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共享汽车“横尸”无数 美团和摩拜们为何还要往里冲

内容摘要:

汽车共享是一个非常重资产的项目,是需要高度规模化和规范化运营的。它是一个对资金、资源要求都非常高的项目,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功亏一篑。但还是出现更多玩家准备进场。

即将到来的广州车展,汽车共享或将成为一个热议的主题。

虽然不断有先进入者“战死”的消息,但汽车共享领域依然有玩家们在伺机进入。

第一财经记者在国内某知名互联网招聘平台上发现,美团放出了分时租赁共享汽车iOS算法工程师和资深Java研发工程师的招聘信息,这被认为是其将进入这一领域分羹的前奏。而又有消息称,共享单车的大玩家摩拜刚与国内某新进造车公司达成协议,二者将协同建立共享汽车平台,未来摩拜将升级成为共享单车+汽车的出行平台。

一边是玩家准备进场,一边却是场内淘汰赛正在打响。今年3月,从共享租车业务转型分时租赁业务的友友用车因为新一轮融资失败而宣布倒闭,而就在上个月,另一家从事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的EZZY共享汽车也宣布解散。

“汽车共享是一个非常重资产的项目,是需要高度规模化和规范化运营的。” 环球车享CMO黄春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它是一个对资金、资源要求都非常高的项目。与此同时,它又是一个仍处于市场培育期,市场盈利点和前景都还不甚清晰的项目,需要“烧钱打持久战”,在这一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功亏一篑。

“先烈们”的教训

“EZZY的倒闭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在市场上的高举高打,定位较高,以至于成本过高。”黄春华告诉记者。和环球车享、盼达用车等别的汽车分时租赁商不同,EZZY希望走的是一个小而美的路线,采取会员收会费的模式,采购的也多是宝马i3这样的较为高端的车型,希望以更好的用户体验来获取高端消费者的青睐。这造成了前期投入过高,与此同时,在目前整个汽车共享领域消费者行为以及习惯等都尚且无法规范的情况下,高端化的模式势必会造成运营成本的居高不下。

在目前城市牌照以及停车资源都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运营成本确实是分时租赁服务商所面临的成本中非常重头的一环。友友用车的联合创始人李宇在公司倒闭后反省此前的问题时坦承,此前友友用车就是因为过于追求用户体验造成了成本的居高不下,和外界想象的不同,购车的成本虽然是分时租赁企业投入成本中,非常厚重的一笔,但这一笔成本是相对静态的,而包括停车费、充电费以及运营人员费用,其实是第二大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笔成本。友友用车此前提供市场的,也基本上是新能源汽车,她提到,在此之前,当车辆的电快要用尽时,运营人员需要三班倒把车开到充电桩进行充电,然后再放回离用户最近的地方。这样一来,友友用车的人员运营成本大大增加。

这种情况并不是孤例。记者此前从环球车享了解到的情况也是这样,由于分时租赁基本上都采取随借随还的模式,这导致了借还车的潮汐效应。比如早上到地铁站的车辆可能会比较多,甚至会出现还回来的车超过停车位数量的情况,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线下的调度员将车运到附近车源较少的网点。

对此,李宇曾公开表示,不应该过于强调“用户体验”。不过,对于本来就是致力于改善用户出行习惯和体验的创业项目来说,要在用户体验、运营成本以及效率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本来就是分时租赁项目运维的“命门”所在。

“汽车分时租赁是一个好的项目,需求肯定是存在的。” 晨兴资本的合伙人程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但是,在看了好几个类似的项目之后,程宇并没有投任何一家,在他看来,与共享单车不同,共享汽车对于渠道的依赖非常高,简言之,要做到让用户信赖,对平台产生黏度,那就必须要加大车辆的投放密度。而共享汽车不像单车,随便买一批车,往大街上一放就可以了,还必须要找到停车点、充电点,但是在大城市,这些资源恰恰又是非常稀缺而且分散的。

“因此,寻求政府的支持其实非常的关键。”黄春华说,一旦政府支持这个项目,在这些方面都会给予更多的支持。为寻求政府的合作,环球车享在进入一地市场时,一般都会选择当地本土的汽车品牌,比如在合肥和江淮合作,在苏州和北汽合作,尽量拉拢资源方“站队”。同时,在路线设置方面,也尽量贴合政府的发力点,比如在西安,其就尽量选择政府“一带一路”的线路进行车辆的投放和布局,以此降低成本。在政府支持力度大的城市,目前环球车享的项目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运营环节的盈亏平衡,比如嘉兴。

先树壁垒再谈盈利

当然,政府合作只是一个方面,其实更综合来说,是企业在精细化运营、成本管控以及应用技术方面的创新能力。“现在的企业都还处于建立壁垒的阶段,离盈利肯定还很远。”黄春华直言不讳。那么,壁垒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首先,对于分时租赁来说,肯定是规模化经济。只有规模足够大,才能做到改变用户习惯,提升单车的使用效率。要做大规模,资金肯定是其一。记者了解到,目前几乎所有分时租赁的企业,投放的车辆都是自有,以一辆电动车10万元的成本计算,比如环球车享目前的1.8万辆车,购车成本就高达18亿元左右,这考验的是业内公司的资金获取能力,所以,也可以看到,现在场内主流的分时租赁企业,几乎都有整车厂的背景,按照此前普华永道思略特的数据,现在市场的玩家中,有超过七成有主机厂背景。

比如,率先出现在重庆街头的Car2go就是戴姆勒集团推出的汽车共享平台,其车型以奔驰的smart为主;而宝马共享出行服务ReachNow(即时出行)也在近期登陆北京,主要以宝马i3和MINI两种车型为主。

其次,如何加速快跑,抢在竞争对手之前,通过政府支持、跨界合作将更多的资源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第三,如何加强运营管控、成本管控,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也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比如在车型上,目前市面上的公司,几乎都选择电动车作为主力投放车型,单车成本低、使用成本低,但是,问题也非常明显,续航里程有限,车辆需要更多空置充电时间,就在无形中降低了单车的租用率和产出,那么,如何去平衡前期的投入成本和后期的运营回报,就需要对此前的数据进行深度的分析和整理,来进行改进。

“从长远来看,这个市场肯定是巨大的。但是,星星之火,如何燎原,考验的是打持久战的能力。” 黄春华告诉记者。他认为,一旦规模真正做起来,后续的盈利想象点还是值得期待的,比如车身广告,比如数据服务,比如基于大量基盘用户而诞生的二手车或者是新车业务。

虽然前景可期,但谁也不知道那一天还有多久才能到来。按照普华永道思略特的观点,2017~2018年将是汽车分时租赁发展的关键期。虽然目前市场还未成熟,但是无论是整车厂还是互联网企业已经纷纷布局,玩家几乎尽数进入市场。在2018年后,这一市场格局将逐渐趋于明朗,未来分时租赁市场也将形成3~4家全国范围内绝对领先的企业。

不过,即便是这些企业能够做到大规模、高密度地为市场提供服务,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估计仍然还是希望拥有一辆车。相关数据显示,在Uber的大本营美国旧金山湾区,在Uber兴起后其新车销量并没出现下降,反而增长40%。而按照著名咨询公司波士顿此前发布的报告,“汽车共享对新车销量影响甚微”。该机构甚至预测,即便是到2021年,在提供汽车共享服务的市场,汽车共享的持续增长对新车销量的影响仅为1%。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