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天常股份发行暂缓调查 业绩增长真实性或成重启关键

内容摘要:

“11月8日,宏发新材发布的举报信中又有新的内容,而这些新的质疑点或是天常股份IPO被缓的关键。”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与前两次举报信相比,最新的举报材料除了仍然认为“关联交易价格不公允导致其毛利率虚高外”等,新增的内容主要是针对天常股份2017年业绩下滑的质疑。

______2.thumb_mb

CFP图

在11月13日下午还依旧如期进行发行前最后一场网上路演的天常股份(300728.SZ),终究还是未能幸免被暂缓发行的命运。虽然按照原定计划,11月14日其就将进行网下、网上申购。但就在最后一场发行前路演结束的几个小时后,一份暂缓发行公告将其从云端推至低谷。

11月13日晚间,天常股份公告称,因公司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公司及保荐机构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暂停网上、网下申购。

天常股份IPO的临时停摆,显然并不出乎市场预料,早在11月8日随着竞争对手宏发新材(833719.OC)以一场名为“诚信的名义”的新闻发布会对其IPO财务造假进行公开举报开始,便将天常股份IPO中的有关争论焦点推至于镁光灯之下。

11月1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试图联系天常股份有关人士,但在早前几天曾公开表态称“会配合证监会核查”的天常股份,其相关人士的电话皆未接通。

“监管层对该事件比较重视,尤其是近段时间以来,IPO审核从严的趋势明显,监管层对于拟上市公司的审核把关要求进一步收紧,在此前提下,天常股份被叫停,主要是因为其中涉及举报的敏感问题触碰到近期IPO审核的规定。”11月14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被叫停

天常股份并非是今年以来首家以举报者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举报而被叫停的IPO。今年5月9日,已经获得批文的今创集团IPO在一场名为“股民的名义”新闻发布会上被公开举报,其IPO停摆至今。6月20日,又一场名为“韭菜的名义”的发布会上,四三九九的IPO之路也同样在被狙击。

实际上,11月8日有关天常股份IPO造假的新闻发布会之前,宏发新材曾在天常股份IPO过会前后两次向监管层递交举报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今年4月25日,天常股份IPO申请获得创业板发审委通过,但旋即不久的4月28日,一份实名举报信便送至监管层案头,在监管层方面正欲对此事向天常股份核实之时,5月9日,同样实名的举报信接踵而至,这两封署名为宏发新材的实名举报,主要内容即为天常股份涉嫌利益输送,存在严重的虚增利润情况及信息披露不实。

“宏发新材在连续寄出两封举报信后,监管层就有关问题对天常股份进行了一一的问询,而对于其中有关利益输送、虚增利润等问题,天常股份方面也一一解释和回应,按照天常股份的有关解释,监管层认为暂不影响其发行。”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

2017年11月6日,过会半年后,天常股份IPO获得批文,招股发行迫在眉睫。

正是见天常股份发行在即,11月8日,“诚信的名义”的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上演。

“按照目前的有关规定,拟IPO企业在过会之后是可以立即获得发行批文的,随着今年以来发行节奏的加快,从过会到获得批文的时间平均在一个多月左右,天常股份从过会到下发批文历时6个多月,这期间监管层曾对有关举报问题和质疑也要求企业对其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坦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今年4月25日,创业板发审委第35次会议上,包括天常股份在内共有三家企业的IPO申请通过了当日的审核,另外两家分别为科蓝软件(300663.SZ)和圣邦股份(300611.SZ),科蓝软件和圣邦股份皆于在过会十余天后的5月12日便获得了发行批文,且都于6月初在创业板挂牌交易。仅有天常股份的有关IPO申请迟迟未给予核准。

那么既然经过长达六个月的复核获得发行批文的天常股份IPO,为何却倒在同一份举报信上呢?

“11月8日,宏发新材发布的举报信中又有新内容,而这些新的质疑点或是天常股份IPO被缓的关键。”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宏发新材前后举报信的内容获悉,新增的内容主要是针对天常股份2017年业绩下滑的质疑。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天常股份2016年扣非净利润比2015年下降约49%。依照证监会最新的审核指引,对过会后待发行企业,业绩下滑幅度超过50%,不安排后续审核工作,需要等下一报告期财务数据补充后看情况再推进审核工作。

宏发新材财务总监、董秘仇志平11月8日发布会上对其有关业绩质疑的内容坦言:“可以看到,天常股份2016年业绩已基本触及50%红线。随着国内风电行业下滑,2017年上半年公司各项财务指标进一步恶化,2017年全年下滑幅度很可能超过50%。”

仇志平表示:“但在11月6日的招股意向书中,天常对2017年扣非后净利润的预计反而增长1.25%~9.33%。从2016年下降49%到2017年增长1.25%~9.33%,这个变化太不寻常,有通过操纵生产成本来提高净利润的嫌疑。”

“未来业绩的持续性和成长性,是近期IPO审核的一个重点,尤其是10月份以来,这一口径被进一步收紧,天常股份需要向监管层提供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业绩持续增长的真实性。”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举报者的“恩怨”

显然,随着天常股份IPO被叫停,其举报者宏发新材也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宏发新材与天常股份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纠葛”?

宏发新材并非无名之辈,其也为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与天常股份业务相似,宏发新材主要从事高性能纤维多轴向增强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是玻璃纤维多轴向增强材料,主要应用于风力发电、体育运动器材、复合材料船艇、航空航天、交通工具和管道等行业。

从有关财务数据来看,两家竞争企业可谓不相上下,在一定程度上,宏发新材甚至要更胜一筹。据公开数据显示,宏发新材2014年至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46亿、8.95亿、7.94亿,对应净利润为0.41亿、1.12亿、0.65亿元。而天常股份对应年份的营收则仅为4.71亿、6.07亿、4.86亿。但净利润为0.53亿、0.96亿、0.65亿元。

据仇志平在11月8日发布会上说,之所以第三次举报天常股份,是要“解决股东质疑,澄清事情真相”——“为什么宏发新材在市场业绩份额领先的情况下,毛利率却比不上天常股份”?

但宏发新材举报的动机或不仅仅于此。

一个事实是,自2015年10月先期挂牌新三板的宏发新材正欲冲刺IPO,公开资料显示,宏发新材目前处于IPO辅导阶段,其在去年4月8日向证监会江苏监管局提交了IPO辅导备案登记材料,接受天风证券辅导。

“两个在行业地位几乎相同的企业,谁能够率先IPO,与资本市场接轨,便能获得发展先机,利用资本的优势能很快将竞争者甩在身后,在市场中脱颖而出,而后进者在行业市场中的份额将很大可能被压榨,”北京一位投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天常股份在招股书中,其超乎行业水准的业绩表现,也的确会给宏发新材正在申请的IPO项目带来压力。”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