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天山有多少世界级美景?

内容摘要:

“天山有雪常不开,千峰万岭雪崔嵬”“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但这样的“坏”名声并不影响天山的独特地位,因为它不仅是了解中国西部的关键,更是了解整个亚欧大陆的关键,而且可以不为夸张的说

,没有之一。

  亚欧大陆中心的风景

  文 | 星球研究所

  若要真正了解中国广袤的西部

  就必须了解三条超级山脉

  喜马拉雅山脉、昆仑山脉和天山山脉

  喜马拉雅山与昆仑山两山夹峙构成了青藏高原的主体

  天山又分别与昆仑山、阿尔泰山南北为界构成了新疆的主体

  这三条山脉堪称中国西部的骨架

  (中国主要山脉分布图,图片源自地理教学网)

  ▼

  每一条都规模庞大

  每一条都高耸入云

  每一条都对中国的自然、人文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喜马拉雅山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脉

  也是全世界顶礼膜拜的精神高地

  昆仑山是中国文化中当仁不让的第一神山

  长期被解读为中国的龙脉

  只有天山似乎稍逊一筹

  它没有喜马拉雅山的赫赫名声

  也没有昆仑山无以伦比的神山地位

  甚至还在史藉中留下了不少“坏”名声

  公元630年玄奘大师西行求法

  在《大唐西域记》中记录了对天山的“坏”印象

  这也成为后来《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的原型之一

  ▼

  “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凌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大声叫唤。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

  (即雪崩、山崩)

  又过了100多年

  著名边塞诗人岑参驻守西域

  留下了多篇关于天山的诗作

  篇篇都堪称雄奇瑰丽、豪气干云

  然而诗人的豪气

  却几乎都以天山的肃杀作为衬托

  ▼

  “天山有雪常不开,千峰万岭雪崔嵬”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但这样的“坏”名声

  并不影响天山的独特地位

  因为它不仅是了解中国西部的关键

  更是了解整个亚欧大陆的关键

  而且可以不为夸张的说

  没有之一

  我们印象中的天山

  仅是一条位于中国新疆的大型山脉

  但如果从更大的视角来看

  天山将跳出新疆的范畴

  而成为亚欧大陆的中心

  据地理学家测定

  天山山脉北侧不足200公里的托里县老风口

  即为亚欧大陆的几何中心

  天山中部乌鲁木齐的包家槽子村则是亚洲的地理中心

  同时

  亚欧大陆既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陆

  也是人类文明最灿烂、最繁多的大陆

  华夏文明(中原)、草原文明、古印度文明、波斯文明

  希腊文明、罗马文明、阿拉伯文明等等都诞生在这片大陆之上

  天山恰好处于各大文明交汇的中心

  (星球研究所标注)

  ▼

  各大文明之间交流的需求

  形成了我们今天熟知的丝绸之路

  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宗教信徒、外交使者、士兵

  在天山南北分别踏出了一条交通要道

  天山北线与天山南线(或称天山走廊)

  它们既是丝绸之路上最热络的贸易通道、文化通道

  同时也是极为重要的兵道

  (图片源自维基百科,星球研究所标注)

  ▼

  来自不同文明的人

  带着各自不同的目的

  络绎不绝地来到天山

  或求快速通过

  或求踞险守关

  或求搜奇获利

  天山对他们而言是通道、是险隘、是宝库

  人们更多在用功利的眼光看待天山

  所以那条阻隘高僧西去的天山

  和那条将士征战沙场的天山

  当然就只剩下坏名声了

  而人类诞生以来

  不同的人群开始分化出不同的角色定位

  商人、士兵、信徒、使者、农民、牧民等等

  它们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主角

  而今天这个时代

  还有幸诞生了一种全新的角色

  “旅行者”或者“国家地理控”

  新角色的出现代表人类终于抛开了功利的目的

  开始纯粹用人类的审美观

  去探索、发现、欣赏、理解这个星球的陆地、海洋、天空

  以国家地理控的视角来看待天山

  这座位于亚洲中心汇聚四方文明的超级山脉

  可以说集中了最丰富、对比最强烈的世界级景观

  首先

  它是屹立于荒漠的雪峰

  摄影师老J在从乌鲁木齐飞往喀什的航班上

  拍到了下面这张照片

  干旱的褐色戈壁与赤红色的峡谷晴空万里

  而远处绵延一排的雪峰上则密布充满水汽的云朵

  (天山南麓神秘大峡谷一带)

  ▼

  下方的峡谷地貌被称为红层峡谷

  多分布在天山山麓、盆地边缘

  流水的切割和风沙的吹蚀

  将这些延绵不绝的彩色岩层暴露于地表

  俯瞰红层大地

  犹如画家恣意挥洒的水彩画

  其实内部却干旱异常

  (摄影师老J)

  ▼

  作为亚洲大陆的中心地带

  天山远离海洋、水汽难以到达

  尤其是印度洋方向的水汽

  被喜马拉雅山、昆仑山接连阻挡

  到达这里时已经所剩无几

  天山是全球唯一由巨大沙漠夹持的大型山脉

  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和第二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分立天山南北

  而天山却在沙漠之中异军突出

  它拥有16座海拔超过6000米的山峰

  20多座海拔超过5000米的山峰

  群山高耸入云

  拦截了从大西洋和北冰洋远道而来的宝贵水资源

  在沙漠之上建立起超级水塔

  更可贵的是这座超级水塔长达2500公里

  这样一座大山如果放到中国东部

  可以从长春直抵广州贯穿中国

  (天山周边地形及景观分布图,点击可以放大查看,图片源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

  海拔7443米的托木尔峰为天山最高峰

  拥有现代冰川829条

  而我们上一期刚介绍的贡嘎山现代冰川数量才70多条

  与托木尔峰相比不足1/10

  可见天山的冰川数量之多

  (摄影师LandAgent)

