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 人民币国际化尚需努力

内容摘要:

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主要投资货币,目前这一占比为全球年投资额11%,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一比例已逼近1/3。此外,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外汇交易的主要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在6%—9%之间波动。最后,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目前全球外汇储备总量是10.9万亿美元(折算值),中国是3.2万亿美元。

___2thumb_head.thumb_mb

人民币自10月1日起正式加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设的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进展。国庆长假期间,国内汇市休市,长假结束后,人民币加入SDR的正面影响,将很快在国内汇市反映出来。

简单地说,SDR是个货币篮子,最初篮子里只装有美元、法郎、马克、英镑和日元,后来法郎与马克被欧元取代。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是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化身”,人民币的加入,是SDR创建半个世纪以来,全球首个发展中国家货币进入发达国家的“货币俱乐部”。

虽说篮子里有五种货币,但占比决定排位,位次决定国家金融实力,中国入篮后占比为10.98%,排在美元和欧元之后,起步就直接超越了英镑和日元。如果按国家经济体量和反映综合国力的主要指标对号入座,中国在SDR的话语权至少应当在20%以上,但先进“山门”的其它四种货币尤其是美元肯定不干。10.98%的占比,是中、美、欧、英、日、IMF六方反复商议达成的妥协结果。

SDR更像一个虚拟的资金池,池内五种货币按各自的特别提款权占比作相应的虚拟配置。眼下,该资金池储备的虚拟容量相当于两千多亿美元。特别提款权主要有两个实质性作用。一是成员国享有一种特权。以日元为例,假如日本出现了金融危机,万不得已之时,可按日元在SDR的占比,向IMF申请特别贷款应付危机。其二,其它所有IMF成员国,可按股权大小按比例配置五种货币作为本国储备货币,如果做到了这一条,当本国发生金融危机时,就可按股权所确立的额度向IMF申请贷款应付危机。

谈及人民币国际化,不少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动辄强调“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其实,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几个更直接的衡量标识。首先,人民币要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结算货币,目前用人民币进行直接结算的中国对外贸易量,已占到中国外贸年总量四成左右,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货币中占比已超过8%,这样的比例已十足令人欣喜。其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使用的支付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占全球货币支付量的13%左右。

再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主要投资货币,目前这一占比为全球年投资额11%,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一比例已逼近1/3。此外,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外汇交易的主要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在6%—9%之间波动。最后,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目前全球外汇储备总量是10.9万亿美元(折算值),中国是3.2万亿美元。在中国加入SDR之前,已经被各国作为储备货币持有的人民币,可折算成2200亿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这一比例虽然不高,但至少说明,在SDR正式承认人民币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前,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实际进程已经开始。

  人民币与全球外币之间完全自由开放,在中国肯定行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人民币大步迈向国际化,并逐步成为强势的世界货币。迈过SDR门槛后,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终于名实相符了,虽然人民币仍将面临美元与欧元的各种抗衡或阻击,但美元金融霸权最终被破除,是迟早会出现的国际金融大变局。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Copyright © 2017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