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周涛:成都发展新经济 重点培养三大产业

内容摘要:

如何为成都新经济发展找寻方向?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周涛认为,判断一个城市、区域在不同的时间如何发展,要看本地的经济禀赋、要素资源。

每经实习记者 谢孟欢 记者 余蕊均 每经编辑 陈 星

9月29日,成都新经济研究院成立,成都发展新经济“最强大脑”成型;11月9日,成都新经济发展大会召开,“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体系”被提上日程,发展新经济,成都的规划正日渐明了。

从担任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短短一个月以来,周涛已经是第三次亮相成都重要大会,“电子科大日”、“欧洽会”,再到本次“新经济发展大会”,同样的是周涛总穿着红色“电子科大”T恤,不一样的是周涛带来的成都新经济发展更明晰的见解。

“新经济是新动能的重要支撑,更是新动能的实际承载体。”周涛说。

如何为成都新经济发展找寻方向?周涛认为,判断一个城市、区域在不同的时间如何发展,要看本地的经济禀赋、要素资源。“纵观全国产业方向,成都在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现代金融方面具有相对优势,应该是新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他说。

政府引导不可忽视

随着信息时代的进一步发展,产业与创新联系日益紧密,以创新为内核的新经济也蓬勃发展开来,并不断吸引着资金、技术、人才的转移。

在此背景下,如何驱动新经济发展?

在周涛看来,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包括新经济发展水平,与城市的战略引领不无关系,“我们发现在世界城市创新能力排行中,排在前列的城市,政府的作用非常大。”周涛坦言,在发展新经济的进程中,政府的引导作用不可忽视。

以新加坡为例,面对国土小的问题,新加坡政府加大对产业的扶持、搭建基础研究公共服务平台,同时积极新建离岸产业园区,在全球多地建立产业园。“这相当于把虚拟国土面积增大了,用全世界的资源来做新加坡的事情,让全世界来参与新加坡的创新。”

“硅谷的创新也是把全世界资源进行整合。”周涛告诉记者,一开始的硅谷是一个“不毛之地”,在政府引导、科研基础、自然人文等优势的集聚下,才成为了今天全球的创新中心。

可见,以科研实力为基础的技术突破和以人文聚集为核心的需求升级,也是促进新经济发展的重要要素,“文化创意经济,就是由不断增长的新需求带来的,比如韩国的医疗美容,在全球的占比接近40%,市场非常大。”周涛举例说。

因此,判断一个城市、区域在不同的时间要如何发展,需看本地的经济禀赋、要素资源。“比如一个城市的产业在人力资源或相关要素已经占有优势之后,那去占有这个产业的可能性就大幅提高。”周涛表示,新经济的发展也要“因地制宜”。

成都不再做“风投的围猎场”

“成都当前发展新经济最大的劣势就是没有核心企业的带动,产业标签不明显。”周涛坦言,在发展新经济过程中,培育独角兽企业,打造产业标签是重要方向。

“以前成都企业拿到的投资90%都来源于成都之外,企业发展起来后,红利都被外地分走了,业界都称成都为‘风投的围猎场’,未来成都投资培育属于自己的企业。”周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成都要打造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体系,为新经济企业的发展营造良好土壤。

抓住核心技术人才、龙头企业,夯实优势,在发展新经济的过程中,成都应迅速将新经济生态建立起来。“找到核心企业并专注于集中培养引领性的企业,能给城市区位格局的提升、产业标签的明晰、新经济生态的繁荣带来促进作用。”在周涛看来,一家龙头企业会成就一个城市甚至是城市的产业生态。

基于此,成都的新经济适合走什么路线?选择什么样的产业重点培养?在分析了成都的人才、产业等特质后,周涛认为是生物医药、电子信息以及现代金融三大产业。“成都在医疗健康、电子信息、现代金融方面有足够的体量基础和优势,建议政府大力扶植,助力企业成长。”周涛说。

在人才储备上,周涛认为,成都优势明显,“新经济发展有很多不确定性,不能只看到现在发展好的产业,同时要有远瞻性,探索经济新业态,挖掘、引进高新技术人才。”周涛强调,要培养与新经济结合的管理型人才。“像‘千人计划’等人才政策中大多是技术性的人才,但新经济的发展除了需要技术类的人才,同样也需要管理型的人才,后者对企业的发展作用至关重要,因此除了技术类人才,也需要培养金融、财会、人力资源管理等管理型的人才。”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