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华安基金的“TFBOYS”

内容摘要:

外界对于公募基金经理的迷思,经验与资历算是其中之一。但当“年轻”与“冠军”真正碰撞在一起,没有人不好奇,自称“菜鸟基金经理”的他们,为何能够先飞?

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8年新高5178点;2016年6月29日,上证指数反复震荡收于2931点。

一年时间,从天到地,多次剧烈调整。对于绝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业绩与流动性的双重压力之下,这段日子十分难熬。

然而正是在指数下挫40%的近一年里,有人却创造奇迹。截至6月29日(下同),华安逆向策略(代码:040035)近一年净值增长28.29%,排名第一;同类型467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同期平均收益率为-17.38%。华安智能装备(代码:001072)近一年净值增长10.35%,排名第一;同类型115只普通股票型基金同期平均收益率为-17.08%。华安媒体互联网(代码:001071),近一年净值增长31.97%,其排名第七;同类型514只灵活配置型基金同期平均收益率为-5.58%。(以上数据均来源于Wind资讯)

三只基金的投资均植根于新兴产业,尽管处于“风口”之上,但取得这样的成绩也足以为傲。更意外的是,背后的三位操盘手并非业内所熟知、久经沙场的老将,崔莹、李欣、胡宜斌均为去年5178点前后才首次被提拔为基金经理的“职场新鲜人”。最年轻的胡宜斌,今年才28岁,其余两位也刚30出头。在华安基金内部,他们被称为“TFBOYS”(Technology Fund Boys,新兴产业基金经理)。

外界对于公募基金经理的迷思,经验与资历算是其中之一。但当“年轻”与“冠军”真正碰撞在一起,没有人不好奇,自称“菜鸟基金经理”的他们,为何能够先飞?

崔莹内敛低调;胡宜斌逻辑清晰;李欣沉稳谨慎。三人性格各有不同,却有许多相同的品质和经历。

虽然年轻,但他们都有TMT和金融这两大行业的学习和工作背景,专业功底扎实;虽然年轻,但他们能更快速地学习,数百家公司谙熟于心;虽然年轻,但他们更加勤奋,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调研和行业交流;虽然年轻,但他们也能很快调整心态,总结经验教训,再次出发;虽然年轻,但他们追求的是长期业绩的平稳增长,并不仅仅着眼于短期的涨跌变化。

而不论年轻还是年长,只有真正把目光放远,才能做到排除一切干扰,向着目标一直奔跑。

启程

有人习惯于把工作和爱好分开,有人执意为兴趣奋斗终生。

有些兴趣是天生的,有些兴趣则是后天养成的。为了兴趣而奔波,有一种心满意足的充实感,很浪漫,但也容易悲壮。毕竟一件事情要做成最终是靠合力,并非仅凭一腔热血。因此,将兴趣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结合在一起,可能是最幸福的状态了。

崔莹的爱好是投资。他本科读的是计算机,但自从研究生读了金融之后,他就被深深吸引,从此渴望进军二级市场,“我那时就有很清晰的职业规划,因此从项目经理到保险公司资产负债匹配专员,再到券商TMT行业分析师,我每一次的工作变动都离二级市场越来越近。”

崔莹

而胡宜斌的爱好是计算机,但他学的却是金融。高中时他就自己开网站、做论坛,甚至还设计过一些小游戏,读大学之后继续坚持爱好,“都是自学,烧了不少钱。”

胡宜斌

他毕业之后去的第一家公司是同花顺,既是兴趣所在,也能学以致用。他在同花顺很敏锐地觉察到计算机行业的公司十分渴望切下互联网蛋糕,然而那时将两者结合起来做研究的人却寥寥无几,因此他加入券商,带着自己的热情和经验,开始互联网研究之路。

李欣毕业之后先在电子公司做工程师。做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的工作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其实很渺小,“实业界价值链很长同时又很复杂,一个产品从最初的设计、研发再到生产和销售,个人在其中承担的任务相对有限。”带着对发挥更大作用的向往,他也决定转型,做了卖方电子行业研究员。

李欣

从卖方到买方也是很自然的过渡。胡宜斌说,“卖方大半部分时间是在表达自己的观点,真正静下来沉淀学习的时间较少。而到了买方,你不用表达自己的观点,只需要充实自己,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这三位年轻的基金经理有着非常相似的轨迹,从求学到工作,一直都在新兴产业中打拼,从实业转向卖方研究员,再到买方研究员,最后成为基金经理,他们每一步都踏实紧凑。