  ▼

  以总量计算

  天山山区的年降水量占到全新疆的40%

  冰储量可以占到全国的1/5

  超级水塔的能力不可小觑

  (冰雪覆盖的天山群峰,摄影师H_Miro)

  ▼

  天山山脉最著名的山峰当属

  海拔5445米的博格达峰

  其主峰和左右两峰肩连

  三峰并起,形如笔架

  (摄影师北纬76\Beiwei76 Potography)

  ▼

  它位于今天乌鲁木齐市的东侧

  是多个民族敬仰的神山

  亦神亦史的先秦古藉《穆天子传》中记载

  3000年前的周穆王也曾在此拜山祭天

  而有据可考的官方祭典则开始于乾隆年间

  其规格与五岳等同

  博格达峰之所以有如此地位

  源于天山山脉的一个显著特点

  天山山脉两侧或为广大的荒漠

  或为绿洲、草原

  其地势都相对平坦

  博格达峰耸立其上

  远在数百公里之外都可以看到

  其它山脉的高山则经常被周围簇拥的群山阻挡

  人们只能在特定位置的观景台欣赏山峰

  而博格达不需要观景台

  因为任何地方都是观景台

  作为古代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

  东来西往的人远远就可以望见它的高大山形

  膜拜之情自然心生

  (摄影师小倍Isaac)

  ▼

  雪峰之上的冰川运动、冰川融水

  还在群山之间形成了众多的高山湖泊

  比如大龙池、小龙池

  以及最著名的天山天池

  其湖面海拔达1910米

  深度超过100米

  湖水湛蓝清澈、美仑美奂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东方彩)

  ▼

  赛里木湖

  则是由大西洋暖湿气流长途跋涉6000多公里

  用尽最后力气带来的降水形成

  它原本是一块位于海拔2000多米的山间盆地

  在百万年间聚集群山之上的降水

  最终造就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风光最美的高山湖泊

  其蓄水量高达210亿立方米

  是云南洱海的8倍

  湖水清澈透底,透明度达12米

  (摄影师独来独网)

  ▼

  充沛的水源

  还使得河谷地带生长出了大规模的森林

  这里的云杉是天山特有种

  因为生长在海拔1300-2800米

  雪山环绕、云雾缭绕

  而被称为”雪岭云杉“

  它们随山脉一直绵延了2000多公里

  单凭一个树种之力

  竟然就形成了一条地球上波澜壮阔的森林景观带

  其壮观程度或许只有同处北半球但纬度更高的泰加林才能媲美了

  雪岭云杉尤以库尔德宁为最

  它是天山山脉森林最繁茂的地方

  拥有单位蓄材量世界罕见的云杉森林资源

  (摄影师驰遐户外)

  ▼

  当冰雪融水、高山降水流出山间

  则形成了多达373条河流、160条山泉沟

  这些河流的年径流量加起来

  超过新疆全区年径流量的一半以上

  从空中俯瞰

  发源于天山山脉海拔4000米之处的开都河

  似乎毫不起眼

  (摄影师老J)

  ▼

  但当它流出山间

  却滋润出了新疆面积最大的高山草原(草甸)

  巴音布鲁克草原

  ▼

  从下面这张航拍图中

  更能清楚地看到山与草原的分野

  这里天山完全没有了上文中红层峡谷的干旱

  而代之以湿润

  (摄影师老J)

  ▼

  草原上众多小湖、沼泽还形成了一个大型湖沼地

  巴音布鲁克天鹅湖

  四周雪岭冰峰连绵

  泉水、溪流和雪水汇入湖中

  水草丰美,气候湿润

  吸引了天鹅等多种水鸟在此繁衍生息

  (摄影师王医师)

  ▼

  开都河水继续往下游流淌

  在焉耆盆地东南汇成了

  800多平方公里的博斯腾湖

  它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吞吐湖

  (摄影师三角龙)

  ▼

  天山之水再从博斯腾湖流出

  形成了孔雀河

  它将在塔里木盆地干旱的东缘奔流700多公里

  最终汇入著名的罗布泊

  消失在茫茫戈壁之中

  (干涸的罗布泊河道,摄影师惠怀杰)

  ▼

  其实不止开都河

  著名的伊犁河(巩乃斯河)也是如此

  天山之水从高山流下

  滋养草原、汇成大湖

  再成长为奔腾数百公里的大河

  最终消失殆尽

  其全过程呈现出的沧海桑田

  令人感慨

  冰川、河水、湖泊、森林

  还使得天山成为中国最富饶的大山

  曾经孕育出龟兹、疏勒、焉耆等众多绿洲文明

  直到今天仍像母亲一样哺育了

  石河子的棉花

  乌鲁木齐的水稻

  伊犁河谷的薰衣草

  昭苏的向日葵

  以及安集海的辣椒

  (安集海晒辣椒的场景)

  ▼

  虽然天文拥有如此丰富自然景观、人文历史

  但与另外一条世界知名的山脉阿尔卑斯山相比

  仍有不少差距

  天山的长度是阿尔卑斯的两倍

  列入世界自然遗产与人文遗产名录的地方却少得可怜

  只在2013年由四个区域联合申请了世界自然遗产

  而阿尔卑斯山在瑞士境内仅自然遗产就达3个

  天山还需要中国人更多的宣传

  这就是伟大的天山山脉

  在干旱的亚欧大陆中心

  创造出连绵的雪山、冰川

  丰沛的湖泊、河流

  繁茂的森林、草地

  也创造出了无数绚烂多彩的人类文明

  并深度影响亚欧大陆的其它文明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