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能源外交”打通中亚,沿线国通力共促古丝路重生

“古丝路”蜕变“能源运输大通道”

丝绸之路是自古以来沿线各国、各族人民为沟通中西方货物贸易和文化交流,筚路蓝缕、共同开辟出的联系通道。它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断延伸,在不同历史时期被赋予不同内涵。汉唐时期,中国出口的商品中丝绸占有重要地位,这条通道故被命名为“丝绸之路”。

从欧洲、中亚、南亚以及海上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不止一两宗商品,还包括大量对中国农业影响深远的农作物。比如,不少以“胡”和“番”来打头的,都是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物种。例如,胡椒、胡萝卜、胡麻、番茄。就像日本有不少物种以“唐”(とう)打头的都是从中国传入的一样。辣椒在日本就叫“唐辛子”。在文化交流方面,佛教、伊斯兰教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最著名的故事是唐僧(玄奘)取经。

有通道必然少不了关口。当时,中国向西域出口丝绸,西域向中国出口玉石,玉门关是通往西域的关口。西域商人用一些玉石作为实物关税,玉门关由此而得名。关文和照会相当于今天的签证、护照,“关照”一词由此而来。阳关在玉门关南面,南为阳,所以称阳关,是通往波斯、南亚的关口。

现在古老的丝绸之路有了新的涵义,已经成为能源运输的大通道。来自中亚的石油、天然气沿着陆上的丝绸之路,而来自海上的油气则正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从中东运输到中国,现在也称“能源丝绸之路”。

伴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能源需求也迅速增加。1963年,由于中国发现了大庆油田,实现了石油自给并有少量出口,摘掉了贫油的帽子,但这只维持了30年,到了1993年中国又成了石油的纯进口国,并且逐年增加。尽管中国年产石油两亿吨,是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但到了去年,石油进口达到了3.8亿吨,对外依存度达到65.2%,今年一季度仍然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5%,日进口量已经高于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并且这一趋势还在持续,对外依存度还可能进一步增加。

一方面,我们正在调整产业结构,大力推进以电代油,以煤代油(主要指以煤为原料生产烯烃等)。另一方面,我们积极参与境外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运输通道的建设,主要是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由于中国技术和资金的投入,加快了中亚合作国家的能源资源勘探开发,拓展了这些国家的出口市场,对推动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作用明显。以中亚天然气管道为例,土库曼斯坦是中亚盛产天然气的国家,2005年出口天然气达到340亿立方米,但只有单一管道出口到俄罗斯和欧洲,出口价每千立方米仅44美元。

我于2006年1月率团访问土库曼斯坦,土库曼斯坦前总统尼亚佐夫接见我时,向我描绘了土库曼斯坦出口天然气向东可以到中国,愿以每千立方米100美元向中国出口。当时,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周边农村房屋看上去比较破旧。在两国领导人亲自推动下,在沿线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通力合作下,在乌、哈两国境内以合资方式建设天然气管道,2009年12月四国元首共同出席了在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查尔朱天然气处理厂的竣工仪式,共同开启了天然气阀门,标志着中亚天然气管道工程全面建成投产。

中亚天然气管道横跨四国,与中国的西气东输天然气管道相接,惠及2亿多人口,还从深圳通过海底管道向香港供气10亿立方米/年,至今已经建成了A、B、C三条线路,正在建设D线,签订的合同已达年向中国输气680亿立方米。由于有了多元化市场,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价格也大幅度上涨,国家财政收入增加,如今处于沙漠腹地的阿什哈巴德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现代化首都。

同时,中亚天然气管道经过乌兹别克时,应乌兹别克的要求,线路做了一些调整,将乌兹别克多余的100亿立方米天然气也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出口到中国。经过哈萨克斯坦时,应哈萨克斯坦要求建设了中亚天然气管道南线管道。因为哈萨克斯坦的油气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北部,南部缺少天然气供应,这条支线将阿克纠宾附近60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输往南部的缺少能源地区,惠及了哈萨克斯坦南部150多万居民用气。今后多余的50亿立方米天然气还可进入中亚天然气管道输往中国,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2000人以上的就业岗位。

中亚天然气管道自2009年12月投产后已累计向中国输气1645亿立方米。伴随着中亚天然气管道建成,中亚国家与中国的互信合作得到加强,成为利益共同体,也推动了其他领域的经贸合作。据中国海关统计,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贸易额从1992年建交时的4.6亿美元,2016年达到450亿美元,几乎增加了100倍。中哈原油管道是中国第一条战略性跨国石油管道,2009年7月全线建成,我陪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按下了按钮,到2017年3月底已累计输油1亿吨。

