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美股连创新高波动性长期低迷 华尔街:都怪央行

内容摘要:

一般来讲,市场波动率越低,说明投资者越安于现状、缺乏风险意识,极低的市场波动率往往也是市场动荡的前兆。今年以来,在美股三大指数不断创出新高的同时,美股波动性却处于长期低迷且异常温和的状态。这个异常现象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和市场机构的关注。

对于美股低波动性的原因,美国经济咨询公司林赛集团首席市场分析师彼特·布克瓦对记者指出,“我认为,是央行‘扼杀’了股市的波动性,我预计美联储将进一步加大量化紧缩和加息的力度,而欧央行将在明年结束QE政策,届时波动性也将再次上升。”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周禹彤

在美股三大指数不断创出新高的同时,今年以来衡量美股波动率的关键指标却长期在低位附近徘徊,这个异常现象也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和市场机构的关注。这个指数便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VIX指数(CBOE Volatility Index),也就是市场上俗称的“恐慌指数”。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美股今年的低波动性?我们该如何理解波动性低迷背后的逻辑?美股未来最大的风险又将来自哪里?

波动性指数长期徘徊于低位

VIX指数反映的是标普500指数未来30天的隐含波动率。当VIX指数越高时,暗示市场参与者预期后市波动程度会更加激烈,同时也反映其不安的心理状态;相反,如果VIX越低,则反映市场参与者预期后市波动程度会趋于缓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自去年11月4日至今,这个被称为“华尔街恐慌指数”的VIX指数都未触及过其长期以来的平均值——19.4。据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官方数据,年初至今,VIX的均值为11.32,最高16.04,最低为9.19。需要指出的是,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爆发的前夕——2000年3月10日当天的VIX指数为21.24。

记者留意到,上一次VIX指数触及11点上方,是在上周一(10月23日),当时也创下了六周内最高点位。今年第三季度(7月~9月),VIX的均值为10.94,为该指数历史上最低的季度。该季度也是VIX指数连续出现下跌的第三个季度,创下该指数自2011年以来最长的连跌纪录。换句话说,在过去一年时间内,美股波动性处于长期低迷且异常温和的状态。

全球最大的独立投资研究公司之一的CFRA投资策略师琳赛·贝尔(Lindsey Bell)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历史上讲,市场通常在波动性上升时期达到峰值。我的预期是,在美股出现崩盘之前,每个交易日股市的波动必然都会有所回升。过去的经验表明,当股市处于下行状态时,VIX指数会上升,因此我认为VIX指数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衡量指标。”

此外,琳赛·贝尔进一步向记者分析称,“个股和标普500指数之间的相关性降低,推动了美股长期的低波动性。也就是说,并非美股所有的板块或个股都在走高。标普500成分股和指数本身之间相关性降低导致了更低的波动性,而低波动性也有利于股价的上涨。”

“我的意思是,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和指数本身之间的相关性是股市波动性的决定性因素。这之间的相关性越低(意味着成分股之间走出各自独立行情,而非齐上齐下),那么波动性就越低。” 琳赛对记者表示,“我认为这是因为投资者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过后变得更加理性了,他们只会买入那些有增长潜力的股票,从而推动这些公司股价的上涨,而其他的股票则成为冷门。”

分析师:美股的最大风险来自全球宽松陆续步入尾声

1987年10月19日,纽约股市崩盘,道指重挫22.6%,标普指数500指数重挫20.5%,创美股单日跌幅纪录。而在刚刚过去的10月19日——美国股灾30周年纪念日这天,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均创收盘新高。

CNBC分析指出,截至上周一(10月23日),标普500指数已经连续242个交易日没有出现超过3%的回调,超过1995年的连续241个交易日成为历史上最长的一轮走势。也有分析指出,市场的这种“自满情绪”是由于个股和指数之间的相关性下降所导致,这也可能预示着股市将出现崩盘;市场目前是在分散风险,意味着股市潜在的风险要比总体上的风险高得多——标普500非常狭窄的波动范围正在被这些低相关性所分散,这也使投资者陷入了一种严重的自满情绪中。此外,还需指出的,上一次出现如此低的相关性,还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

对于美股低波动性的根本原因,美国经济咨询公司林赛集团(The Lindsey Group)首席市场分析师彼特·布克瓦(Peter Boockvar)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我认为,是央行‘扼杀’了股市的波动性,我预计美联储将进一步加大量化紧缩和加息的力度,而欧央行将在明年结束QE政策,届时波动性也将再次上升。”

记者注意到,美联储于2014年开始逐步取消QE、2015年年底开始实行利率正常化,并在近期宣布缩表;欧央行正在考虑在2018年缩减其QE速度,以及何时开始逐步淘汰负利率。

路透社对数名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其很有可能在2018年年底前结束QE政策。同样,英国央行于今年7月份完成了于去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后启动的一轮QE政策,其目前也正在考虑加息。此外,加拿大央行和澳大利亚央行也均暗示将在接下来加息。这也表明,许多发达经济体的非常规货币政策逐渐降温。

“美国股市现在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央行宽松政策的结束,我们之前也已见过巅峰时期的宽松政策。如果把这一宽松的政策与严重高估值的市场放在一同研究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市场在资产定价上已经建立了一个潜在的问题;估值可以保持在高位,而波动率则可能在一段时间内维持低位。换句话说,估值和波动率这两大重要市场指标现在来讲并不重要,而是取决于重要的市场时间节点。我认为,包括欧央行在内的各大央行很有可能在明年取消宽松政策,那就是估值和波动率发挥重要性的时刻了。”布克瓦补充道。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