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共享雨伞”现3000万天使轮融资 投资人:不看好这行

内容摘要:

随着“共享”概念的走红,共享雨伞也开始进入投资人的视野。近日,“有伞Usan”宣布正式获得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共享雨伞行业最大额度的单笔融资。不过,由于共享雨伞有其特殊属性,小众市场很难得到认可,不少投资人并不看好这一行业。

每经实习记者 许恋恋 每经实习编辑 梁秋月

共享雨伞概念从出现开始,面临的几乎都是唱衰的声音。10月10日,共享雨伞品牌“有伞Usan”则宣布正式获得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成为迄今为止共享雨伞行业最大额度的单笔融资。

自摩拜和ofo共享单车带火了“共享”的概念,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共享充电宝更是在40天内拿下12亿融资。不过,“兄弟”共享雨伞则没那么幸运。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共享雨伞企业的融资总额不到一亿,有伞Usan拿下3000万融资为共享雨伞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然而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共享雨伞使用频次低,市场不可能像共享单车一样爆发,未来资本也不会过多青睐。

单笔融资额最大

搭着共享单车这阵风,今年2月开始,共享雨伞企业开始出现,不少企业拿到数百万甚至千万级天使轮融资。不过,共享雨伞在街头的遭遇却并不美好,“30万把共享雨伞投放街头一伞难觅”、“3万把雨伞一天消失”等新闻见诸媒体。“共享e伞”创始人赵书平曾公开表示,当初投放的初衷就是藏伞于民,主张市民把伞带回家,一句“藏伞于民”火遍网络。

根据公开信息,有伞Usan的投资方为同程旅游、分众传媒、玖富集团。据悉,该项目是由同程内部孵化而来。2个月前,共享雨伞品牌“春笋晴雨伞”宣布获得1200万元天使投资,领投方为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入局共享雨伞的十几家初创公司拿到融资的不多,融资总额也不高,资本对这一行业的态度始终比较冷淡。

目前共享雨伞主要有两种模式:雨伞+智能锁的无桩模式,另一种则是需要伞架机器的有桩模式,大多数共享雨伞在使用前需缴纳几十元押金,不过,有的收费标准不一,上海一家共享雨伞企业甚至表示使用免押金免收费。

互联网观察家刘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既然有伞Usan的项目由同程内部孵化而来,和其他专门做共享雨伞的初创公司其实有所区别,采用大容量不插电伞桩机模式也让有伞Usan解决了位置有限的问题,晴雨伞的设定相对来说拓宽了用户使用场景,提升了使用频率,未来可能和同程的旅游产品挂钩,成为旅游增值服务产品之一。

根据公开信息,有伞Usan创始人柳青于2010年加入同程旅游,先后担任过机票事业部副总监、总监以及出境游事业部CEO等职位,2015年4月被任命为副总裁。

小众市场难爆发

从整体共享雨伞这个创业领域来看,过去几个月来,几乎没有一家企业表现优异,跟风的创业者不多,实际上,共享雨伞的门槛不高,有业内人士透露,算上软件app开发、硬件制造以及运营成本等全部费用,大概需30万元做机柜型共享雨伞项目,自由借还型的门槛更低,10万元即可入门。

下雨天临时性的用伞需求本来频次就不高,因此共享雨伞一度被认为是“伪需求”。刘旷认为,共享雨伞属于小众市场的需求,南方下雨天相对较多,北方较少,因此共享雨伞的阵地主要也在南方,但是阴雨天很多人都会自己带把伞,临时性借伞的需求不旺盛,因此共享雨伞不会像共享单车那样的大爆发。

祥峰资本合伙人赵楠则直言不看好共享雨伞,“太低频,没有密度也支撑不了广告模式,用户归还也不便利。”业内人士则表示,投资人不看好也很正常,毕竟投资人要赚钱,火爆的共享单车都让朱啸虎喊出“合并才能盈利”,何况共享雨伞这样的小众市场。

共享雨伞出现时间不算短,但一直不声不响,未成为行业关注焦点。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现如今共享的真正意义已经偏离,计较共享雨伞是否是共享经济的产物已不是关键,而在于其是否可以解决用户的痛点。共享雨伞不像共享单车一样是生活刚需,产品本身价值不高但维护成本不低,共享雨伞这一模式发展还有待考量,也正是共享雨伞的诸多不确定性造成投资者望而却步。

“共享雨伞其实可以让其押金减免甚至信用支付,扩大使用群体,产生更大用户数据,而通过用户数据进行价值变现,个人认为是盈利的可行方式。”陈礼腾表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