由于互信合作关系加强,中国与中亚各国的能源合作已经不局限于油气领域。中广核投资于哈萨克斯坦的谢米兹拜伊铀矿,以及在乌兹别克的铀资源合作开创了一个新的合作领域。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土库曼斯坦的汗血宝马十分有名,中国的蚕桑业也带到了土库曼斯坦,当地有种桑养蚕的产业,妇女爱穿丝绸的长袍,但丝绸纺织业落后,中国援建了缫丝厂、丝织厂,使古老的丝绸之路焕发了青春。

经贸合作促政治互信——外国国情咨文都来咨询中国人

丝绸之路上的经贸合作离不开沿线国家和各族人民的政治互信,政治互信保证了经贸合作,经贸合作推动了政治互信。中国应中亚国家的要求向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提供了贷款,为塔吉克斯坦完善了电力设施。我随温家宝总理访问哈萨克斯坦时,参加了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会谈,应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要求提供了贷款,帮助哈萨克斯坦渡过金融危机的困难,支持新首都阿斯塔纳的建设。

近年中国还与哈萨克斯坦开展产能合作,目前已经涉及52个项目和282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江淮汽车组装厂项目一期已经建成。中方联合体在阿斯塔纳建设轻轨交通,是哈萨克斯坦首条轻轨生产线。葛洲坝水泥厂在克孜勒奥尔达州建设了日产2500吨水泥熟料项目,填补了哈萨克斯坦的水泥生产空白。天津锐思钢管公司在哈萨克斯坦建设了大口径焊接钢管生产线,新疆三保实业集团在巴甫洛达尔州建设年产3万吨聚丙烯及3.5万吨MTBE项目,这些合作增加了哈萨克斯坦的就业。

经贸合作也促进了政治互信和人文交流。哈萨克斯坦将纳扎尔巴耶夫的国情咨文通过使馆交给我征求意见,我们中国的政府工作报告征求社会各阶层的意见,但外国的国情咨文来征求我一个中国人的意见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令我也十分感动。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授予我二级友谊勋章。

中亚各族人民质朴友好,应该成为我们国家的好邻居。“一带一路”的合作方兴未艾,潜力很大。伊朗曾经向我们提议过,从伊朗经阿富汗再到土库曼斯坦可以建油气管道输到中国,技术上并非不可行,但现在地缘政治状况还不可能。俄罗斯也提议可以从俄罗斯经中哈原油管道向中国出口原油。

在对外合作中我的体会是要换位思考,互谅互敬,尊重对方的关切,遇到问题不要总觉得是对方的问题,我们的“一带一路”工作还可以做得更好。

走出国门“纵横捭阖”,风险机制绝不能缺

从连云港到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阿拉山口再到欧洲的铁路大动脉被称为欧亚大陆桥,韩国在乌兹别克建有汽车厂,那里有20万韩国移民,是二战时前苏联从远东迁过去的。韩国、日本的汽车零配件等货物开始有不少经这条欧亚大陆桥运往中亚和欧洲,比海运大大缩短运输时间,减少运输费用,但后来越来越少利用这条铁路运输,又走海运了,原因是认为运费并不便宜。对外国利用这条铁路运输的货物,能否有一些政策,鼓励他们多使用这条铁路?我们过去有人计较在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口岸的铁路换装站放在哪边?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

最近,从浙江义乌到伦敦的班列作了往返运输,共开设了中欧班列运行线51条,国内开行城市27个,到达欧洲11个国家28个城市,累计开行班列3200多列,仅此一个数据,足见通过欧亚大陆桥,沿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之繁荣。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政策的便利化,可以预见,东亚国家与欧洲、中亚各国沿欧亚大陆桥的经贸合作、人员往来会更加繁荣,造福于沿线各国各族人民。

随着“一带一路”的构想被沿线各国所接受和重视,贸易、投资、文化交流、人员往来增多,各类安全和风险防范问题也显现出来,急需建立相应的保险和救援机制。最近,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和江泰保险在南京开了一个这方面的会议,它是一个民间自发的市场性质的会议,国内外的参会人员达到3300多人,可见保险和风险防范、救援被市场所重视。会上成立了江泰国际救援联盟,为中国公民走出去提供救援服务,设立了称为“大救星”的网站,可以就近利用当地的安保机构和旅行社提供救援服务。还有江泰国际精算联盟,利用国际资源,解决保险产品计算人才奇缺的问题。类似这样的金融、保险、救援服务机制的确十分必要,需要建立和完善。

(商业资讯)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