而华安基金之所以有底气把三位年轻人提拔成为基金经理,与其一直以来看中个人专业实力的传统密不可分。18年来,华安基金始终倡导建立一个以人为本、共享共赢的投研平台。华安基金投资总监翁启森说,只要是聪明勤奋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在这里都能得到机会。

“TFBOYS”知道,“年轻”是外界对他们最大的质疑。能否像资深基金经理那样,在市场较大波动时保持稳定的心态,控制住回撤,是他们面临的挑战。

成长

“TFBOYS”被提拔为基金经理的兴奋感还没过去,他们就遭遇了去年6月以后的暴跌。不管你是新人还是老手,面对的都是一样的残酷市场。然而也正是这场十年难遇的大考,加速了他们的成长。

崔莹从前辈手中接过了长期业绩优秀的华安逆向策略,但由于市场下跌,基金净值跟随下挫,再加上自己是新人,一度面临较大的赎回压力。“那段时间不得不很花心思,投入了非常多精力。”

当去年三季度反弹开始之后,他把握住了机会。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在7月10日以来的反弹行情下,在全市场6月底之前成立的全部主动股混产品中(1134只代码),华安逆向策略以82.52%的收益率位列反弹榜冠军,2015年更是以104.51%的收益成为屈指可数的全年净值翻番的基金之一。

“我发现,有时候应对比预测更重要,任何市场都是有机会的,虽然经历暴跌,但很多股票依然创出新高,所以永远不要放弃。”崔莹说。

胡宜斌也是在市场高位时开始担任基金经理,这一役使他充分认识到了市场的残酷。“你可能对某个产业、某个公司很执着,但有时候市场的残酷真的足以摧毁你的坚持,即便是我很看好的产业和公司,但市场环境不支持,从保护基民利益的角度出发,我可以忍痛割爱,这是我与绝大多数成长型基金经理所不一样的。市场是残酷的,你要学会去面对。”有舍才有得,因为懂得“舍弃”,华安媒体互联网才能在渡过市场低谷之后迅速崛起。

李欣管理的华安智能装备去年大跌时也并不好过,他一度也很焦虑,但他很好地管理了焦虑,“压力之下焦虑是人类正常的反应机制,但同时焦虑可以刺激释放更大的潜能。”

之后,他和团队较早地发觉了新能源汽车、IP网络剧、OLED、智能驾驶、特斯拉产业链等产业的机会并且提前深入布局,业绩很快逆势上扬。李欣注重基本面的研究,从行业的发展逻辑、技术发展方向、商业模式变化等方面着手,在高成长性的行业中发掘机会。

敬畏市场,调整心态,专业背景,勤奋研究,把握机会,是“TFBOYS”近一年以来业绩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当然,他们要的不仅仅是短跑亮眼,而是长跑出色。

“做成长股并不意味着每天都要很激进,一定要重视风险控制,这样才能保证中长期业绩出色。”胡宜斌说。

靓丽业绩的背后是持续不断的付出,这些年轻人依然保持着做研究员时实地调研的习惯,胡宜斌知道的互联网公司就有上千家,其中深度调研过的约有200到300家。李欣对于主流的电子行业上市公司都很熟悉。但他们都说,这只是不值一提的基本功。

胡宜斌说:“实地调研是保持行业敏感度的方式之一。你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公司可能要等它长大以后才能看见,但通过调研和交流,你就有机会在长大之前提前判断。”

市场下跌也许可以说“生不逢时”,但千万别忘了“事在人为”。他们说他们没有工作时间的概念,每一天从起床睁开眼睛之后就和工作分不开了,从国际到国内、从行业到公司,需要关注每一个细节的变化,不然可能就会丧失投资机会,完全是生活中也工作着,工作中也生活着。

虽然这一年涨涨跌跌异常忙碌,但“TFBOYS”不怎么觉得累,他们很满足。这三位“菜鸟基金经理”从一片质疑声中走出来,用业绩证明了自己,但未来的路还很长,要想一直“先飞”,离不开的是年轻人的闯劲和勤奋。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文/又又)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