体系仍然是以通过银行贷款、通过债权投资为主导的间接融资模式,老百姓的存款要通过银行存款等形式,先将资金提供给金融机构,再由金融机构提供给企业,这样隔断了资金供求双方的直接联系,降低了资金配置效率。”

刘纪鹏称,说到资本金融,就让他想起了现代投行,或者证券、信托、金融租赁等非商业银行金融机构为企业融投资的模式。更高一个层次,是多层次资本市场,或者多元化的资本金融产品。这样的金融融资体系,恰恰体现了十九大报告中讲的金融为实体服务、脱虚向实,同时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刘纪鹏表示,我国现在的直接融资不过20%,但是在发达国家,股票债券,资本金融的融资要占到70%以上。资本金融说到底,是一个各方共同承担收益、共同承担风险的共责系统。

在货币金融中,老百姓需要保本保息,刚性兑付;银行承担企业破产等发生坏账,或者经济周期的风险。所以,货币金融要转型,要让位于资本金融。

刘纪鹏从1991年开始做投行,做了近三百家企业的股改,实践中深深感觉到,要把资本金融的概念提出来,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这一过程中,也伴随着中国经济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刘纪鹏称,光有制造业作为“中国经济的陆军”是不够的,还需要货币金融做我们的“海军”、资本金融做我们的“空军”。制造业没有“空军”掩护,就没有制空权。更确切说,就是没有定价权。现在大宗商品的定价权都是在资本金融衍生品的期货市场定价,我们买大宗商品,从煤炭到石油,买什么大宗商品价格就涨什么,卖什么就跌什么。没有定价权,就得看华尔街的脸色。大力发展资本金融,有利于掩护制造业在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有利于通过制造业突围,向中国梦,中国崛起的方向奋进。

应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刘纪鹏认为,“实际上,在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和近三十年资本市场演进的进程中,对资本市场怎么建设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最初设定的分工是这样的:深沪交易所,加上港交所三足鼎立。港交所以筹集外资大盘红筹为主,深交所定位为中小企业,上交所为更多地为内资大盘蓝筹服务。但随着市场经济演进,以及多年的深强沪弱,现在这种篱笆被拆断了。所以,一种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格局将出现。

而新三板也值得一说。新三板目前进入长熊,原因之一是,在处理新三板的交易模式上,它和老大老二即深沪交易所之间的关系尚待进一步理顺。新三板完全具备竞价交易的条件,但是新三板又无门槛,目前已经搞了一万六千多家挂牌企业。如果再给新三板搞集合竞价,那么将对“大哥”、“二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另外,新三板挂牌后,它应该不应该有IPO融资功能?如果没有的话,它应不应该有一个绿色通道到深沪交易所?这些讨论,实际上都是决定新三板命运的关键。

如果明确新三板就是一个“选秀池”,就是深沪交易所的“小学”,那在这里上完“小学”,是不是就该有优先读“中学”的条件呢?

资本市场的天性就是交易。光往里面挂牌,却没有流动性,这个口就憋死了。所以新三板向何处去,下一步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瓶颈环节。

刘纪鹏称,多层次资本市场应该振兴新三板。“已经在三板中坚守的挂牌企业,再坚持半年,我想会看到曙光的。”

短短一个小时过去,刘纪鹏时而引经据典、时而谈笑风生,将一个个复杂的金融问题深入浅出地描述出来。

11月24日,刘纪鹏将参加“2017第六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您将在峰会上听到他更精彩的演讲和观点。

猛戳下方图片,限量VIP参会券免费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