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对冲基金教学片:《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正确打开方式

内容摘要:

不知道最近的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大家都看了没有,这部剧可着实吸引了记者的注意,里面的女主周莹是一个投资理财好手。有网友评论道:看到这部剧最后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华丽丽的对冲基金狙击片。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记者就带着大家一起来看看清末陕西女首富周莹的那些投资理财经,相信这些投资理财技能会对各位有不少启发。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江月

国庆小长假刚结束,最近的热播大戏《那年花开月正圆》也宣告了收官,令不少剧迷直呼不舍。作为一个纯正的理财类公众号,理财不二牛(微信号:buerniu5188)日常涉猎的范畴自然是以投资为主,不过这部剧着实吸引了咱的注意,因为主人公周莹实在是太会投资理财了。

这里不得不引用一段来自网友的评论,可以说非常精准了:一开始以为是屌丝逆袭片,接着感觉像是霸道总裁宠妻片,看着看着发现其实是西凤酒宣传片,再往后越来越像商战虐恋片,后半部有点像忠君报国改革片,最后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华丽丽的对冲基金狙击片。

下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带着大家一起来看看清末陕西女首富周莹的那些"套路",相信这些历久弥新的投资理财技能会对各位有不少启发。

1、巧妙的员工持股计划

现在大伙儿普遍对企业的员工持股计划并不陌生了,尤其是在近年的国企混改中,"员工持股"还成了一场重头戏。不过《那年花开月正圆》告诉我们,早在清末周莹就已经开始试水员工持股了,还进行得十分顺利。

事情的缘由在于这位吴家当家少奶奶倾尽家产筹建陕西机器织布局,没想到却被失业的土布织布工人搞砸了,二十万两白银赔了个精光。吃瓜群众纷纷以为吴家这下气数已尽,可没想到周莹竟然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提出了类似于"员工持股计划"的法子,众筹集资重开机器织布局。

怎么个集法?把吴家东院所有的产业都拿出来对内募股集资,物件也可以抵押成资金来进行认购。大到一个商号、小到一双筷子,分别代表着份额不等的股份,把伙计、丫鬟、小厮都拉入伙。众人拾柴火焰高,周莹就这样光速筹到了十万两银子,解了购买机器设备的燃眉之急。

其实,"员工持股"还有个好处,那就是提高了大伙儿的工作积极性。将企业的利益和员工自身利益紧密挂钩,说白了卖力干活就是给自己赚钱,这么"一石多鸟"的办法也是很精妙了。没想到自古就有这一招,记者是大写的服气。

2、超前的融资意识和手段

说到融资,周莹的意识就更加出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印象颇深的一个细节是,一开始订棉花的时候,周莹是找了自己人"投资"。为啥要打引号呢,因为"投资人"--周莹的婆婆本身并不知情,而是周说服女仆张妈偷走了她婆婆的二千两银子,并且先斩后奏地花光了所有钱。

有意思的是,虽然周莹因为这笔钱被婆婆告到了官府,不过她又用本金加利息共还款四千两的条件说服了后者。等到棉花生意做完,周莹如约把钱还上,婆婆喜笑颜开,结局皆大欢喜。

如果说周莹婆婆属于纯粹的"财务投资人",那么吴氏布业则更像一次成功的引入"战略投资"、甚至共同创业的案例。彼时,周莹发现自营织布作坊自产自销利润更高,但东院自身又还不具备足够的启动资金,于是她开始寻找合伙人。既然东院有棉花、中院有纺织工场、西院有土布坊,那何不合作共赢?就这样,陕西规模最大的吴氏布业应运而生,出产的首批土布就赚了十万两白银。

如果说到这里周莹还是在"内部"集资,那么后面在沈星移的介绍下接触了银行渠道,进而向后者贷款七十万两白银来购买2000包生丝完成生意的操作,就更是把融资的触手伸向了"外部"。

犹记得"大管家"王世均问周莹"我们哪有这么多现银"时,周的回答:"我们没有,银行有啊!"可以说非常经典了。就冲封闭的清末能萌生出这么超前的意识,记者都得竖个大拇哥,就是不知道因为这笔贷款而被抢走客户的沈星移会不会后悔?

3、玩得一手好对冲,大仇得报

最后来说说重头戏,就是周莹对大反派杜明礼的这场"对冲基金狙击战"。

杜明礼是谁?周莹为啥要狙他?根据编剧的设定,杜害死了周莹深爱的丈夫吴聘,从中作梗使得吴家亏损惨重,还一直威逼利诱沈星移一家与吴家为敌,总而言之周莹与之有不共戴天之仇。

那这个仇咋报?这个时候就显示出知识和意识的力量了。杜明礼和沈家就是吃了缺乏基本商业常识的亏,几个来回就被周莹打趴下了。

什么叫对冲基金?顾名思义,就是"风险对冲过的基金",也称避险基金或套利基金。这类基金起源于50年代初的美国,操作宗旨在于利用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产品以及对相关联的不同股票进行空买空卖、风险对冲的操作技巧,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和化解投资风险。

不过,周莹玩的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对冲,而是类似于索罗斯旗下量子基金的做法。

前面已经说过,在杜明礼的挑唆下,沈家与胡家不论在商场和人情上都与吴家势不两立。而吴家东院的生意在周莹的经营下日渐红火,最新的泾阳布厂甚至已经赶超了陕西机器织布局。沈四海经营的钱庄正是头寸紧张之时,偏偏杜明礼又要求沈家拿出一百万两银子来弥补陕西机器织布局的惨淡。怎么办?发贴票缓解。

所谓贴票,是中国近代钱庄发行的一种凭证。举个例子就是,以现金98元存入,可以拿到庄票一张,半月后可收现金百元,有点儿类似今天的定期存款。不过对于亏损严重的沈家来说,发行贴票不过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权宜之计,而这就是对家出手的最佳时机了。

聪明如周莹,立即匿名将大笔银子存入日昌和,使得本来为资金发愁的沈家一下放松了警惕,像饮鸩止渴一般已经顾不上往后的周转。为了确保打垮沈家,周莹还派出了另一位商人,以和沈四海做生丝生意为由让后者拿出大量现银,这个时候沈家票号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兑换出贴票了。

而后周莹立即出手,令手下在三地同时将日昌和的存款全部取出,昔日繁荣的钱庄一下山穷水尽,甚至不得不挂牌歇业。而随着日昌和的贴票暂缓兑换,市场上立刻有人低价卖出,倒闭谣言也不断被放出,更是使得曾经的客商上门挤兑。

此情此景,不由得令人想起索罗斯当年"狙击英镑"的操作。同样的蓄谋已久,同样等到不断逼近底限时出手,同样是孤注一掷甚至用自有资金加信用杠杆,而且连布局完成之后索罗斯在各大媒体发表对英镑汇率的评论、影响其他投资基金经理决策的做法,都和周莹暗中采取的措施一致。而这个时候的英格兰银行和日昌和,它们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或一家机构,而是投资界的主流判断。

至此,沈家已经再无力回天,背后的杜明礼也受到了致命一击,吴家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周莹的这场对冲玩得666,记者要再点一记赞。

虽说生在清末,但周莹经商理财与经营管理的才能与智慧,大概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学到最宝贵的一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